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何妨来一点点痞气?-----面对当代迷信学院派提出一点想法

28已有 2756 次阅读  2013-12-17 17:24   标签学院派 

    陈婉之

这年头学院派的专家忙着“学术引领拍卖”、“我书即文献”,陈振濂先生的书法有文人的儒雅和娟秀,就像一个大家闺秀上的厅堂,入得厨房,可以引来一群人的崇拜,却难以让普通的百姓产生亲切感甚至喜欢,就像一个大家闺秀想要在公众场合大笑,却被固守传统家规的母亲厉声喝住一样让人扫兴。这年头太优雅的闺秀可是很难让男人产生征服并且喜欢的愿望哦!现在流行带点痞气的“女汉子”了,书画圈其实不缺大家闺秀,特别在学院派、书协、美协圈子里更是不缺,那么何妨来点痞痞的女汉子气呢?

石涛他老人家老早老早以前就说过:笔墨当随时代。我想吧,现代的书法家也好,国画家也好,你的作品总要通过笔墨体现出来,既然人人有笔墨,那么你所体现出来的笔墨风格是否当随时代就很重要啦!现在中国流行歌坛最火的人是谁呢?非吴莫愁莫属。想想吴莫愁如果把自己打扮的优雅又端庄,唱着《我的中国心》,那是多么可怕!                                                                                                                                                                                                                                                                                                                                                                                                                                                                                         

这几年,有一位非科班画家很火,他的画有那么一点点痞气,有那么一点点清新,有那么一点点无厘头,有那么一点点混搭,但是老有思想了,他玩起了穿越,够当随当代了吧!微博上,他每天上传一幅画,没加V老树画画,短短几个月中迅速成了热门ID老树画画究竟何许人也?原来是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刘树勇先生,1983年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专业是中文,业余画着画,并一直坚持喜欢着,一不小心成了大众评委推出来的名画家。除了专家推荐,现在大众的口味其实也是很重要的噢。老树的画,很多人喜欢,是因为他的画给欣赏者一种很有意思的自然情绪,在传统的笔墨中混搭着那么一点点痞气,却很符合当代人的思维。

美院国画系科班培养出来的很多画家可以做到古意盎然,可以做到形象逼真,结构准确,却很难让人喜欢,如果一种艺术没有了人喜欢,只是冠以创作者是用某某美术院校毕业,用怎么样专业、如何有学术价值、咋样有市场潜力来标榜时,感觉就像现在的土豪在炫富,炫耀自己给未来媳妇的订婚礼金是千万人民币,还是连体的!当一种艺术的品位靠外在的地位、财富和修饰来炫耀时,其实你的作品的价值就像那些暴发户在炫耀他如何有钱一样了,它在艺术品位上的意义就失去了,艺术的最大意义应该是给人欣赏后能给人以人的感觉,这些感觉是观赏人的自然流露,就像一个人喜欢上路边的一朵开放的花朵一样自然而真实,它可能不是最名贵的,但那么独特。这种真实的自然的独特,如同吴莫愁身上那点混搭的痞气可以打动观众并且喜欢上她。

最近,在临傅山老前辈的行草,真是越临越喜欢,他的字即端庄又俏皮,即敦厚又潇洒,让我喜欢到骨子里。想想他是著名的学者,哲学、医学、儒学、佛学、诗歌、书法、绘画、金石、武术、考据等无所不通。一个如此博学的人,怎能不把他的才学在书画作品中混搭体现出来呢?那是他的才气在书画作品上的自然流露,形成那么独特的一点点痞气。痞气在书画艺术创作上我个人认为可以理解成不守传统规矩,有强烈的个性或思想,而且把那份独特自然真实的流露,没有做作。

混搭其实是个很当代的词汇,正统的学院派何妨混搭出一点点痞气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