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评论家曹喜蛙与他的小狗“开米”的故事

已有 462 次阅读  2017-12-04 11:11
评论家曹喜蛙与他的小狗“开米”的故事

文:曹喜蛙

        

这篇文章是曹喜蛙在康复治疗中的第 6篇文章,依然写的很辛苦,尽管文章很好玩。在此喜蛙向他的读者问好。现在出院了,依然处于康复治疗中,只不过走门诊,应该节约一点治疗费用。为了治疗费用喜蛙夫人依然头痛。写文章,有两方面好处,首先是能促进恢复记忆力,能促进康复;其次,喜蛙考虑一周工作一天,写文章就是一种工作。                 ——编者

                    

 

我们家狗狗是宠物狗,是一只咖啡色的泰迪,叫开米,大长腿,应该算帅哥,随我女儿来北京的时候还很小。以前,我在家写稿,累了常带他在社区散步,所以老缠着我。

我是比较宅的男人,不喜欢与邻居打交道,因为老带狗狗开米出去跟邻居都熟了,当然也生了不少气,它老是旺旺旺,特爱管闲事,总是惹邻居嫌弃。尤其,去年十月份闹狗它自己去撒野跟别的异性狗玩,被坏人劫了。我为它差点给人打起来,最后花一千元赎回了,后来就不让它单独出去了,人心不古呀。

自从病后就在几个医院周转,半年了没有机会回家,一开始在北京陆军医院,我自己都是失忆了,不要说是狗狗它了。后来转到康复医院,一开始我语言方面、记忆方面等都还有些问题,所以家里一切都由老婆在撑,老婆有淑女变成了女汉子,女儿由娇娇女变成懂事的了。

记忆完全恢复是要很长时间的,即使现在我的手机号说忘掉就忘掉,一点也没办法,又比如很多网站登录密码麻烦的也都忘了,所以至今不用微信公众号,改一次密码用过一次就忘了,QQ、公众号等都不用了,现在我用的网站博客都是多年前刚有互联网时登录密码还非常简单的。有些网站登录用手机号,一开始觉着挺好,可我连自己手机号也常记不住,所以没办法只好老把自己名片放身边,不知手机号码了看下名片,老问别人麻烦。更要命的是我不知我是谁,老记不住自己名字,医生或是什么人一问我是谁就答不上来,尤其我这样有两个艺名的,一开始两个名字分不清,经常混淆,非常麻烦,恢复到现在非常不易,所以对我康复治疗过程中有过帮助我非常感激。

有一次在医院想起我家狗狗,就问女儿,开米怎么样?她说,现在没人管,好几月给关在屋里没有出去。开米虽然是女儿的宝贝,因为那段时间我主要在家写作,写稿之余经常带开米到社区散步,甚至还到临近社区玩,渐渐形成两条长短线路,天气好的时候走长线,天气不好的时候走短线,一路上开米随便撒欢,也结识不少狗朋友,但从来不乱跑。但有一次,开米碰到一条喜欢的狗,跟着人家跑,一直跑到人家社区、人家家门口才罢休,因为人家狗家不在我们线路上,所以后来也就罢了。自从我病后,几个月没回家,开米肯定没有机会撒欢了,就让女儿有空带开米散步,再一个抽空带开米到医院我想见见开米。


                

星期天的时候,女儿真的带开米来了。门卫那边不让开米进医院,拦住他们,我老婆去了,到门口抱住开米就走,连头也没回,我女儿跟着就进来了。不过毕竟是医院,狗狗就没让出我们房间,好在我们病房没有外人就我们一家人,三个人和一条狗其乐融融。开米在病房转,四处看看,时不时旺旺下,多数时候在我床上玩,我那时还不能下床走动。那时候,开米就舔舔我的手脚,我虽然觉好玩但没当回事。

到国庆的时候,已经快小半年没回家了,身体康复的不错了,我就想回家,改变康复的模式,改用家庭模式,这样可以发挥康复医院与家离的近的好处。我的记忆、语言两方面基本恢复了,在医院试着用左手写过几篇,虽然慢但确实证明不是废人了。所以决定国庆回家,回家后康复治疗一点没有耽搁,依然像以前抓紧黄金康复治疗,一分钟不敢耽搁,一天像上班一样忙,早饭后打车就赶医院,妻子也陪着一天不回家,下午像下班一样回家,就是在家睡个觉。

每天在家都见到狗狗开米,突然发现它很神奇。每天晚上我洗完脚,开米就用舌头给我两只脚按摩,里里外外按摩的非常仔细。一开始觉得开米给谁都可按摩,天天这样我有点奇怪,我就想试试,结果一试,我妻子给它洗过的脚让按摩它就不按摩,别人也一样。另外,为了进一步实验把我有疾病的手给它问病,结果它也是一如以往对生病的手按摩,很是认真,同样其他人的手给它就没有如此热情。经过实验看来开米是对我的病腿病手才关注,才耐心的按摩,每天坚持如此。

古有聊斋记载的义犬,今有各国流传的各种灵狗,看来对聪明的狗狗的行为我们关心的较少。今儿特将开米的善义记载这儿,希望更多的人喜欢狗狗。

有一天,我的病脚指头突然会动了,看来开米的按摩不仅仅只是那么舔一舔,看来有狗医生,我的康复治疗有狗狗一员。前几天美国的一位康复治疗专家来访问,是个漂亮的女士,据她介绍,美国研究了许多康复治疗仪器,不知在动物康复治疗方面可有研究……

 

 2017年10月21日于北京郊区康复治疗中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互联网哲学家及诗人,起哄哲学及美学创始人,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先后发稿过《起哄艺术简史》、《中国行为艺术起哄简史》、《当代艺术收藏的价值判断》、《互联网哲学与当代艺术的起哄美学》、《中国当代艺术的神山与诸神降临的前夜》等大量美术评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