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9
    好久没见了,不知觉间,又是一个冬天。 最近一大帮子人看星座,看血型,看开心网。玩得都是高中生的游戏。想的都是高中生的悲喜。 笑颜中,我们这群人怎么变得这么幼稚狂了? 我们这一代人,都没有完整的高中时代。大家忙着看金庸的时候,我在公交车上忙着给外公送药,你呢,忙着在街上出卖
  • 3
    我喜欢胡赳赳的诗歌,因为他到现在,还没有失去诗歌理想。 我还能感觉到他写作的时候纯洁的快感。 在屈原死了 2300 年以后,看一个来自楚地的年轻人的文字,我还能冥想。 这说明“人”的永远:诗歌对人性的修复的必要,和文字对想象无限的适应和弹性。 我喜欢读胡赳赳的诗歌,因为他不问为什么
  • 5
    深夜十二点跟个才子出去了。去的时候想起了上次去哥斯达黎加。很突然也很欢喜。有火山森林,有鸟语花香。其实到哪里都差不多。美好的灵魂在特殊的时刻出现。比如午夜比如某个没道理的日子。   深夜:突然听到极为透明极为嘹亮极为干涸极为解渴的歌声。   真切地感到惶恐。   惶恐有三种
  • 4
    小孙的前女友,前情人,现任老婆的闺密都是我的蜜粉。因此我们有无数理由认识知道彼此。但是我们一年只有见一次面的机会。因为我忙,因为他懒惰。 小孙是个天才。见了陷阱就跳。绝不错过。 在大家都在搞前卫的时候他在学 国画 。 在大家都在北京打天下的时候他一定要回家生孩子。 在大家都忙着卖 图片 的时候他忙
  •   库尔贝, 世界之源,1866。 大都会这个鬼地方又大又黑。最烦的是买票的那个瞬间。明码标价(当然是小字在美金符号下面注解)说:你愿意付多少都成。我每次都付四块钱,因为从来没有看超过五分之一强的藏品, 然后躲在自己的微笑后面看售票哥哥愤愤不平的嘴脸。 不过今天我付了十块钱。因为这两个
  • (据说是杰夫孔斯,是不是不重要,反正都差不多。) 一出门儿出租车司机就跟我感叹:这年头粉丝怎么这么多啊?到处都是追星族。 超女过后我发现粉丝不得不认真对待。他们山舞银河原驰蜡象足以把任何一个姚明搞上时代周刊,管她是中国版的海外版的还是家里捏造的。偶像伟大是因为粉丝更伟大。 这个粉丝心理
  • 美国选举从来不是选脑子也不是选人格,而是选什么人顺眼。 2000年的时候,一个生在wasp家庭的,家财万贯老爹是前总统的,却假装自己是牛仔无产阶级的,极其弱智一直有自卑狂的一个中年男人看着比较顺眼。 2008年,一个除了生他的精子跟一个肯尼亚人有关,其实骨子里就是白人的另外一个中年男人看着比较顺眼。 美
  •         2008年2月14日。情人节。老麦说就这天吧,我看日子挺好。我蠢蠢欲动地说好那么就情种高悬。老麦是个纽约地头蛇,这张照片是我从纽约时报上扒下来的。有篇儿专门写老麦离婚以后努力做地产的励志文学。还说他“虽然也是纽约著名的画廊经纪人”云云。其实老麦不是
  • 本页有 2 篇日志因作者的隐私设置而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