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当李鬼变成李逵,又该如何?

2已有 521 次阅读  2016-12-05 14:43
当李鬼变成李逵,又该如何?
 文 陈婉之

“国宝帮”这词汇,以前在微信朋友圈闪现过几回,也没太大注意,只是看到朋友圈里有古玩玩家及画家狠狠的讽刺某省级国立美术馆接受了一堆书画垃圾及赝鼎的捐赠作为收藏,并调侃该美术馆是否有点节操时,我才觉得“国宝帮”的出现是如同当代“书画大师”一样正大光明的存在。

在书画圈,我国自古有摹古仿古的传承,并以能达到以假乱真的技艺为荣,发展至今“仿”成了各行各业光明正大的一种山寨文化。以时尚圈为例,仿制国际大牌的名牌包包在中国是属于从来没间断过的正常商品交易,但商家至少跟消费者说明那是A货,价格一般是真品的十分之一。但古玩收藏圈的“国宝帮”里有那么一群正儿八经做文物的神人,他们是“做古”而不是“仿古”,做出的文物价格当然按出土国宝级文物价格算!既然伪作书画层出不穷,伪文物的出现也就成了一种见惯就不怪的现象。如果这种现象只是牵扯到个人商业交易行为,被消费者发现,商家为了信誉会出面换正品或赔款道歉了事,但出售假文物呢?文物不是普通日用消耗商品,它被附加了历史的研究价值,“国宝帮”的出现是这批人嗅出了它们背后巨大的经济价值和社会意义。如果假文物被代表官方拥有学术审定机构的美术馆或博物馆等单位收藏,并把这些赝品文物当成真品给大众欣赏时,大众是应该感激还是愤怒呢?

或许大部分的普通人在展览馆里欣赏到假文物时,会觉得无所谓,看完后也就转身走了。如同一些省级美术馆里经常放些仿真的复制古画供普通群众欣赏一样,其实大家都知道真品价值连城,中国老百姓动不动还特别喜欢用闪光灯拍照,文物被闪一次等于被毁容一次,哪能轻易露面让大众这样折腾?而且文物级的书画藏品借出展览费用极高,博物馆或美术馆一般不会轻易展出或出借。好在当代印刷术发达能让仿制品接近真品面目达到95%99%的效果,作为普通大众在工艺品店仅仅花个几百元就能买到一幅古画的高仿品,何来愤怒呢?

如果普通大众被人下套花了几十上百万买了张假名画或一个假古董,我想他们的内心是愤怒、悲伤的,但为何鲜少听到收藏了假货的买家通过法律去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呢?这其中的猫腻就是“国宝帮”这群利益链上的人才玩得转了。如同被拐卖的女孩最后变成了人贩子一样,早已不可能在她的脸上看到当初的愤怒悲伤,只剩麻木不仁。当“国宝帮”为了转移损失或谋取大利润,想方设法下着一个个连环套。当段数高的“国宝帮”把代表官方的美术馆、博物馆和银行忽悠进去后,有天,真相忽然被眼尖的专业级观众揭开,这些官方机构会如何反应呢?银行一般会撕破脸皮让“国宝帮”的一些人去坐牢,可美术馆和博物馆呢?他们可是专门有学术部门里的专家坐镇把关!这些专家难道要承认自己学无所长,全是酒囊饭袋?恐怕最后即使收藏了假货为了自保面子也只能让博物馆、美术馆把假货当真品收藏了。这样的处理方式对个人既无名誉损失更无金钱损失,实在是很“聪明”。

想起李小山在一次访谈中说起,我们社会的许多名流太油滑,太懂得自保,特别是身在文化界、思想界的那些名家们,把他们的言论仔细检索一遍,就会明显地发觉,他们太缺乏责任心了,任何事情和现象都不会让他们愤怒起来,玩小聪明到头来只能自己的形象抹黑。我想其实他们是宁愿被抹黑也不愿选择愤怒,愤怒了小心自己“饭碗”不保。

当文化人面对欺骗也无法愤怒,我们该如何呢?当李鬼在一片沉默中通过官方的美术馆或博物馆闪亮登场,我们该如何呢?当李鬼被当成真神受万众瞩目,我们该如何呢?当李鬼被李逵抓着了,我们又该如何呢?

或许从这位仙逝很多年,但至今仍旧博人眼球的大书画家身上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近日中国嘉德2016秋拍,张大千仿画《巨然晴峰图》以5800万元起拍,9000万元落槌,以1.035亿元成交。其实,圈内外都知道张大千在世时是仿古画高手,不少仿作还骗过了当时几位书画名家的眼睛。但奇怪的是他的仿作即使被发现是造假,其价格仍旧居高不下,除了张大千本人的名气外,恐怕其模仿之高超技艺才是仿作价格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吧!所以,如果仿品出自一位有名有姓的大名家之手,仍旧会有其经济价值。明代著名画家仇英,根据“清明上河”这一题材,参照“宋本”的构图,以明代苏州城为背景,采用青绿重设色方式,重新创作了一幅全新画卷。至此“仇本”成后世众仿作的鼻祖,明人笔记载,当时各种以此为蓝本的仿作层出不穷,一时间成为达官豪门相互馈赠的高档礼物。

  至此,当李鬼武艺可比李逵本身,何不以自身面目坦然面对大众的眼睛呢?仿造的文物当高级工艺品欣赏也自有其社会价值及经济价值,造假者也不用继续当李鬼,岂不两全?而代表官方的美术馆、博物馆在展出这些技能高超的文物仿品时,可否在旁标明此物件为当代高仿品呢?我想,说不定大众也很宽容大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