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从“全国美展”到“当代艺术”看中国画家的生存之道

17已有 1118 次阅读  2016-03-31 18:07   标签center  style  中国  艺术 

从“全国美展”到“当代艺术”看中国画家的生存之道

 吴秀生

画画这个行当古来有之,可能古人做梦也没想到今天的画家会这么多,不谈别的单这些画家的吃喝拉撒生存发展就是一个大课题,有很多事情值得研究。

吴冠中当年在法国留学偶然见看到有人在塞纳河畔摆摊卖画心里不免一颤,心说坏了,我入错行了进了娼门,这今后不卖恐怕是不好呀。

现在对画家来说据说是史上最好的时代,不是吗?有的凭画画当了官,有的凭画画买了豪宅养了小蜜,画画到这个份上还有啥说的?难怪这么多年学画的考生如过江之鲫,看来画画是个不错的职业。

中国人古来喜欢讲究个道,做学问的也不都是傻读书,学得文武艺嫁做帝王家一直是读书人心口不宣的人生秘籍。何况画画这个凭手艺的职业,只低头拉车不太头看路啥时候那能出头?

历来画家靠谁吃饭是个有趣的话题,记得看过一篇博友的文章,作者很用心为大家梳理了一下,总结起来大致是以帝王为主民间为辅,到了近代工商发展后有钱的商人也开始附庸风雅玩起收藏,客观上改善了一些画家的生活处境。俗话说吃谁的饭为谁办事这是没得话说,为帝王服务肯定要歌功颂德,对方画肖像以求光耀千古,为商贾画无非表达吉祥如意,对方希望事业兴隆和顺安康。不然轻者不给你钱断你粮,重者杀你的头要你的命,这么说古人画画也不容易。

古今画画虽然都为了吃饭,但也有不同的情况,有的为了富贵有的为了名节,赵子昂是宋室皇族,在家国被人家占领后一转身做别人家的二臣,继续享受荣华富贵。同为皇室宗亲的八大却没这么幸福,一生不断躲避追杀当上和尚还要装聋作哑。一代才子唐伯虎入仕无望看破红尘留下:闲来写幅青山卖,不食人间造孽钱。类似的经历还有郑板桥、吴昌硕等名流画家宁愿自给自足自娱自乐过一生。

古人的事都在书上写着呢不用我多说了,今天要谈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事情,是关于全国美展与当代艺术之间的关系的话题,听起来两者似乎有些不相干,但两者又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是一个很值得玩味的的文化现象。

谈全国美展与当代艺术的关系离不开:党、徐悲鸿、吴冠中、美院、美协、美展、盲流、当代艺术这几个关键词。可以说这些词也是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关键词,读懂了它们就也就读懂了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的全部。

首先党是我们最熟悉的词了,从小学到大学,从大学到博士后哪个环节离的开党的关注和关怀?因此党就没得说了。

徐悲鸿先生是民国时期受政府资助去法国留学的画家,回国后报效党国是理所应该的事情,但当时的党有两个,最终还是我党的魅力大争取了徐先生留下来。负责组建文艺队伍,建立美院体系。我党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老大哥是苏联,文艺上也自然学习苏联。我党有个延安文艺指导方针很重要,艺术是要为人民服务的,艺术家只是社会主义的螺丝丁,画家们下到工厂、矿山、农村等地方体验生活要以讴歌社会主义为己任。我党那时主张是公有制,画家也是公家的人,画出的画自然也属于国家不能擅自处理。我党的历史都写的很明白无需赘言,这里谈的只是历史背景。

    中国美术家协会是在徐悲鸿先生提议下成立的画家组织,其行政上隶属于中国文联,直接受党的领导。有组织自然也就会有活动,于是全国美展这种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中国最高规格、最大规模的国家级美术作品展览,每五年举办一次的展览如同军事大阅兵一样轰然登场了。直到今天已经举办了12届,其性质、形式都未曾改变过。

     中国文艺一贯是讲政治的,主题先行的原则是不会变的,主旋律是不容置疑的,跑了调会打你板子批你黑画。这点吴冠中先生深有体会,尽管他一直强调艺术不是政治忽略美是不务正业,胳膊拧不过大腿,终被徐先生边缘化。虽然吴先生生前痛批过美协是衙门腐败丛生扭曲了艺术事业,还说他们是一群不下蛋的鸡扬言要解散他们,吴先生说错了,美协下蛋一窝一窝的忙都忙不过来。

看看今天一些当红画家的简历往往离不开美协会员这个头衔,而且现实中也因获了某个美协展览的奖得到提拔重用,美展获奖黄金万两,有官有位前途无量。一时天下画家趋之若鹜都想一步登天也不足为奇。于是美协这个原本为了服务于画家的组织俨然成了全国画家的总教头,一呼百应无所不能。

由于有为了参展入会而画的画家大批存在,便有了帮助画家入展入会的所谓高研班的市场存在。这里领导负责点头,大画家负者评选,小画家负责办班,一条入展产业链做的风生水起已经是业内尽知的事实。主办者为了出效果往往将国展的要求、风格、题材、技法等如八股文一样一一传授以便投其所好,还将历届成果广而告知不怕你不信,当然要入这个门少者几万多者十几万的门生贴是少不了的了。

     国展一统天下是否才俊均得由他说了算,不然空学一身本事也没用,但凡事也有例外,就有人不喜欢入网偏爱上山。早在20年前有一帮流浪画家团聚在北大北边一个叫园明园现的小村子里开启了中国艺术史新篇章,由于房租便宜加上能借着北大的文气这帮画家群落越做越大,但他们有一个共同身份叫盲流画家。

     提起盲流这个词恐怕大家不陌生,这是曾经最中国最热的关键词,现在也无法统计多少人为此丢了性命。那时候走在大街上只要看你不顺眼就可以把你抓起来送进班房,画画的也不例外,盲流后面加个画家还是盲流。有个叫孙志刚的画画的因此丢了性命还上了头条。因为在园明圆生活曾经充满凶险,无奈这批画家另辟蹊径寻找到宋庄这个世外桃源落脚,那情形真有点以色列人出走的悲壮劲。由于起初就是草根也自然知道不受权贵待见,这批画家往往绝口不提美协美展的事,说起来这是井水不犯河水买卖各干各的。

     时间是一面镜子总有戏剧性,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盲流画家如今却风光无限,画价卖到几千万,他们住着别墅豪宅享受着同行的羡慕,有人忙着为他们编书写进历史,有人为他们盖博物馆树碑立传让后人永远膜拜,连看惯了大场面的体质内画家都咋舌称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当年被便衣小吏围剿的难兄难弟们在国外找到了出路,由于连续在威尼斯双年展上露面他们渐渐在外国收藏家哪里混了脸熟,加上其作品和西方观念艺术一脉相承,很快被西方资本看好,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

当代艺术在中国开始生根发芽是中国官方没想到的事情,也是很尴尬的事情,因为这批当年被视为盲流赶着跑的画家们俨然成了气候,追随者越来越多,曾经名不见经转的小村宋庄如今加上了中国的前缀引来了全世界的关注,更有大批体质内画家教授一抛万金在这里建工作室、美术馆,甚至连美协的展览也屈尊搬到这里来办,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据说连总书记都来视察过。如今的宋庄俨然是中国艺术家们公认向往的艺术圣地了。

既然大家都说好官方也乐意皆大欢喜,不然对方总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也令自己难看,于是乎赶紧给这些走红的前卫画家发聘书,有的被国家画院聘做研究员,有的被国家美院聘去做院长,做教授。至此,中国当代艺术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艺术课题了,存在就是合理,因为整个事件本身就很艺术。

故事讲完了,画画的日中还在继续着,其实除了上述两拨人外,在中国以画为业的还有成千上万,成功的路不可复制,更多的人还要为吃饭发愁,吃饭是个永恒的话题,当年梵高就是因为没想明白给了自己一枪,只是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在发生,要是那样的结局我们宁愿不要艺术,能苟且活着就不错了。

借用陈丹青的一句话:去他妈的,活着最要紧。

 

 

吴秀生

2016 3 30

北京

《红尘》 吴秀生 2015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