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夜直立,惶恐审美!

5已有 1848 次阅读  2008-04-23 09:29
深夜十二点跟个才子出去了。去的时候想起了上次去哥斯达黎加。很突然也很欢喜。有火山森林,有鸟语花香。其实到哪里都差不多。美好的灵魂在特殊的时刻出现。比如午夜比如某个没道理的日子。
 
深夜:突然听到极为透明极为嘹亮极为干涸极为解渴的歌声。
 
真切地感到惶恐。
 
惶恐有三种,一种是看到美好的东西想有;一种是看到美好想有但是不敢真的碰触;还有一种是看到美好的时候深刻地担心将来的缓慢时间消磨中的面对。
惶恐是审美的重要经验。在“情”,“性”和“神”三个界面都有接触,才能构成强力经验。
荒唐的是:我们很少在艺术中感到惶恐。我们更习惯一种没道理的惊愕。
需要审美的时候,我们看美女,看戏,看卡拉偶嘅,看才子唱歌。
 
我们义无反顾地,在所谓艺术中抛弃了艺术。
我们忘了,美丽对修复人性的充分和必要。
以至于,当我感受到美的时候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一刻的惶恐电光火石,让我感受很多层次的欲望和忐忑。
“性”需要吞噬,“心”需要现世安稳地相处,而“神”需要默契交通悠游物外。三者兼有的时刻会感到生的渺小而美感浩大。一沙尘一世界,在试图去歌颂的时候能把握的美感已经消逝。
 
因此,写的每一个字都是废话,是绝望地试图去把握美丽但是徒劳的表现。
我只能描述我的遗憾,我不会去感念超越了表达和衡量的美。
但是我有个朴素的希望:未来的某一天,能不失去记忆,还能记住每个最伟大最微小的触动,还能体会此刻魂飞魄散的激越感觉。
这个愿望虽然朴素,但是只能看它象歌声一样蒸发消失。
 
人永远不会听到同一首歌。
但是我们永远都会在幻觉里,不断地寻找唱歌的那个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 limhigh 2008-04-23 23:57
    "人永远不会听到同一首歌。 但是我们永远都会在幻觉里,不断地寻找唱歌的那个人。"
  • limhigh 2008-04-24 00:24
    在网上看过您的画(展览《宿》),真是喜欢! 可惜图太小且只有几张。那些画的美好难以形容,就像今天读到的这些文字。
  • 彩色油漆 2008-06-08 20:42
    你的文字透出一股才气~~
  • 王嘉 2009-07-21 14:05
    极为透明极为嘹亮极为干涸极为解渴的歌声。
  • 王嘉 2009-07-21 14:06
    需要审美的时候,我们看美女,看戏,看卡拉偶嘅,看才子唱歌。
  • 王嘉 2009-07-21 14:06
    人永远不会听到同一首歌。
  • 王嘉 2009-07-21 14:07
    但是我们永远都会在幻觉里,不断地寻找唱歌的那个人。
  • 妖僧 2015-04-05 15:16
    在心中的芳草地,那满山遍野芬芳的野花一直延伸到冷冷的天际......这就是家园!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