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Hi艺术》4月刊人物专刊封面 李占洋采访提纲

已有 2271 次阅读  2012-03-12 11:14   标签封面  艺术 

Hi艺术》4月刊人物专刊封面 李占洋采访提纲:


1.      “噩梦”跟你之前的作品看似并无关联,它在你的创作体系中占据什么位置?

不占什么位置,只是一个尝试。

2.      尝试做装置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会不会为你以后的创作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肯定不一样,以前做雕塑多费劲啊,实物装置多简单啊,摆一摆就完了,当我觉得很简单时我知道可能糟了,因为任何事情都没那么简单,实际上离真正的“好”还远着呢。当然这次尝试会给以后带来一些可能性。但可能性从根本上说不是装置带来的,而是思维的转变带来的,否则无论做出什么花样来也没有任何改变。

3.      你的雕塑作品,从社会百态到色情荒诞系列,再到收租院、中国病人,都有很强的叙事性,并且始终有一种戏剧性的东西在里面,这样的创作思路是怎样形成的?

自然而然形成的。太关注情节了就有点戏剧性了。这可能跟我爱听黄段子爱讲段子有关。

4.      你是如何去选择这些主题的?跟你的生活经历有什么关系?

以感动为出发点,想什么做什么。有主题,但没有主题的规律。跟生活经历肯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大多数是比较龌龊的生活记忆,好的事不容易记住或回忆。这像人一样,其实好人没什么用,因为他(她)只有一个方面,可坏人不一样了,他(她)有多个方面,所以历史一般都是为坏人写的。

5.      为什么一直坚持做写实雕塑,写实语言最吸引你的是什么?或者说它的优势是什么?

因为逻辑思维差,但我形象思维好。我不善于总结,但总会停留在某刻的瞬间,我觉得“那一刻”很重要,我是现实的人,我更愿意看或做看得见摸得着的形象。它的优势就在于它是对现实的一个简单而直接的解释。

6.      之前你说架上雕塑还有很多可能性,具体的可能性在哪?

我觉得可能性是它的语言都是具体的,我顺手拈来,观众也好接受。但我们做的不够,里面还有很多空间可挖掘。尤其中国的具象雕塑,问题很大。学古代的吧,没戏,你能做成巴洛克那样,累死你。学当代的吧,我们也没有做到杰夫昆斯和穆克那样。表面上看,是技术上的事,实际上是我们思维上的事,我们的认识不够,不够单纯,不够极致。另外就是我们不够实在,你看连老外的门扶手都是实心的,摸起来沉甸甸的,很实在。而我们门的扶手尽管看起来很大,很光洁,但都是空心的,一层铁皮。写实雕塑一样,都是空心的,什么时候做成实心的了,什么时候才真正算好。所以说还有很大的空间,中国人这么多,中国人根本看不懂抽象,所以在中国搞写实还是很有可能性。

7.      为什么不把作品做得更精致,还是说粗狂就是你所追求的风格?

风格是会随着时间和年龄的改变而改变的。粗狂可能是由于我某个阶段的兴趣点,或时间不够,或那个阶段就那么认识的等等,包含很多种因素。我不太爱看我以前的东西,太可笑了,很多我都搬到仓库里了。

8.      做写实雕塑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而目前雕塑的收藏市场并不大,自己在这方面有没有担心?市场喜好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创作?

做写实雕塑当然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这是事实,雕塑占空间,制作成本大,运输困难,展览机会相对少。一般家庭很容易挂张画,但很难收藏雕塑,而目前雕塑的收藏市场并不大,这是因为雕塑的制作太费劲了,它的各方面因素的费劲,导致它的运作流通成问题,慢,所以雕塑市场始终没起来。我算幸运的了,一个外国老板一直在国外帮我卖。08年之后就不好卖了,锐减,08年还好,卖了一件大的给RuBeLL,还有一件大的卖给莱斯特夫人,09年初我在瑞士的个展几乎一件没卖,这个个展的作品推到11年才卖件大的。但09年我卖了整套“租--收租院”。10年老顾帮我卖件“包皮手术”我老板又帮我卖给希克好几件大作品,他是个好人,因为打折厉害,他几乎没要他那份。11年我卖了“刘胡兰”“武松杀嫂”“南泥湾”。12年至今还没有开始。特别奇怪,其实08年以后,我觉得明显不好卖了,可非常偶然的机会却能卖大作品。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弹尽粮绝过,但我胆子小,一有危机的迹象就把我吓破胆了,10年下半年到11年上半年我陷入了最低谷,各种危机,包括卖不动的危机,接踵而来。这种危机也许跟身体有关,听说人过四十会有个更年期,我可能是进入更年期吧,状态特别差。我也想找些迎合市场的办法,但后来发现没戏,我根本不知道藏家的兴奋点在哪?不是装嫩,是真嫩。我需要补的功课太多了。

9.      既然面临作品的销售问题,那么这么多年坚持做雕塑的动力是什么?

面对销售危机,我心里震动很大,我不喜欢这种饥一顿饱一顿的感觉,有些时候我也想改行找个比较稳定的事做,可我什么都不会做,我不做这个我能做什么呀?我只会做这个。说到动力装逼一点说是因为艺术理想,实际上是为了养家糊口。人首先为了生活,爱才有所附丽,这是鲁迅说的。到北京四年来,压力很大,光靠我卖作品的钱是维持不下或很难维持。**帮我很多,给我找了很多活,使我能撑到今天,但活是会干完的,也占用时间。以后的路怎么走,还得靠自己把作品作好,卖。其实我一直觉得真正的原因不是差市场而是差好的艺术家。我没有把艺术作好,我在努力想把艺术作好。

你的雕塑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生命,没有这个等于砸我饭碗。

10.   你下一计划是什么?

无法透露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