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妄语戒”,从这枚闲章扯出的闲话

2已有 1259 次阅读  2018-10-10 17:28
 “妄语戒”,从这枚闲章扯出的闲话
      
    李怀玺是黑龙江藉很不错的篆刻家,可谓是书画篆刻样样皆通的全才,虽说都是一副业,却是玩得很有情趣和品位,已超出一般业余爱好的范畴。他的原则是多为朋友锦上添花,少做有偿服务,他的岗位是通讯业的总工,钱倒是够花。  
    
     这两个月他连续为我免费治印多枚,让我甚为感动,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我,于是提笔想写几句话,给他,给我,也许是给别人。
       
    这几枚印章皆有特点,吸引我的地方很多,但最能引发我的联想的是这枚闲章“妄语戒”。寒露那个下午,我借着深秋淡淡的暖暖的阳光凝视李怀玺这方印,他的刀工笔法展现出的金石味道令人玩味,可我思绪上却串起了那个 娱乐圈偷漏税 的事情 。那位所谓一线女明星凭借一张脸蛋赚得盆满钵满,一个戏子会得到如此离谱的收入,其实是暴露了相当多的问题许多的漏洞,这个很不正常,她理应每日三省吾身,可她偏偏越发张扬,本来没有她什么事,是我的老同事与那条“裤子”结了梁子,她横竖都要挺身而出,在不当的时候说了不当的狂话,招致至少8.84亿的罚没税款,当然成因还是她藐视国家税法,引爆点是她对人对事的不恭不敬。
    文化艺术界的狂妄之徒并不少见,李苦禅的两位门生则属于此类口无遮拦的狂妄之人。画家崔如琢曾妄言80岁以前,自己的作品在艺术品市场的价格肯定超过西方所有艺术大师,包括毕加索、梵高、达利等等,都不在话下。于是,有人则站出来批驳,1944年生的崔如琢拍卖作假,只跟李苦禅学了几天的画,他一无师承、二未入名校,如同漂泊在书画江湖的流浪汉,其作品不存在研究价值,都是没有根基的粗糙之作。崔如琢还有一位更为狂妄的同门,那就是范曾,范曾曾经坦承:时下美术界能望其项背者寥若晨星,他可超越八大山人,不知他将祖师爷齐白石要置于何地?最近范曾更是口吐疯话:“中国画家里我是第一,这个我很自信”,对此,他的老师李苦禅大师早有预判,李大师临终前留言:“没有范曾这个学生,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1929年,31岁的丰子恺过生日那天行皈依礼,弘一大师为丰子恺授毕三皈礼,说了三件事,特别提到:“…在世间唯一难行的,不是杀生戒,不是淫邪戒,而是妄语戒。有许多无辜的灾祸,不幸的纠纷与悲惨的遭遇都从‘妄言’而来,说到妄言,唯一能控制它的功夫,便是一颗诚心,对人对事的恭敬,不掉以轻心。”
    弘一大师说得何等的好哇!假如,那位女星早懂得这个道理,是不是可以免遭“横祸”?至少不会当“出头鸟”吧?那么崔如琢、范曾之流呢?
     说到我们凡人草民更应牢记“妄语戒”,对人对事都要有一颗诚心,一定要懂得尊重别人就是庄严自己,绝不可恶言妄语伤人。
    

                       (下面几幅书画是李怀玺的作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毕国昌 2018-10-10 18:07
    欢迎各位道友点评。
  • 红莲 2018-10-10 23:33
    老师胸中藏丘壑——一方闲章感慨成文,妙哉!
  • 毕国昌 2018-10-11 07:01
    红莲: 老师胸中藏丘壑——一方闲章感慨成文,妙哉!
    谢谢红莲的夸奖,实在是有感而发。
  • 红莲 2018-10-11 11:44
    毕国昌: 谢谢红莲的夸奖,实在是有感而发。
    高手。
  • 毕国昌 2018-10-11 12:03
    再次感谢红莲!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