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当代中国人还有自身民族文化自信么?

2已有 426 次阅读  2017-01-06 14:36   标签中国人  style  民族 
 
 陈婉之

 

当平安夜、圣诞节的祝福在微信圈刷屏,我们的传统节日冬至却只是成了中老年朋友圈偶尔提起的回忆了。很多的小年轻甚至不知冬至是什么节日。冬至节本是我国的一个传统节日,曾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历来宫廷和民间十分重视,从周代起就有祭祀活动。如今在冬至节临近的中国大街小巷,却到处挂着戴红帽的圣诞老人,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今天,我们的实力引起全世界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关注,但我们拿什么去向世界展示自身民族文化的一面呢?难道是圣诞老人?美式咖啡?还是欧式装修?在很多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从羡慕到追逐到习惯西式生活方式的今天,我想问,我们传统的文化情节去哪了呢?我们中国人自身民族文化的信心去哪了呢?

或许中国的近代史可以给我们一些提示。

清末,因整体国力羸弱不堪,倍受西方列强的欺凌,他们用坚船大炮打醒了闭关锁国、唯我独尊的清末政府,迷茫慌乱中清政府为自救,兴起了“自强”、“求富”的洋务运动。提出师夷制夷   中体西用 基本原则,来处理中西民族国家关系及中西文化交流。如晚清思想家冯桂芬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到洋务运动主要领导者之一薛福成今诚取西人器数之学,以卫吾尧、舜、禹、汤、文、武、周、孔之道,都是作为一种理论服务于求强求富这一洋务运动主导思想的代表。倡导在学习和引进西方科学技术的时候, 维护中华民族的优良文化传统, 在中西文化大交流中, 保持中华民族的特色,且将其放在主要的地位, 使西学与中国的国情结合起来,为发展中华民族文化服务。这些理论是晚清的洋务派坚持保留自身民族文化特色的底线,也是保持民族文化信心的底线。所以个人觉得晚清的洋务派在西方列强面前虽处于弱势,却能清醒自知,不盲目崇洋媚外是值得肯定的。

       洋务运动给晚清带来了一线生机,但大清帝国已病入膏肓,积重难返。于是颠覆封建体制的辛亥革命爆发。晚清到民初是中国文明全盘彻底崩溃的时期,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全部覆盖。以传统书画文化为例,不少仁人志士提出了改变现状的见解。康有为是其中的优秀代表,谈及康有为,目光总是聚焦在他和梁启超在戊戌变法前后的中国思想界及政坛上掀起的惊涛骇浪,却常常忽略,他其实是从晚明到清末三百多年来从文化角度观察、评议西方美术的第一人;他又是近现代敢于承认中国传统美术也有弱点,而植根于异质文化的西方美术也有优点的第一人

康有为本人热衷于收藏历代名画,精于研究、品评,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变革中国画学的主张。1917年完成的《万木草堂藏画目》就是这方面内容的集中反映。在这些评论中,要求变革的心声随处可见,他既称赞宋代院体画为画学正宗,认为敢谓宋人画为西十五世纪前大地万国之最,也认为自元四家始,中国画坛重逸品,轻正宗,特别是明清画家因循守旧,墨守成规,缺乏彻底的创新精神,导致中国画学至国朝而衰敝极矣 故而康有为指出,中国人应当学习西法的写实主义,合中西画学的精华加以变通。乾隆朝在皇宫为皇帝作画的意大利传教士画家郎士宁也就因此被他视为这条路径的祖师爷

康有为这些改革中国画的思想对一位近现代美术史上影响力巨大的画家触动非常大,那就是徐悲鸿。康徐的师生情颇有传奇性。徐悲鸿因为仓颉画像征稿脱颖而出,从而有幸走进哈同花园,这是他人生中的一次重要机会,从此开始得到了上层社会的青睐。在哈同花园,经校长姬觉弥介绍,徐悲鸿结识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恩师——康有为先生。徐悲鸿此后的一生无论创作还是美术教育,都奉行写实主义,他的具体解决办法就是用西方的素描来改造中国画的造型方式。在他后来论述中国画的许多文章中,无不强调写实主义观念,而在写实主义造型中他着重强调素描这一观点。他认为学艺术的人必须学习素描,认为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他将素描写生作为必修的实践课纳入到教学上。时至今日中国各大美术院校仍奉行这套体系。他的这套体系对推进人物的造型准确度上有它积极的方面,但素描式的国画大行其道的今天,失去了中国传统国画的笔墨线性之美,这改革恐怕就有些本末倒置了,也失去了其恩师提倡的“学习西法的写实主义”,是为“合中西画学的精华加以变通” 之目的。如果一种革新最终变成了模仿另一种绘画效果,那就不能称之为革新,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文化之根做基石,因为那是我们保持自身民族文化自信的源泉。

    现在,很多学者及书画家在为回归中国传统,树立民族文化自信做着努力。北大教授朱青生在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成果发布会上说:“今天特别是在台湾地区有对徐悲鸿追究其罪责的说法,可能是少数人,但是这个呼声是很清晰的,就是要追究徐悲鸿这代人"错误"的选择。为什么他们到西方后分不清楚什么是西方的传统、什么是反传统而产生的现代化?忘记了西方的发达并不是因为西方的传统和中国不同,而是西方在反传统过程中率先现代化,他们首先打败了自己的传统,然后把一切传统的国家都打败了。”所以,我们看到了当代文化人对徐悲鸿的思考,他们在做着“回归中国”的工作,这是我们乐意看到的一种现象,即使这种现象存在着攀附和各种不足,至少比满大街挂着圣诞老人像要好些。所以,当范曾先生近期在荣宝斋的画展盛况空前,百姓彻夜排队求签名画集时,我忽然觉得也不是那么不喜欢他的行为了,他那么自信的在荣宝斋的贵宾室跷腿坐着,范扬、朱军等名画家和明星那么小心翼翼的站他后面合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树立“民族文化信心“的一种表现途径吧!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国家领导人对“回归中国”的倡导和支持。今年刚刚召开的全国文代会中,文化自信是习总书记开幕讲话的重点,讲话提出两个保持高度信心:其一是保持对自身文化理想、文化价值的高度信心,其二是保持对自身文化生命力、创造力的高度信心。这是值得欣慰的。

当哪一天,我们的年轻人不再张罗忙着过平安夜和圣诞节,而是在冬至节回家跟家人一起吃碗饺子、馄饨,或品尝一个米团来庆祝这个预示着吉祥阳光的日子时,我想那时中国人的民族文化自信已然根植于这个时代的土壤了!且已经枝繁叶茂。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e79f9 2017-01-15 15:36
    当代中国华人在海外,几乎没有了节日的概念,也没那麼多礼俗。这是环境自然形成的。若说谁谁谁留洋,改变了画法画风,那也是自然而然的造化。没有在海外真实生活过,理解“创新”的角度,就有偏见了。
  • e79f9 2017-01-15 15:44
    朱青生,我曾在80年代的珠海美术研讨会时认识的,当时20多人合影的老照片还在。请代我向他问好!
  • 张士玉 2017-09-21 23:13
    写的好!佩服!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