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虞世南与袁宝儿及其他-----《致萧海春函》

2已有 135 次阅读  2019-03-04 09:44   标签萧海春  王菊如  虞世南  严蕊 

虞世南与袁宝儿及其他-----《致萧海春函》

(1985.4.25)

王菊如

海春兄:近日里,偶翻检旧读书笔记,录得两则小故事,似可以入画(人物),今抄录如下,供兄参考。

 一、书家虞世南与袁宝儿

 1,唐 颜师古《隋遗录》:隋炀帝幸江都,洛阳人献合蒂迎辇花,帝令御车女袁宝儿持之,号司花女。时昭世南,草征辽指挥德音敕于帝侧,宝儿注视久之。帝曰,昔飞燕可掌上舞,今得宝儿,方昭前事,然多憨态,今目注于卿,卿可便嘲之。世南为绝句:学画鸦黄半未成,垂肩亸袖太憨生;绿憨却得君王惜,长把花枝傍辇行。 

2,唐 颜师古《大业拾遗记》记:长安贡御车女袁宝儿,年十五,腰肢纤堕,骏憨多态,帝宠爱之,特厚。时洛阳进合蒂迎辇花,云得之嵩山坞中,人不知名,采者异而贡之。会帝驾适至,因以迎辇名之。花外殷紫,内素腻,菲芬粉蕊,心深红,跗争两花,枝干烘翠,类通草,无刺。叶圆长薄,其香气农芬馥,或惹襟袖,移日不散,嗅之令人不多睡。帝令宝儿持之,号曰司花女。时诏虞世南、草征辽指挥德音敕于帝侧,宝儿注视久之,帝谓世南曰:“昔传飞燕可掌上舞,朕常谓儒生饰于文字,岂人能若是乎?及今得宝儿,方昭前事。然多憨态,今注目于卿,卿才,人可便嘲之。”世南应诏为绝句曰:学画鸦黄半未成,垂肩亸袖太憨生。缘憨却得君王惜,长把花枝傍辇行。上大悦。

[菊按] :《隋遗录》即《大业拾遗记》,又名《南部烟花录》。旧题唐 颜师古撰,据考为伪托。风流皇帝风流事,士大夫虞世南,得御车女袁宝儿青睐,也不失文人之风流逸事也

[]袁宝儿,小说《隋唐演义》的人物,隋宫美人。腰肢纤弱,娇憨多态,舞姿优美,深得杨广喜爱。

浣雪蒸霞骨欲仙,况当十五正芳年。
  画眉腮上娇新月,掠发风前斗晚烟。
  桃露不堪争半笑,梨云何敢压双肩。
  更余一种憨憨态,消尽人魂实可怜。

江都兵变时,此讽杨广恋恋此躯,之后自刎而死

二、朱熹(晦阉) 严蕊

《宋军营妓严蕊受刑不屈》

严蕊,字幼芳,乃南宋时,天台军营官妓,善琴、棋、书、画、歌舞,丝竹弹唱,声艺冠绝。唐与正(字仲友)唐仲友识治体、有干才。绍兴二十一年进士,擢为江西提刑。1180年,他从信州调往台州,在台州(今浙江省临海县)任知州的时候,曾在酒席前让严蕊作诗咏红白桃花,严蕊立刻写成小词《如梦令》一首: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时朱熹(晦阉) 与唐仲友(与正) 不和,1182年,当朱熹官拜浙东提举时,台州(今浙江省临海县)是他巡视的范围。朱熹在赴浙西提举任上收集到了唐仲友违法收税、贪污官钱、贪赃枉法、培养爪牙、纵容亲属、败坏政事、仗势经商、伪造钱币等8条证据,向朝庭弹劾唐仲友。当时按大宋律规定,凡官府办洒宴,可以召官伎侑酒,但不得留宿夜寝,遗违者律处。朱熹就借此派人偷偷抓捕严蕊,企图指控唐与正和宫伎严蕊有奸情,把严蕊拘禁在监牢里一个多月,逼取口供,以便坐实唐仲友之罪。严蕊虽然不断受杖刑,但始终不肯诬招唐仲友,后来又把严蕊押解到绍兴,案子上到越州治所,越州治所专案再审查严蕊,时间拖得不短,还是得不到官府想要的证词。当狱吏诱供她时,严蕊义正亡司严回答说:“身为贱妓,纵然与太守有私,料也不致死罪,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土大夫,虽死不可诬也。”出狱时,严蕊作《卜算子.不是爱风尘》词一首: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弱女子颇有丈夫气概,朱夫子莫极也。[]朱熹的福建同乡叶绍翁在《四朝闻见录》的(丁集)中记载:宋庆元二年(1196年),监察御史沈继祖揭露朱熹曾经带着两个漂亮尼姑外出旅游,并用甜言蜜语引诱她们“三陪”,最后二人还俗做了朱熹的小妾,出去做官时都带着她们;此外,朱熹的大儿媳在丈夫死后却怀了孕。

又:严蕊故事于《二刻拍案惊奇》十二卷·甘受刑侠女著芳名。所述甚详。

 

艺祺!

王菊如  1985.4.25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