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童年的记忆;《外婆的家》下篇

4已有 660 次阅读  2013-07-19 06:27   标签童年的记忆 

       盛夏的乡村一派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外婆家屋前的丝瓜架上盛开着美丽的黄花,引来蜜蜂嗡嗡嗡地飞舞。小土岗的大树上传来此起彼伏的蝉鸣声,知了--知了---。 
        午饭后我正在堂屋,门口来了一群小伙伴唧唧喳喳说着什么;一问才知道他们与隔壁的阿兴叔要去运河边捞水草。我嚷着执意要去,外婆叮咛嘱咐道;去玩可以但千万不能到河里去的呀。一路上、小伙伴们非常友好热情,他们让我带着个大草帽,还询问我会不会凫水,我不假思索地说是会的。到了运河边、小伙伴们都一个个脱得赤条条的下到河里扑腾、扑腾地着撒欢------。时正日午,太阳火辣辣地照耀着。小伙伴们唤我下河,我只脱掉件小汗衫穿着裤衩扑通一声跳到河里,一脚踏空连呛了几口水,四肢挥舞着拼命地扑打着水面浪花四溅。阿兴叔连忙丢掉手中的夹竿,一把抱起我吩咐我快上岸。小伙伴嬉笑着;欧---,上海人不会凫水的---!自从这以后我决心要学会游泳。不久我有幸参加了当时在上海水电路的上海市青少体游泳集训队。每周几次的训练坚持了一年多,那时我竟能一口气轻松地游上几千米,以至文化大革命开始集训队才解散了。 
         外婆家里养了几只雪白的兔子、两只红红的眼睛、支楞着长长的耳朵煞是可爱,我时常用菜皮喂它们。外婆对我说今天兔子没吃的了,让我和小伙伴搭道一起外出割些草。我兴冲冲地拿着镰刀与竹蓝出了门,小阿姨关照一个叫娟、的小女孩唤我一起走。娟、与我是同岁的年龄,她长的眉目清秀娇巧玲珑,其父亲是大队的书记,小阿姨说按辈分我得叫他为舅公。小伙伴们一路走一路割草,半个时辰下来小伙伴们的竹蓝里都差不多满了。我的蓝子里只有几把小草。娟、说你怎么光看不割草呀;我努力地寻找着草多的地方刚弯腰下来时,在旁的小伙伴一传身一伸手唰、唰、两下就把青草割掉了-----。夕阳西斜了,小伙伴们的竹蓝子的草都堆满满地岗尖,但我竹蓝里的草连蓝底都没能铺满。我讪讪地向一个叫青、的小男孩说;是否能把他的草匀点给我。清、不屑地摇了摇头,最后来我答应把口琴给他玩半天。小男孩看了我一眼说;我替你割两把吧。唰、唰、唰、地几下就有小半蓝子了。小伙伴们呼唤着准备回家了,青、用镰刀柄勾着竹蓝让我帮他抗上肩。一路上我跟在他背后,不时地伸手从青、的竹蓝里抓把青草放到自己的竹蓝里,娟、看见了抿着嘴偷偷地直笑。 
傍晚时分、夕阳西斜,家家户户在谷场上泼洒些净水,端出桌椅碗筷吃晚饭纳凉了。 
          夏日的夜空、繁星闪烁,田野里不时传来虫鸣啾啾声与青蛙的鼓嘈音。凉风一阵阵佛过树梢,外婆轻轻地拍打着芭蕉扇,驱赶着蚊子。 娟、拨楞着两条小辫子跑来、要和我去捉萤火虫。黑夜里萤火虫一闪一闪地飞舞着很是美丽。娟口中念念有词用扇子一拍萤火虫就掉在地上。我学着娟的样子口中念道;卟咯低、卟咯低、------嘿!那萤火虫竟一点一点的飞下来了,用扇子一拍用萤火虫掉在地上,我赶紧把它们装进小玻璃瓶里,不一会儿就捉了十几个。小玻璃瓶通明透亮。我把它挂在床头的蚊帐上,房间里也亮了,小阿姨把煤油灯也给吹灭了。 
         夜深了,我正睡得迷迷糊糊朦胧中,忽听小阿姨轻声唤我;说是要到河滩上去网鱼,我顿时来了精神。 
         石拱桥边的河滩上四处静悄悄地,月亮明晃晃的挂在上空,皎洁的月光泻河面上闪闪烁烁地泛着银辉。小阿姨让我把手电筒照射在水面上,一群鱼虾慢慢地悠然游来。我心中正暗暗称奇;猛地、只听扑通一声!小阿姨一网打下去了。起网时、望着那银光闪闪、活蹦乱跳的鱼虾,我竟然兴奋地大呼小叫起来了。小阿姨呵斥道;你别嚷嚷沙,鱼虾都吓跑了!------。 
童年时期;外婆家里的快乐幸福的时光,始终在我的记忆之中存在着无限的留恋。 
        六十年代末期;我到江西工作后、就很少去外婆的家了。后来我又调到了苏州一带工作后,才有机会去了无锡、前些年我也去了外婆的家。 
          但事过境迁; 走近了外婆家的乡村,我都认不出来路了。村前几条宽阔的马路上车流不断,一排排新建的房屋、使我绕了几传找才找到了外婆家的老屋。外婆家的老屋现在无人居住,我的两个舅舅和三个阿姨全部在无锡市里安家置业了。老房屋它显得那么矮小陈旧,后面原来堆放杂物的厢房一堵墙似乎要坍了,用了几根木桩支撑住。 
           在村里我徇问到了;外公第二房的财荣娘舅。他热情而客气地招呼着我,彼此叙话一番;说他现在以退休了,原来河对面那些房屋他已经翻建成三层楼房了等等------。 
         临走前,我让财荣娘舅陪同下去了外公外婆的坟墓上。我轻轻地献上鲜花,深深地鞠了三躬,心中默默地叨念外公、外婆、安息吧! 

农历庚寅年、九月、十二日、写于苏州昆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