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曹喜蛙:中国行为艺术起哄简史

5已有 1367 次阅读  2016-05-24 15:38   标签行为艺术  style  中国 

中国行为艺术起哄简史

曹喜蛙

 

行为艺术在当代中国艺术的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至少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门类的艺术以似乎较小的代价取得如此大的影响力,尤其在中国的当代艺术发展中,不管哪个种类的譬如雕塑、油画、当代水墨、装置、影像、摄影等等,都没有办法与行为艺术的当下性、起哄性、切肤性相比,这是中国从1949年以来政治、经济、文化、传媒等发展历程的特殊产物,与西方艺术的影响有关,但主要还是自身发展条件和空间限制所决定。

 

 

行为艺术这个词应该算是中国汉语哲学与当代艺术发展媾和的独特定义,据《中国行为艺术》(贾方舟 朱青生,主编;香港四季出版社)介绍,作为2014年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主题的行为艺术,当年邀请了中国差不多20位前沿美术评论家就此发了专文研究,还进行了几天的详细座谈,从古今中外的角度给予了多个层面的探讨,对中国行为艺术三十年的发展有一个大致的结论,尽管未必算盖棺定论,在会上评论家的争论也是莫衷一是,对有的观点真是互不相让,有的环节也是没有了下文不了了之,但起码给予了行为艺术发展地位以有史以来相对公允的学术认可。作为《中国行为艺术》一书重要附件的《中国行为艺术年表》(1985-2014),基本详尽搜集记载了中国行为艺术家们在各个时期的艺术实践,难能可贵,也应该感谢他们的辛勤劳动。

 

行为艺术在国外有各种名字,除了欧美艺术家的开拓探索,亚洲的日本艺术家在早期也有卓越的努力,可见这个时代的艺术家们面临同样的现实问题和艺术表达的瓶颈,而中国等少数国家因为遭遇多年的外部封锁和内部的闭关锁国,客观上推迟了与世界其他国家艺术发展的同步,但从1979年开始中国随着国门的开放、思想的解放,很快就迎头赶上,尽管这个过程显得有点囫囵吞枣,消化不良,但中国艺术家的努力有目共睹,为世界奉献了独特的艺术贡献和缤纷的起哄美学。

 

为什么是起哄美学?首先是因为这是在中国,笔者作为一个没有留过洋的人,没读过那么多洋皮卷的外文书,也始终没有过一个洋老师,如果我也用那些翻译的词去分析中国的艺术实践和事件,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有点不懂装懂,有点来路不正和欺世盗名,有点假洋鬼子。其次,也不好意思用太多的现代、当代美术史里的词,没有版权和授权,没有翻译官或外交官的帽子,就不搬人家书里的词吓唬自己的读者了,何必呢?第三,1949年之后,中国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几百年难遇的豪杰,不但赶走了外国军舰和日本人,也赶走了蒋介石政府,指点江山那是手到擒来,尤其在文化上给世界上贡献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也因此成为很多世界左倾青年追随的革命偶像革命这个词,也只有毛主席这样的领袖人物来用才会显得权威和摩登,即使1979年后那么多商业文案都学毛体爱用革命这个词,试问还有几个人记得?但依然在各行各业有那么多人包括艺术界不自量力号称自己是权威,至于什么大众美学、人民美学、革命美学、革命浪漫美学、时尚美学、流行美学、平民美学,或者反动的小资产阶级美学、贵族美学、精英美学、商业美学、暴力美学、恐怖美学、乌托邦美学等等,都不是本文可以随便或不屑去用。

 

中外艺术历史上,美学确实有过革命性的变化,但综合起来不外乎有蒙昧意味的原始美学、有宗教意味的神秘美学、有统治意味的秩序美学、有炫耀意味的雕琢美学、有实用意味的朴素美学、有科学意味的现代美学等组成的一个自然美学生态集合。不管这个自然美学生态世界演绎过程是怎样的,事实上已经形成一种权威的经典美学共识,对艺术当下的审美追求来说都形成一个似乎不可背离的名与暗的戒律,尽管这个经典美学共识在不同的区域和时期都有不同的定义和约定俗成。比如中国在经过革命建国、政党对立、遭遇封锁、自力更生、文革内乱等等的特殊历程之后,民众对美学的追求已经是相当单一、贫乏和扭曲,此时所谓的权威共识的经典美学实际上只剩下极其贫乏的革命美学,革命美学本身并没有好坏,关键是被惯坏了,其野蛮生长极度破坏了其他自然美学组成的生态环境,各种自然美学都被边缘化、妖魔化。此时看似权威、看似经典、看似共识的革命美学,看似高大上全,实际只是一种美的假象、一种极权主义美学,类似武侠小说里拥有吸星大法的极权霸主,在其范畴里一切非革命的美学都是假丑恶,若有人胆敢阐述都会被污为起哄,轻则不予承认,重则给予打压,文革前后的所谓打倒封资修”“牛鬼蛇神”“黑五类以及破四旧达到前所未有的毁灭性破坏。1979年开始结束拨乱反正,从政治、经济等领域开始纠正恢复、改革开放,同时文化艺术领域也开始前所未有的积极、自由或不自由的探索,尽管这个过程异常的痛苦、艰难,经过几年的努力,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自然美学生态,一方面国家文艺肌体内部恢复了生机,另一方面外面世界的风也吹个满怀,这就是后来所谓85美术新潮89现代美术大展的背景。

 

《中国行为艺术年表》记录了19852014年之间的行为艺术作品的创作,大致记载的体例包括时间、策展策划、参与艺术家、地点、展览活动、作品名称、展览活动描述、作品描述、后果影响、背景起因隐喻、只言片语、资料来源等。我用了大概一周时间阅读研究《中国行为艺术》这本书,年表先后看了几遍,每看一次都能发现一些规律。比如该年表记载的第一个行为艺术是中央工艺美院的学生吴光198511月在北京大学创作实施的行为艺术。年表上的行为艺术家中有不少熟悉的名字,大多数不是很熟悉的,为此就多翻了几遍,又是一周过去。大致梳理了一下,可将中国行为艺术迄今的发展分为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三个阶段。中国行为艺术的黄金时代大概在19851990年之间,以1985年零星作品开始萌芽报春,以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现代美术大展为高潮,此后因为89动乱的原因,到90年年底基本很少有作品问世而结束。而白银时代大概在19912001年,9192年实际上开始了白银时代行为艺术家的新的集结,到2001年文化部发通知标志白银时代的行为艺术盛极而衰。而青铜时代大概在20022015年,从2002开始青铜时代的行为艺术家新的酝酿,至2014年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的行为艺术专题研讨会达到高潮,评论家们回顾了中国行为艺术家三十年的发展成果,给予了中国行为艺术发展以否定之否定的正面肯定,到此中国行为艺术修成正果正式走进中国美术史,而且在会议上厉槟源与评论家贾方舟共同创作完成了行为艺术《对话》,到2015年正式出版了《中国行为艺术》一书,就此结束了中国行为艺术的青铜时代。

 

 

每次翻阅年表我脑子里都带一个问题,比如因为我是山西人就关注了一下山西的艺术家及在山西实施的行为艺术,这就发现山西最早的行为艺术家宋永平、宋永红兄弟在198611月在山西太原工人文化宫现代艺术展上实施的《一个景象的体验》。1993年春天宋永平、王亚中、刘淳、王春声等在山西吕梁实施了《1993乡村计划》,同年8月在中国美术馆、中国日报画廊举办了同名展。而山西的大同大张张盛泉、朱雁光、任小颖等三位行为艺术家1988在大同展览馆的WR小组绘画作品年度大展包括行为艺术作品,展览受到海内外的关注。其中大同大张的行为艺术创作非常纯粹执著,200011日的作品《自杀》在大同家中实施,同年3WR 小组的其他两名成员朱雁光、任小颖在大同大张自杀的家中以艺术的方式祭奠了张盛泉,先后引起海内外艺术界的关注,是中国行为艺术史上不可逾越的死亡事件。到此,山西的行为艺术家为1985后第一阶段的行为艺术做出了自己的重大贡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20014月国家文化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坚决制止以艺术名义的表演或展示血腥、残暴、淫秽场面的不良现象,到此可以称为中国行为艺术探索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给划上醒目的句号,看得出来山西的行为艺术家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在跨越黄金时代、白银时代的两个时期的探索却相当前沿或前卫。

 

中国行为艺术黄金时代、白银时代当然不只有山西艺术家在行动,这两个时期的行为艺术在中国各地都有,尤其出现了一批很有成就、职业的行为艺术家,最活跃的还是聚集在北京的艺术家、聚集在成都的艺术家。北京以所谓东村的行为艺术家群体最活跃,影响也最为广泛,他们主要是在白银时代崛起的行为艺术家群体,其行为艺术多是对6·4之后理想主义被压抑后向商业主义的转移。东村艺术家有一件集体创作的《为无名高度增高一米》最为经典,参加创作的艺术家包括:我熟悉的苍鑫、不熟悉的张洹、马六明、朱冥、左小诅咒等十多位行为艺术家,虽说人不多,但男女皆有、中外皆有,这也是他们能较早引起关注的原因,这个作品后来在国际上引起注意,在国内后来也有致敬性的复制。

 

 

苍鑫个人的作品《踩脸》、《舔》等都试图对理想主义破灭后商业主义的阐释,看似理性和温和,没有像别的行为艺术家那样赤裸裸上阵,但同样充满一种守望旧伦理社会的复杂、焦虑情绪,暗合了他后期转向泛宗教神秘主义的追求向度。张洹的个人作品《天使》《25毫米螺纹钢》《十二平米》等几件作品看似有点锋刃、赤裸裸,其实还是比较隐忍隐喻的,也没有像别的艺术家那样在肉体上比极限伤害;而另一件《65公斤》就开始了身体伤害了,从身体抽250毫升的血,但一般人都能接受。马六明的作品多与身体内的雌性荷尔蒙有关,如《芬·马六明》揭示了商业社会下社会人的异化女性化倾向,为了商业利益或拜金,多数人弯下曾经挺直的腰,笑贫不笑娼重新盛行不胫而走,预言了一个中国特色商业色情主义滥殇的时代。

 

同时期,行为艺术家朱发东的《此人出售,价格面议》与女行为艺术家何成瑶的《开放长城》等作品的内在揭示,与东村艺术家的表达基本一致,可见白银时代艺术家的复杂、焦虑心情的相似,以及理想主义在当时的备受煎熬。事实是,1989之后除了一些所谓的不同政见者的逃亡、入狱,中国改革开放后黄金时代的诗人、作家、艺术家等不少都鸟兽散,而恰其时,行为艺术开始了白银时代的起哄,与黄金时代不一样的是国内媒体及学术界对他们的关注都是相对滞后,但这恰证明他们的行动美学思考的前沿性和当下性。

 

艾未未是白银时代从纽约回来的,他是白银时代中国行为艺术的积极推动者,先后主编了《黑皮书》(1994)、《白皮书》(1995)、《灰皮书》(1997)等,为中国行为艺术家们提供了一些海外案例和理论支持。2000年,第三届上海双年展期间,艾未未策划了一个外围展,名为《不合作方式》,很多白银时代活跃的艺术家都参与了。同年艾未未在他主编的刊物上一再介绍的台湾早期的行为艺术家谢德庆,这一年也到北京访问了在京的许多行为艺术家,使行为艺术引起更多人和中国本土媒体的关注,该年被誉为行为艺术年。但因为国家文化部门对行为艺术的误解,从而在行为艺术刚刚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档口,国家文化部发布了对行为艺术的禁令,从而结束行为艺术的白银时代。

 

实际上,行为艺术和行为艺术家是相当隐忍的,他们已经把作品创作的传播限制在很小的学术范围内,很难与革命或颠覆政府划等号,顶多就是个私下起哄,既没有文革那样的打砸抢,也没有6·4那样的聚众、演讲、煽动,更多的就是美学层面表达的行动,就是隐喻的起哄,就是一种焦虑和煎熬,最多包含一点个人自戕式的伤害,严格讲是一种美学的对话,尤其不是对立或政治的对立。比如同在2000年高氏兄弟的《拥抱20分钟的乌托邦》,虽说参与的人很多,但是相当温情;即使栗宪庭策划的《对伤害的迷恋》,也多迷恋对自身的伤害,即使不是自身也仅限于医院的尸体标本。唯一一个例外,也是最耸人听闻的,是朱昱的《晚餐·食人》引起极大争议和反感,与此相似的还包括所谓喂人油、虐杀小动物等。这些本来可以在学术界争议解决的问题,突然上升到意识形态层面或者说国家政府层面进行行政打压,反而增加了行为艺术的神秘性和不同政见性双重保险的意外附加价值,从而才被一些不良组织盯上、发现和利用。

 

 

国家文化部门对行为艺术的打压,不但没有起到遏制作用,却起了反作用或火上浇油,客观上使行为艺术的阵容扩大,更多的艺术家加入了行为艺术阵营,行为艺术家的队伍也变得良莠不齐,面目也没有那么清晰了。于是,在短短的几个月沉寂之后,中国行为艺术的第三个阶段青铜时代开始拉开序幕,原来混得似丧家之犬的行为艺术家成了时髦的艺术种类,很多行为艺术家也开始进入公共艺术空间。与白银时代的行为艺术家相对注重观念思考相比,青铜时代的行为艺术家不少人开始自甘堕落开始与商业实用主义、商业拿来主义同流合污,当然依然有主流的行为艺术家在这个时代迈入更高层次的形而上学追求。

 

青铜时代的行为艺术家们,群星璀璨,佳作层出不穷,如苍鑫2002年的《身份互换》看似简单,却是对平等的抚摸和慰籍;艾未未2007年在第十二届卡塞尔文献展的《童话》看似荒谬,却是一次真的童话实现;李心沫2009年的《一场告别的仪式》,是对以往只有唐诗里才有的温情的温故凝固;何云昌2010年的《1米民主》,是对绝对民主危险的剥离;萨子2010年的《一棵树》,是对十年树木甚至百年树木的行走;严隐鸿2013的《一个人的战斗》,是对先行者寂寥无人理解的回望纪念;2013年厉槟源的《天堂》(裸奔),是对被人遗忘的心灵世界的赞美;何成瑶2014年的《出售我的100小时》,已然与商业对坐而饮,什么都可以公平交易;宋永平2014年的《雾霾与艺术家研讨会》看似无聊,实则触及一个组织程序的核心机密等,这样的作品都非常引人瞩目,很快就从多如牛毛的行为艺术中脱颖而出,而且行为艺术家们更加自信,不再拚所谓狠劲和血腥,而是真的进入思考的层级,观念都比较新,真正踏上了人类行动美学的起哄巅峰。

 

 

在行为艺术的范畴,反抗、对抗不应是目的和手段,精确纠偏才是目的,行为艺术的起哄胜似一再被绑架或消解的革命运动。本质上行为艺术是对艺术家自身更加敏感的动物性的回归,是灵与肉的炼金术,是对现代化进程中伪文明机制的剥离,是对复杂的现代性问题的砥砺和追问。这种看似起哄的美学辩证,通过自身严苛的外在呈现的灵与肉的切肤实验,从而实现了其他艺术有点隔靴搔痒不可触及的精确性、深刻性和舍利子性。

 

20165月于北京月牙殿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杜洪毅 2016-05-25 19:03
    行为艺术并非艺术,只是表演,无艺术性的表演
  • wdn1805 2016-05-25 20:30
  • 陆逸天 2016-09-02 17:27
    笔者作为一个没有留过洋的人,没读过那么多羊皮卷的外文书,也始终没有过一个洋老师,如果也用那些翻译的词去分析中国的艺术实践和事件,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有点不懂装懂,有点来路不正和欺世盗名,有点假洋鬼子。也不好意思用太多的现代、当代美术史里的词,没有版权和授权,没有翻译官或外交官的帽子,就不搬人家书里的词吓唬自己的读者了。

    讲得好!
    靠半通不通的翻译语录,视为经典,搬来吓人,抬高身份,毫不足取!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