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扯虎皮拉大旗式的理论与批评写作

20已有 1916 次阅读  2016-04-18 19:43   标签Microsoft  color  style 

梁漱溟



扯虎皮拉大旗式的理论与批评写作


邢千里

----


扯虎皮拉大旗式的理论与批评写作


当下,有两种理论与批评的文章模式在当前的中国最为流行,也最为唬人,所以成为很多批评家乐此不疲、横冲直撞的套路。因此,也让很多年轻的学子纷纷效仿,年纪轻轻地就像扮作成功学者的模样。


这两种写作,一是浓浓的翻译腔,煞有介事而又佶屈聱牙,以己昏昏使人昭昭;二是旁征博引式的堆砌引用,满篇的黑格尔康德尼采叔本华弗洛伊德索绪尔海德格尔贡布里希解构主义接受美学后现代,长长的各种参考文献,中文的外文的白话的文言的历史的社会的文学的艺术的心理的宗教的,煞是吓人。只是拿掉了这许多的引用和注释,竟然几乎看不到几句作者本人的观点和语言。一篇洋洋洒洒的长文瞬间变成了干瘪的小老头。


翻译腔容易识破,也容易招人烦,所以被诟病已久,现在虽然依旧普遍,但市场已大大缩小。而旁征博引、打肿脸充胖子式的堆砌引用,却有愈演愈烈之事,一家人玩的不亦乐乎。




我称之为“扯虎皮拉大旗”。


这种“扯虎皮拉大旗”式的理论与批评文章,由于在形式上与真正需要旁征博引的文章极其相似,所以非耐心看下去不能识别;由于在今天的自我包装、刊物发表、职称评定、成果认定等方面常常畅通无阻,所以大家依然趋之若鹜。


法国的心理学家XXX说过,德国的哲学学家XXX写过,英国的社会学家XXX的观点是……,整篇文章变成了世界心理学哲学社会学大师们的智慧碎片时装秀,设计师的任务就是把它们拼贴缝补成一件炫目的乞丐装。


须知,以西方哲学史为例,就人类追问精神和社会的本质而言,到今天依然没有获得答案。这些学者只是从一个或几个角度提出了具有极大启发意义的的观点,而且,从来也没有那个学者的观点和论著被定义为不容置疑的定论。用这些大师的观点为自己提供凿凿然的支持,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何况,大多数文章并没有超出所引用学者的思考范畴,所以这样的更加毫无意义。


最常见的掩饰就是所谓的当下化,即做出一副以这些大学者的观点诉诸当下问题的姿态。问题是,这些学者们固然没有活在我们所处的时空,不知道我们今天的很多问题和现象,但是今天的我们在理性的探究和现象的洞察方面,又真的比他们走得更远吗?何况,大师智慧的价值正在于超越时空,不拘泥于一时一刻之现象,因而才具有普遍意义。


然后,再起一个装腔作势曲意逢迎的标题,完美。


经常有这样的笑话。文章投出去,被多家刊物和课题委员会大人们拒绝。一咬牙一跺脚,题目上加几个字:“基于……视角的”或“在……视域下”再或“以……为例”。虽然文章只字未改,但从此乾坤逆转,柳暗花明,一路绿灯。走上人生巅峰。


是笑话吗?


是,也不是。


-------------

作者微信公众号:艺术围城 (xingqianli2015)


----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