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是“正义”还是“炒作”?-----简繁揭露式美术批评的意义

10已有 1196 次阅读  2016-01-04 10:45   标签style  美术  正义 

文    陈婉之

 有时人成名就在一夜间,比神话还玄乎。前段时间,克罗地亚人权斗士齐察克在接受女总统科林达亲自颁发奖状合影的人生美好时刻,他的裤子竟突然滑落,让现场气氛顿时陷入尴尬。你说齐察克大爷容易么?活了一辈子,刚想神气一回,以美好的形象跟女总统合个影,结果好事变糗事。但这糗事反过来却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让大爷瞬间成名,看着大爷神情淡然地提起掉下的裤子,很多人还以为他是有预谋的,不然谁知道欧洲一个小国家的大爷得啥国内奖了呢?

   虽然世间人人都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示人,有时候揭露或曝光不光彩的一面,具有快速成名的效果。一般来说,赤裸地揭露一般具刺激性、煽情性,更能引起大众的关注,如果这些揭露被别有用心者利用,就会达到炒作效果。娱乐圈很多不红不火的二三线明星为了博人眼球迅速出位不惜拍裸体写真集甚至限制级影片。国内现在不少当红女明星都曾有过类似“炒作”经历。现在美术界很多画家也把自己当明星来经营炒作,但他们一般选择“正面宣传”为主,无非想法设法弄个协会主席、副主席、理事当当,或者出书办展请几位大领导和大画家捧个场、提个字写个序,往脸上贴贴金。美术界真正意义上地赤裸揭露还鲜有人为,但凡皆有例外!至于这种揭露式美术批评是“正义”还是“炒作”的行为,相信读者看了心中有杆秤。

近段时间美术界一直不消停,发生了很多“狗血”之事。其中乌龙的事件当数美籍华人教授简繁毫不留情的揭露著名书画评论家陈传席种种丑闻。让陈教授的形象一下子成了弄虚作假、贪财好色的伪君子,这前后差别真有点大,我做为陈传席教授的读者,看了简繁的《如此不堪的美术评论家》一文还有些不适应,所以想说一点自己的感受。

  告密揭发是经历文革的国人养成的历史性的习惯。历经几十年后,如今中国告密者依然有,但老早已经不流行当面揭发的游戏”。当代和谐社会,美术批评界流行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团和气,美术学术讨论活动往往变成“互相吹捧大会。在如此表面的“和谐”和“其乐融融”中,简繁先生作为改革开放后赴美定居较早的一批中国人,不知国内批评界的新动向,还保留着文革时期六亲不认的朴素揭发习惯,动不动就搞揭露,不仅无情揭露其恩师刘海粟种种丑行,更是把当今不少功成名就的大画家范曾、史国良、丁绍光等揭露的体无完肤。他的《沧海》《沧海之后》两本书的先后出版像扔给国内美术圈上层建筑的一颗炸弹对一些功成名就的大画家所产生的恐惧影响,不亚于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对一些美国人所产生的深切的痛楚。简繁由此“盛名”而进入国内大众视野。

  了解了简繁先生的“揭露式”文风,相信大家会淡定很多,他把陈传席写的如此不堪,是其一贯作风使然。简繁笔下的陈传席一改此前为大家所熟知的美术批评家形象,完全颠覆成了打着“正义”美术批评旗号却干着争名夺利勾当,风流成性且道德水平低下的伪君子。笔者想人活世间,不可能活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动物即使是著名学者又如何?

如果一种美术批评把批评对象放到道德的层面进行鞭笞,那么陈传席教授到底是著名书画批评家还是道德模范呢?既然是美术批评就应该从美术批评意义的角度去评价。客观地说,陈传席教授散文式的美术评论,犀利而略带调侃的文风,既有可读性极强,所以传播广。从美术批评的角度去衡量陈传席对当代美术批评的影响,他无疑是一个敢说话的批评家。

 

我们可以在美术界提倡表彰“德艺双馨”的画家或理论批评家,但不能因为他们私生活状况不佳而否定他美术美术理论上的贡献。如同明代的大画家董其昌,美术史并不因为其淫乱奢靡的作风、鱼肉乡里的行为就否定了他的艺术成就;也不因为现代书画大师齐白石对金钱喜欢斤斤计较,90岁了还想娶个姑娘做老婆而去否定他的艺术成就。

笔者不想用文人相轻来解释简繁的大嘴行为,在《如此不堪的美术批评家》一文中,简繁至始至终都把自己放在优于陈传席道德的角度。不管这揭露是真是假,还是半真半假,总让读者有点感觉他在贬低别人,粉饰自己之嫌!

简繁在一篇博文中谈起他对丁绍光揭露式记叙的本意:“我本意不在披露。我希望通过我和丁绍光的真实人生经历,客观展现中国美术家随时代大潮悲欢沉浮的命运,探究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和“真善美”的真义。”

  想起老子“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是也。但愿每一种赤裸地揭露,都不是为了通过炒作达到抬高自己知名度的目的,而是为了美术批评“真善美”的正真的正义价值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