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贺老,走好

4已有 2289 次阅读  2012-04-24 16:54

先生在16号晚上平静地走了。她结束了孤独、结束了病痛、终于放下一切西行了。我收到陈馆长的短信时,湿了双眼,胸口感到阵阵的痛。

我无法忘却她给予我的最后一拥抱,她斜靠着躺椅上着呼吸机,罩子里的眼神含着微笑,那是给予我的信任,让我去完成她最后的心愿。

周日下午二点,上海龙华殡仪馆归德厅。我再次见到了贺先生,那是怎样的容颜啊。她显得那样的弱小瘦削,突起的颧骨上老年斑清晰可见。紧闭的双唇一如生前那样不语。身上的红棉袄我见过,那是在上海展览时里穿的那件,脖颈上系着粉红的丝巾。八十八,一步步倔强地走来真是不易,如今抽空了精气,才显得那样的柔弱无力。原来,生命就是一口气,一股神。气没了神散了,可你的银丝还根根竖立。

当我把红白玫瑰的花瓣洒向贺老师的身上,任凭泪水肆意地流淌。倘若您天国有灵,一定要知道,您并不孤单,那么多的亲人挚友在为您送行,我们有多么爱您,因艺术使曾经的相知相识,是那样的深刻与永恒……

贺老,走好……

 

捐赠给宁波美术馆的作品《红苹果》

3月29日在宁波美术馆的展览,也是贺老生前最后的一次个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