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景德镇重工粉彩艺术瓷(俗称厂货)

89已有 17776 次阅读  2013-10-02 21:22   标签景德镇  center  color  style  艺术 
 
景德镇重工粉彩艺术瓷(俗称厂货)的背景及特征
    近年来,不少藏家把眼光转向1978年至1983年景德镇国营艺术瓷厂生产的陈设瓷,主要是花瓶类,还有花钵、皮灯等其他品种,这些陈设瓷不是某一个人能够单独完成制作,也未下作者名款,而且多以仿古的形式出现,其中也有好差之分,行内人士俗称“厂货”,专指1978年至1983年景德镇国营各大瓷厂生产的陈设瓷。其中尤为突出的是艺术瓷厂当年制作的重工粉彩瓷。
    重工粉彩瓷是高难度的制瓷工艺,要想制作一件好的高水准的重工粉彩瓷更是艰难,制作过程中很容易犯毛病,所以对工艺、颜料、胎瓷都有很高的要求。
1958年,景德镇的工艺美术瓷厂、出口瓷厂、部分好的画瓷合作社集中了技艺高超的工艺人员、老艺人成立了景德镇艺术瓷厂,政府也给予他们陶瓷美术家、设计师、设计员的荣誉称号,以生产粉彩瓷器为主,创作了一批优秀的重工粉彩瓷(其作品以开光居多为特征)。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传统的粉彩工艺瓷受到极大的冲击,这些所谓的“封、资、修”、“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粉彩艺术瓷遭到“一刀切”的封杀而绝迹,不少艺术家、老艺人遭到残酷的批判批斗,不说制作,连提都不敢提,连续“十年浩劫”,将这些传统的粉彩瓷打入了艺术的“冷宫”。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给艺术家们带来了艺术生涯的第二个春天,多年压抑的心情,得到了展示,这些陶瓷美术家、老艺人带着感激的心态,纷纷亮出自己的绝手招术、不计名利、不计工时、精工细作、刻苦钻研、积极创新、精诚团结,为恢复传统文人派的重工粉彩艺术瓷而努力工作,由于受文革时期的政治影响,文革结束几年内,敢在作品上落款的艺术家还是寥寥无几,而且当时国内的人们生活水平不高,均在温饱线上,消费不起,而国家又急需外汇,以解决文革的破坏,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的状况,国家再一次以工艺美术行业为重点,换取有限的外汇,稳定政局和经济形势。所绘制的重工粉彩瓷均为出口创汇,大部分销往香港及东南亚一带。
    改革开放后,该厂的技艺人员退休、去世、流失等各方面因素,以及九十年代十大瓷厂陆续倒闭,已无法再现当时这类重工粉彩陈设瓷的工艺艺术水平了。

所谓“重工粉彩”,即为在制作过程中各方面的要求很高,例如:胎瓷要正品,一般均为拉坯高手手工拉坯的胎瓷,按照标准规格甚至重量都要一致的模式制作出胎瓷;边脚要讲究,将各种繁琐的边脚手绘在或印在瓷胎上,一般为麻边及细洋莲边,十分精美,有内涵,瓶口、圈足、印章、底款均要镶本金(即真黄金);画工要考究,要由高超技艺人员按图绘制,山水、人物、花鸟一般均为通景满工,山水意境深远、人物栩栩如生、花鸟色彩丰富,要由经验丰富的填笔采用点染、洗染的细路工艺操作,根据不同画面运用不同的技法填色;还有书法,也是专职的陶瓷书法人员佩诗写文、题款治印。各道工序,严格把关,当这些所有的工序完成后,最关键的就是烧制,所有工序的好坏在此一举,运用火的艺术将一件完整的艺术品展现出来。生产制作一件重工粉彩瓷,至少需要五到六个艺人或工艺组共同才能完成,而且这些艺人都是最好的技师,其工艺的复杂是难以想象的。
     重工粉彩瓷的装饰题材也十分的广泛,主要以中国传统的山水、人物、花鸟,寓意深刻,讲究如意、吉祥、平安、喜庆、富贵、长寿、或古典故事、或人文伦理……,且诗、画、印章俱备,因传统粉彩瓷的延续关系,有“始于康熙、精于雍正、盛于乾隆”之说,底款一般为“乾隆年制”本金款,并盖有可擦掉的英文“MADE IN CHINA”款(此款主要是用于当时出口之用),摆放之中,尽显富丽堂皇,特别是大件的,例如:300件的大花瓶,越大越能在摆放中显露出霸气及美感。
    山水:高山大川、成林树木、楼台亭榭,配以小人物装点,小驴扁舟,诗曰:“爽气朝阳出,塔影映物华,岚光浮草木,嶂气弄烟霞,亭倚南山麓,舟行灞水涯,一湾溪畔路,远处有农家”;
花鸟:牡丹开放、玉兰吐芳、红梅绿竹、孔雀开屏、百鸟朝凤、珍禽嬉戏……,诗曰:“上园风光景色新,群芳吐艳相映红,珍禽锦衣分五彩,飞乐花前舞春风”;
    人物:十二花神、十二笙箫、十二金钗、五老四少、八仙过海、十八学士、富贵寿考、木兰从军……,诗曰:“红装粉黛喜相逢,十二笙箫韵亦间,乐奏雅音偕举备,齐敲声撤彩云重”。

    当时艺术瓷厂的工艺陈设瓷分为三个档次(不包括贴花、粉彩花纸等):
    第一档为特艺,称为“特艺组”,由资深技艺高超的人员专门单独绘制作品,且大部分落有作者名款,现在这些粉彩艺术瓷的价位,一动就是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由于价高的原因,赝品也随之而来,需较高的鉴赏能力才能保真。
    第二档为“重工组”,也称为“高级粉彩组”,由特艺组人员出图,并协助高级组的高级技艺人员共同制作,当时对画、填、边脚人员上岗的要求是很高的,是什么水平干什么活。
第三档为“中级组”,称为“中级粉彩组”,且中级粉彩组的人员最多,“中级粉彩”虽然工艺干净利落,但画工远不如“重工粉彩”,“重工粉彩”又不如“特艺”,由于“特艺”价格的飙升,藏家们才又继续把目光转向具有很高的工艺水平,价格又较为合理的“重工粉彩”。
    有一些先知先觉的艺术瓷商人看好这些八十年代生产的重工粉彩瓷,他们跨洋过海的把这些重工粉彩瓷回流到景德镇,现也难以寻觅了。这些重工粉彩瓷可与现代大师级的作品竟相媲美,也就吸引了一些藏家的眼球,使得这些重工粉彩瓷显得尤为珍贵,具有极高的收藏和投资潜力。

    这些当年景德镇一流,专门绘制艺术粉彩瓷的艺术瓷厂制作的艺术陶瓷,不说这些重工粉彩瓷存世有一些年纪了,即使现在聘请艺术大师制作这类的重工粉彩瓷,不但价格不菲,且这些制作的工艺水平以及颜料的配制都无法的达到当时的特定水平及当时的效果了。
这些重工粉彩瓷的绘制者,按当时水平,本身就是大师水平的陶瓷艺术家,从这些重工粉彩瓷中,还可看到他们的手法,风格,以及集体创作绘制的结果,如著名的艺人,汪以俊、詹昌彬、章仕保、邓肖禹、赵惠民、邹国钧、王鹤亭、傅尧笙、陈耀星、潘文复、王运铭、王一亭等等,而且这些人也已先后一一作古,当然,也有一些当时参与制作这些重工粉彩瓷的艺术人员在世,但现在也称为大师级的艺术家了,值得一提的是,不少重工粉彩瓷的填工,也是身怀绝技的。
    种种的原因,使得当时这些重工粉彩瓷在今天看来,成为无法再现的新宠,一些有先知之见的收藏者,已开始注重和研究当时这些重工粉彩艺术陈设瓷,因为这个时期中国的工艺美术达到的高度,是未来很长时间难以逾越的,这些重工粉彩艺术瓷的增值势在必行。


景德镇艺术陶瓷商会秘书长  程长林
(注:上述内容已刊登《中国收藏》杂志、江西古玩艺术陶瓷协会)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45 个评论)

 145 12345
 145 12345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