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在德国汉堡及巴黎所画的装置作品《仰视》

4已有 1162 次阅读  2015-03-31 19:27   标签巴黎  德国  汉堡 
   暑假在欧洲待了近一个月,在汉堡学习之余,游历了各大博物馆。同时画了这批小组画,也算作装置吧。
    到了欧洲的那个环境里,普通民众对待现代艺术的认识和行为,理解起来并没有太多困难。汉堡一些退休老人在做综合材料的实验艺术课时,自然而然没有陌生感,且十分投入,不用老师过多的讲解。倒是经过写实系统训练的我们,总是在犹豫甚至排斥。用李睦老师的观点来说,从对应的角度来理解现代艺术,会发现他们的社会环境,经济文化等状态都是相铺相成,自然发生。单独从一个角度来谈现代艺术,都会有失偏颇。

这批小画,想取名为《上帝眷顾的地方》,因为那城市上空的蓝,蓝的太不真实,似乎只要仰望就能看到教堂上空的上帝。这种纯净的蓝我只在西藏见过,而欧洲那二十几天基本都是如此。

人总是会以自我为中心,如果身边是熟悉平常的东西,自我意识倒不会那么强烈。当陷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里,处处都是刺激你的异域文化符号,此时自我的那个中心就产生极大地冲突和不安。作品中的中文字符与英文字母在表达我这种矛盾和冲突心理。德国人自律,城市安静,整天都有锻炼的人。地铁上都是看书的人,好像手机并未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方式。上百年的教堂里,人们合唱着赞美诗,管风琴的声音只要你闭上眼睛,就让你催眠一样恍惚起来。宗教在烘托神圣气氛的方法上,集中了前人大量的智慧。巴黎圣母院的壁画,在烛光闪闪的环境里,若隐若现,远没有彩色玻璃窗抢眼。巫鸿好像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当我们用视觉构成来分析教堂油画时,别忘了它们当时的环境仅仅是教堂的附属品,为了适应并延伸建筑空间而存在。实际在教堂中,这些油画的确处于非常隐蔽的状态,视觉分析时应适当还原“原物”的概念。

回到主题中来,这近一个月的体会,我尝试在作品中表达。也有许多理不清楚的东西,但看着这些画却能清楚地感觉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