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把三亚的感觉带回家

7已有 3914 次阅读  2019-03-17 11:28
                          
   
     “候鸟”老汉李文普通过我买下张强的这幅油画。
       他要回哈尔滨了,不买水果,不带鱼虾,偏偏买了一幅油画带回家。多少有些另类的感觉。
       惊蛰过后,“候鸟 ”人群就像三亚湾的海水退潮,陆续离开这个北纬18°09′34″——18°37′27"的海南岛最南端的热带城市。老李来三亚做“候鸟”已是11个年头了。
    有人说看三亚的人气指数就看三亚湾的外来游客的多寡,老李正是这些游客之一,他对这里的阳光、沙滩、海水和带有甜丝丝味道的空气具有特别的敏感。2008年他从哈尔滨市一家研究所退下来,旅游进了海南岛,发现了三亚这座美丽且浪漫的城市,一眼就喜欢上它,他在三亚湾这地界买了房子。从此每年初冬都会来这里躲避哈尔滨的寒冷。这里的风土人情,城市的轮廊、菜蔬瓜果的价格,还有海鲜的特质都给他以全新的感觉和特别的享受,而每次回到哈尔滨,他都会自觉不自觉的把北国城市的人文现象,城市建筑特点、蔬菜瓜果的品质,还有北方人的性格特点跟南国做比较,于是便会生成一些类似于社会学的问题。当他最终发觉自己像一位恋人爱上了远方那座年轻的城市,并且不能自拔,就会萌发一种别样的亲情和眷恋,准确讲是一种思考加思念。而印象最深、感觉最好的当属三亚湾那逶迤曲折的金色海湾。11年来,他在三亚当候鸟,几乎每天都是早起到附近的外贸巷采购鱼民刚从海上打捞出的海鱼海虾,刚从菜园子摘下的菜果,那是在家乡哈尔滨无论怎样也找不到的感觉和享受。下午他会与友人结伴于海湾里酣畅漓淋的畅游大海,晚饭后他一定会沿着长长的弯弯曲曲的三亚湾路散步,这海面吹来的海风十分的清爽,令人惬意,海岸线行人路上东北老乡的歌咏队、广场舞,甚至是东北大秧歌的喧闹,给他以微微的陶醉和思索。
      生活在这里复制,记忆在这里重叠,感知在这里冲撞,这种地域文化的移植或嫁接只是本世纪初的事情,“侯岛”现象不能不说它折射出改革开放的变化,而且是一个了不起的改变。于是李文普会对候鸟生活的体验产生了跳跃,这就是回到哈尔滨也能找到三亚的这种感觉,那该是多美好的事情?这个想法在心里已经揣了好几年了。
      直到那天,李文普在朋友圈里看到我那篇《细节与味道》小文,说什么都要让我引见一下画家张强,他说他要买张强的一幅油画,价格不必计较。他的想法很直接,就是要把这种对三亚的感觉带回家,悬挂在自己哈尔滨的家里,有事没事都会细细的品味与欣赏到三亚的那种感觉。老李是把张强的作品视为一种钩沉记忆的载体了。
    “难道照片不行吗?”我问他。
    “亏得你写了《细节与味道》。”老李眼神里流露出隐约可见轻蔑的目光,“照片是什么,太具象,顶多是生活照,它挂不到自己的墙上,更不可能走进你的心里。”
      这时,我完全读懂了李文普那一刻怪异的眼神,听懂了他要向我讲述的道理。
    “当然,摄影艺术家拍摄下的艺术照另论。”他接着讲,“张强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土画家,他对这片土地理解的深刻。他的油画带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他对三亚湾的感觉是准确的,他的画笔和色调把握是无可挑剔的,那用笔的力度,色块的选择都是极其讲究和精致的,所以那个画面表达是到位的并有新意的,当然也是生动的。”
      老李讲到兴奋处开始手舞足蹈,“三亚跟哈尔滨有什么区别?仅仅看它们的地理位差、温度高低落差,那就过于肤浅了。这幅画面呈现给你的阳光,沙滩,海面,天空,还有你可以清晰感觉到的空气,甚至触手可摘的太阳,都彰显了它的唯一性。正是这些唯一性决定了它作为中国唯一的热带海滨城市的地位。而画家张强表现出的这种明亮且鲜活的色彩,不仅准确、清爽、完美,而且是独一无二的,更具唯一的品质。”
      老李见我有些疑惑,进一步解读:“这是三亚热带城市的独特区域地位决定的。北京很现代很古老很广袤,用这种颜色对吗?重庆、成都很有南国特点,使这种颜色行吗?杭州、桂林很美是吧,拿这种色彩表现也不行,就连近在咫尺的深圳,也承受不了这种描绘与刻画。”末了,他很认真的讲,“将这种感觉收藏下来,用这幅画展示你的认知,用这种绘画艺术品味生活,体验对比,向朋友倾诉去三亚当‘候鸟’的生活体验......画面上的这个三亚湾,自己熟悉生活的地方.......”
       老李讲到这块儿破题:“过往的生活和经历,留得下的只能是一种记忆和感觉,拾起这种别样的记忆和感觉,唯有绘画艺术品具有这个承载功能,它可以在似与非似之间给人留下想象的空间,而不是像照片那样一览无余。张强的作品可以满足我的正是这一点。”
      将生活的感触、感觉、感知同绘画艺术捆绑在一起,无疑是对绘画艺术的一种升华;将思想、认知、开悟与不同城市的不同境遇作比对,从中找出某些社会和人文关系的内在关联,解读其中的大大小小的道理,无疑是对生活的一种升华。
      啊,把三亚的感觉带回家。
    
   
      
    
一方水土养一方画家。张强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三亚的本土画家,早年毕业于广东美术学院附中。他的绘画作品具有立体派和抽象派元素符号,有着鲜明的个人绘画语言,他是一位具有一定实力和影响力的青年油画家。
     下面这三幅油画分别是:第一幅作品是他2002年毕业时的作业作品,也是他的第一幅获奖作品;第二、第三幅是他的近作,它们彰显了画家的创作功底和绘画实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 红莲 2019-03-17 11:58
    真性情。
    同时,也是有钱任性啊。
  • 毕国昌 2019-03-17 13:09
    谢谢红莲的点评。
  • 毕国昌 2019-03-17 13:10
    哈哈哈......跟有钱无钱没关系吧?
  • 杨鸣山艺术馆 2019-03-24 16:38
  • 谭龙建 2019-04-01 10:12
  • 嘉玉阁 2019-04-13 21:15
    红莲: 真性情。
    同时,也是有钱任性啊。
  • 毕国昌 2019-04-13 21:26
    嘉玉阁:
    谢谢关注。
  • 红莲 2019-04-13 22:13
    毕国昌: 哈哈哈......跟有钱无钱没关系吧?
    有钱多买几幅带回家,没钱只能饱饱眼福。
  • 毕国昌 2019-04-14 06:56
    红莲: 有钱多买几幅带回家,没钱只能饱饱眼福。
    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呀。
  • 红莲 2019-04-14 16:53
    毕国昌: 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呀。
    是的哦,当然,前提都是“喜欢”。
  • 毕国昌 2019-04-14 21:25
    这句话是对的,前提是喜欢。
    喜欢的前提是懂得,懂得的前提是对绘画方面的知识有一定基础,具备一定的鉴赏能力。而这个能力的高低,本身就说不清楚。
    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甚至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现象。同样的鉴赏者,意见不同也是正常,可正常与不正常往往又是一个不能统一的标准下的取舍与判断。
    这一切都源于书画没有统一的尺度。
  • 毕国昌 2019-04-14 21:28
    谢谢红莲的这等的关注。
  • 毕国昌 2019-04-15 20:32
    红莲: 是的哦,当然,前提都是“喜欢”。
    谢谢红莲的这等的关注。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