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探析女画家余知辛的艺术特色

已有 2147 次阅读  2012-06-09 09:55   标签宋永进  美术批评 

本文是应余知辛之约而撰写的画册前言

 

端庄典雅 一枝独秀

 

——探析女画家余知辛的艺术特色

 

宋永进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女性艺术在中国当代美术舞台上频频展露出迷人的风姿。随着与西方当代女性艺术对话的不断深入,中国当代女性艺术的面目渐渐分化出两类截然不同的审美倾向。一类以女性经验为创作基点,表现女性视角的直觉与感性,赞美女性本质,如直接以女性和母爱为题材进行创作,或表现唯美的艺术形象,都尽情地展现出女性的阴柔之美——爱恋、温情、娇媚、秀丽、矫情等等;另一类以女权主义的姿态出场,反对性别歧视,争取与男权平等的社会地位,其作品一改阴柔的面目,突出反抗性,展示张扬的一面,体现出一种具有男性气质的强烈表现欲。天资聪慧、个性温雅的女性水彩画家余知辛,生长于文化之都杭州,又深受中国美术学院艺术氛围的浸染,积淀了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和艺术根基,形成了秀丽温润而又端庄典雅的艺术特质,因而既不单纯追求唯美,也不事张扬,有其独立的美学思考和绘画姿态。她的作品虽然具有华美和秀丽的表象,却掩饰不住那种极富江南韵味的绘画语言魅力、现代性的形式涵养和当代文人的审美气质。

 

余知辛自大学时代开始水彩画和粉画的学习和探索,并渐渐地迷恋于“玩水”的创作乐趣之中。这种情缘或许源自于西子湖独特文化风韵的熏染和对江南雨季的悉心体验。水的透明、秀丽和润泽,水性的自然、温情和神秘,水文化的宽容、博大和深厚深深地吸引着她。她在《案边随想》中写道:“行至湖边,一壶清茶,一把藤椅,看光影摇曳、树影婆娑,任思绪飞扬,心与自然彻底交融”。这是历代文人的理想生活,也是她现实中的艺术状态。因此,她的水彩画作品不仅清秀雅致,更富有传统诗性的审美情趣。她在1988年(大学一年级)创作的大量水粉静物写生作品,就已经倍受美术学院先生的关注和同学的青睐,其后的水彩画作品更是频繁地展露于各级美术大展中。《窑洞秋色》、《花》系列、《阳光下的小院》、《暖冬》等就是这个时期的代表性作品。画面在水的自由把玩中呈现出清澈、透明、灵秀、温润的语言韵味和材质色泽,又在充满暖意的桃红色和富有生机的淡绿色的完美交融中,增添了几分女性的温馨和优雅,给观众奉献出一道诱人的视觉盛宴。2008年创作的《露天咖啡馆》,对水性的掌握已游刃有余,画面既有轻歌曼舞的蜻蜓点水,也有快节奏的激情横扫,既有轻松自如的理性把持,也有酣畅淋漓的随性泼洒,形与色的交合,水与彩的交融,谱写了一段富有江南韵味的美妙诗章。

 

2001年至2004年对余知辛来说是大丰收的季节。这一时期创作的频频入选国展的《画架上的毛衣》系列,色彩浓重而浑厚,造型精致而典雅,画面的分割、形式的运用、落款的布局都经过了细心的经营,在方正大度的木架与细腻柔软的针织物之间默默地叙述着那个无语的艺术世界。细品稍后创作的作品《午后》,黑与白的穿插,枯与湿的交叠,浓与淡的配置,疏与密的错落,精细与概括的对比,分割与整合的处理,更反映出作者对画面结构布局的娴熟和老成。看余知辛作画,平静的创作状态显示出画家的自信与淡定;读她的作品,宁静的画面中隐含着丰厚的形式涵养。此时,她的艺术已经完全区别于当代女性艺术所具有的两种典型的审美特征。

 

再观2006年创作的《玻璃瓶》系列作品,温馨的色彩和迷幻的气氛弥漫着整个画面,使坚硬而冰冷的材质特征在这里焕发出一种别样的魅力。在余知辛的笔下,人们熟悉的江南韵味通过平常的玻璃器皿获得了新的注解,演绎出一幅极具现代性的迷人诗画,在清晰与朦胧、亲切与陌生、明媚与灰色之间,传递着一种当代文人的独特审美和品格。给余知辛带来多项荣誉的近作《城市音符》系列对当代性的描述更为直接,不仅表现主题和内容直指当下的现实,而且那种在现代性的画面形式与历史沧桑感的色彩气氛之间的视觉反差,以及在场景的宏大把握与细节的精致描述之间的语言对立,都将把读者引向当代性的审美体验。

 

女性画家余知辛的水彩画艺术淡化了性别的社会角色特征,强调传统审美基因的传承性和地域性的文化特色,宣扬水彩画语言的独立内涵,捍卫美学的纯粹性和当代性,因而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当代女性艺术。

 

2012/6/3  于翠竹揽月阁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