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童年的记忆;《外婆的家》上篇

10已有 836 次阅读  2013-07-19 06:41   标签童年的记忆 
    •  

             外婆的家在无锡城南郊外的乡村里,一条清澈的小河上有座石砌的拱桥。河滩边的石阶上少许几个村妇,正在淘米、洗菜、时而用棒槌梆、梆、梆地浆洗着衣衫。村前的小土岗上栽种着一排高大的树木,风佛着树叶飒飒地作响。这个小村庄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落霞桥。 
             幼时、母亲牵着我时而去外婆家,母亲是长女、带着外甥回来外婆全家欣然欢喜。外婆是个肤色白净的老太太,她慢声细语笑眯眯地询问着我。而年长我八岁的小阿姨带着我到处去玩耍了。外婆家的房屋很大,二大间堂屋放了几张桌子,进人腰门便是前、后、左、右的厢房。后面一排房屋则堆放一些杂物。在这一大片房屋之中、竟然还有个偌大的天井,里面栽种植一棵茂盛的芭蕉和盛开的鸡冠花。 
             我跟着小阿姨嬉戏到右厢房;看见外公戴着眼镜正在摆弄几架旧的自鸣钟。外公笑呵呵地招呼着我,从柜子上拿了一个黄裱纸包的三角包塞在我的手中,剥开纸看里面竟是几颗红绿颜色的小糖-----。 
             外公穿着一套褚色香云纱,胸口戴上经常挂着一块怀表,几根花白的头发用篦叽梳理的溜光顺滑。他是一个很注重仪表也是很有严威的人。当地的村民都称呼他为春寿先生。听我母亲说外婆家以前是个家镜殷实富裕的人户,外公在解放前置业下一些田地与房产,还开设经营了一家茶馆。在解放前夕只因外公赌钱输掉了一些田地 和房产,已至到解放后;实现田改政策,政府为外婆家划定了上中农的成分。 
             外公共娶了二房老婆,因为赌钱输了田地与房产家业衰落,为此外婆一直耿耿于怀,对于小房的女人采取了不冷不热,少于理睬的态度。外公为了避免家庭矛盾,将把小房的女人安置在河对面的一处房屋里。外公与小房的女人生育了一子,我得称呼他为财荣娘舅,财荣娘舅只比我大一岁。年幼时外婆的家人经常告诫我;不要称呼河对面的婆婆。有一次我偶尔在西厢房处碰到了河对面的婆婆,她正抱着一捆烧火用的麦拮;我脆生生地叫了声“外婆好”!那老太太显然很激动,竟怔了半天用手抚摩着我的脑袋连声说“阿囡、真乖”!她哆嗦着双手从身上摸出了五角钱硬塞在我手中。母亲知道后执意要把五角钱还给她,外婆就说;“既然都已经都给了就不要去还了”。 
             少年时期我正在小学读书,每年学校放暑假时,父母亲就张罗着托人把我带到无锡乡下的外婆家里。那时我们的家就住在上海四川北路那一带,离原来的上海北火车站很近。清晨我背着书包一溜烟就到北火车站了,买一张去无锡的学生的半价火车票只要五角钱,临行前母亲给我几块钱足以可让我在无锡乡下的暑期里开销了。火车一路上走走停停了几个小时,终于到了靠近无锡的一个叫周经巷的小站。从周经巷小火车站到外婆的家大约不足十华里,一路上穿村过桥的,到了大运河边还得乘摆渡船-----。等走到了外婆家已经是户户都炊烟袅袅的晌午时分了。《 待续》

    •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