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我的润格有几多?

8已有 422 次阅读  2019-07-12 20:31

   这几年来,有几句话始终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即我的润格有几多?
    促使我今日非要将此话吐出来、讲清楚,起因是七八年前我的一篇小文引起的。
   当时,宝三同志请我写一下画家XXX。XXX系黑龙江省走向全国的知名画家。宝三同志我的朋友,曾为黑龙江省作家协会秘书长,却之不恭。
    我这样开的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写了画家XXX三篇文章,他赠送了我三幅他的绘画作品。”
    那一日,宝三兄提及稿子给XXX送审的事,令吾不快:“XXX跟我讲,唉,我的画就那么不值钱吗?老毕给我写了三篇文章,我居然给了他三幅画?……”
    我不禁怒火中烧:“宝三兄,我这个稿子别发了。您一定转告XXX,别自恃清高好不好!他是大画家,文人就该无偿服务于他吗?他的画值钱,难道我们的文字就不值钱呗,是不是?”
   “国昌息怒,我惹事了。”宝三愕然,忙解释:“这里确实有一个比价关系。现在有些书画家往往拿市场说事,而文人的作品只有稿费,1000字100元的稿酬算是高的了,即或是巴金、冰心这等大作家也仅仅是靠版税获得更多收益。”

    七八年过去,随着一些事情的出现,越发觉得有必要重提这个旧话题。
    XXX这话乍听似乎有理,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简而言之,这个比价是偷换概念,绝大多数作家、记者等文人是不能接受的。

    说白了,这是两个不同评价体系或是价值体系的问题,混淆去说,就是
偷换概念。讲到市场定价,书画家的作品是一对一的买卖,一目了然;而文人的作品的价值是一个模糊的范畴,它面对的是广泛受众,甚至于是整个社会,其价值展现在一定范围内,社会影响力的大小,没有一个标准的定量分析,比较复杂,小范围,也有对成千上万人产生影响,大范围,有时则是以亿万人为计,且相关参数较多亦杂,其中作者的知名度、文章刊发者的影响力也在其列,还有不少难以准确计量的社会因素,因此说文人作品的价值大小难以准确评估,没有书画买卖那般直接与直观,但它绝非是那点稿酬所能确值的,也不是那几个版税可以囊括的。准确定义,书画家的作品与文人的文稿价值坐标系不同,只用直观简单的比价关系换算交换价格(假如非得将文人撰写书画家的行为视为交换的话),显然有失公平。

    

    我说我事则举我例。1982年,我于《花城》杂志发表了报告文学《一颗宝石在闪闪发光》,16000多字,稿酬86元钱,1个字只有0.53分钱,可怜吧?你进入社会影响力这个评估体系,你肯定会觉得那篇文章绝非只值86元。文章主人公安振东同志,他的拳拳报国之心感天动地,吾的文章引起中...央书记.处重视,有多位书记.处书记批示,安振东被中,共中..组织部邀坐了直升飞机,从街道小厂技术副厂长直升为黑龙江省副省长。之后,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宣传大战,又将安振东推举为全国十大新闻人物。那是一次全国性的宣传,这等影响,这个结果,该如何确认我的润格呢?
     

     1994年,《人民文学》第12期刊载我的纪实文学《何氏父子》,也是16000多个字,稿酬300元,1个字不到19分钱。主人公何大桥为了感谢我的劳动,他将自己的一幅人体油画赠予我。25年过去,随着何大桥身价的不断提升,这幅油画作品水涨船高,如今少说也值150万元。那你说,我此文的润格应该是当时的300元呢,还是现在这个150万呢?
  
   

   再拿我的一件新闻作品举例,《像雷锋那样做人,像焦裕禄那样做》 8000多字的通讯文章发表在199162日的人民日报头版,200元的稿酬,苏宁烈士的英雄壮举在全国、全军得到弘扬,时任党和国家主要领导的江.泽.民同志为这个典型报道先后批示或过问了六次。从19916月至11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人民日报》做了全面系统的报道,仅《人民日报》就使用了10几个版面。这个轰动全中国的新闻事件被《新华文摘》、文汇报及全国几十家报刊转载,被编写入中国新闻史,成为一次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的重大典型人物的宣传活动,苏宁烈士最终列为继张思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雷锋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连以上部队悬挂肖像的七英模之一。你能说《人民日报》那篇头版横栏标题下的8000多字仅值200元钱吗?你能讲苏宁典型宣传的份量是一两笔稿费所能计量的吗?
   我仅仅举我的三件事例,意在表达一个道理,即单用文人的稿酬来定价文人的文化作品,看似有理,其实谬论,使用两个

不同的价值体系说这个事,等于偷换概念,是有意贬低文人的


劳动价值。而有些书画家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还要强调的是,作家或新闻记者的文学作品或新闻作品,其所付的劳动强度、时间成本,以及从写作至发表过程中遇到诸多的问题和困难,都远远不是书画家所想象的那样轻松加愉快,那是一个需要调动多年甚至是几十年思想和文化储备的复杂过程。在立意或角度确立之后,它不仅要搭建结构,铺设叙述路径,还要选择并筛选语言和确立风格,是一个系统工程。一个反复推敲,不断修改的磨砺过程,准确讲是一次痛苦的经历,绝不是一挥而就的爽事。而新闻出版部门的审查与审核,用过五关斩六将形容绝不为过。
  
 

     还必须指出的是,作家或记者的作品一经发表,其放大作用,则远远超过了文章的本身。究其影响大小多寡,既有文章的优劣,亦与作者知名度强弱有关。传播力也好,影响力也罢,岂能仅凭作者所获稿费多少而论?!
  
 

    我想告诉XXX或是某些书画家,文人的作品同样需要社会评价体系的检验,它的价值更多体现在社会的影响力方面,这是受众在心中或记忆里的收藏,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立杆见影变现

为财富的,有的是永远存留于世的文字。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假如文章写作的对象是书画家,发表后是会直接或间接地推升书画家及其作品的地位和价值的,难道不是吗。想想吧,历朝历代,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XXX画家也应该懂得这个道理。不然,当年你找我毕某人写文章又该作何解释呢?

    我说这番话,不仅是为我自己。大多数文人如果也有这相似的感受,那我这些话就不算白说。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 米酒2016 2019-07-13 21:25
  • 胡伯灶 2019-07-14 10:00
  • 毕国昌 2019-07-14 10:21
    米酒2016:
    谢谢你的关注
  • 毕国昌 2019-07-14 10:21
    胡伯灶:
    谢谢你的关注 !
  • 红莲 2019-08-07 23:03
    站长老师但舒胸怀,不必介意。
    我坚信,站长老师当年收下的绝对不是钱财,而是当事者的一番真心。若是钱财,您也绝不肯收的。
    所以,那根本就不是您的润格,而是谢礼。
    我也坚信,当年那画家拿出三幅画感谢您的巨橼,也是真心的,更是他自认为合适该当的。
    问题在于,该画家如今自认为身价倍增,已不同往日。
    又是在他的朋友面前,才会放出那般诛心之言。
    对方,搞错了时空。
    您为之生气郁闷,那才是不值当呢。
    若还是生气,那就毁了那破画。他还真当自己是仇英唐寅郎世宁哪?!
  • 富强中国 2019-08-08 12:47
    画家黄泽金说过:“一件艺术品价值的贵贱,不是看作者是谁?关键看买家是谁。不论是世界上再昂贵的艺术品,放在不同的人手里就有不同等的价值。不是放在任何人手里都有同等的价值。放在富人手里或许价值千金,放在穷人手里千金何来?所以一件艺术品的价值高低,是因人而定,绝不是一概而论。”
  • 毕国昌 2019-08-08 21:04
    富强中国: 画家黄泽金说过:“一件艺术品价值的贵贱,不是看作者是谁?关键看买家是谁。不论是世界上再昂贵的艺术品,放在不同的人手里就有不同等的价值。不是放在任何人手
    画家黄泽金说得对。谢谢您的点评。
  • 毕国昌 2019-08-08 21:05
    红莲: 站长老师但舒胸怀,不必介意。
    我坚信,站长老师当年收下的绝对不是钱财,而是当事者的一番真心。若是钱财,您也绝不肯收的。
    所以,那根本就不是您的润
    谢谢红莲的点评,谢谢您。
  • 红莲 2019-08-08 22:20
    毕国昌: 谢谢红莲的点评,谢谢您。
    站长老师别气闷啦,没的反而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对不?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