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琅琊紫金砚钩沉

1已有 2419 次阅读  2013-03-25 23:44   标签style  紫金 

       琅邪紫金硯鈎沉

    

     1957年国家在西安征集一方紫金硯,硯为长方形,长23、宽15.8、厚2.9厘米。硯面大于硯底,四边内敛。硯堂呈长的八角形,水池底部破损成洞,前、左、右三边亦破损。硯背往上隆起,有铭曰:“绍圣四年造紫金石硯”,绍圣四年当为公元(1097)年。

1972年上半年,在《北京后英房元代居住遗址》中说:“除生活用具之外,还发现了很多种属于所谓‘文玩’一类的东西,它们大部分散乱地弃置在主院东挟屋的砖地上。有紫端石风字硯一方,长22.7、宽17.53.9厘米。硯前部有两足,硯池向后倾斜,硯面有明显的墨痕,石质很好。出土時己残破。硯背面阴刻铭文五行,字有残缺,文曰:‘此琅琊紫金石,所囨易得,墨在诸石囗囗囗永囗囗囗,皆以为端囗也。’下面落款为‘元章’二字(1)”。(图版1)考此“元章”学术阶皆认为是宋代大书画家米芾的字号。

米芾(10511107)【宋】自署姓名米或为芊,芾或为黻,字元章,号鹿门居士、襄陽漫士、海嶽外史。世称米南宫。吴人,祖藉太原,后徙湖北襄陽,晚居江苏镇江,建海岳菴。宣和時擢为晝画学博士。天资高邁,人物萧散,好洁成癖。被服效唐人,多蓄奇石。初於無为州有巨石奇醜,芾見大喜,具衣冠拜之,呼之为兄。世号米颠。不能与世俯仰,故从仕数困。书画自成一家。精於鋚別。工诗文,语無蹈袭,奇情險句,清雅绝俗。书为宋代四大家之一。书学羲之,篆宗史籀,隶法师宜官。晚年出入规矩,人争诊玩。嘗对徽宗问,自称:臣书刷字。又自謂善书者只有一筆,我独有四面。徽宗称赏曰:“名下無虚士.。”(2)米芾:“精於鉴裁。遇古器物书画,竭力求取,必得乃已。有宝晉英光集,书画硯诸史”(3                       

《考古》19726期报吿中的紫金硯,应是唐硯无疑。后世为宋徽宗所得,而后赐给米芾,又彼苏轼借去,苏轼临终前曾嘱其子随葬,被米芾索回(4)。又有“米元章捧硯跪請”(5)之载,所记当为此亊。另有米芾《紫金研帖》,纸本,行书。作於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七月後。現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图版2)。琅琊紫金石唐硯,宋代为徽宗赵佶所有,后賜米芾,旋被苏轼借去,死后方还。釋文:“蘇子瞻携我紫金研(通硯)去。嘱其子入棺。吾今得之,不以斂。傅世之物,豈可与清静圆明夲来妙覺真常之性同去入住哉”(6)!米芾《鄉石帖》(图版3)此帖亦名《紫金帖》,行書,纸本,,隨書一则,書其新得右軍鄉石紫金硯之快意。约書於北宋哲宗元符三年(1100)年。釋文:“新得紫金右軍鄉石,力疾書数日也。吾不來,果不復來用此石矣。元章”(7)。米芾:《琅琊紫金硯铭》琅琊紫金硯为米芾復得後,其在硯背部親作铭云:“此琅琊紫金石所鎸,彼易得墨,在诸石之上,自永徽始制硯,然皆以为端,实误也。元章。”(銘文有损),还将此硯流傳过程写入《宝晋英光集》。現藏首都博物舘(8)。

藏在首博的“琅琊紫金石砚”。有人说此石出自临朐,这是个明显的錯误,此“琅琊”是地名,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东巡登琅琊,筑台,立石颂德。从此“琅琊”之名名闻天下。汉承秦制。《汉书。地理志》第六册,1585頁,“琅琊郡”县五十一。不見有“临朐”。【三】师古日:“齐郡已有‘临朐’而‘东莱’又有此县,蓋各以所近为名也。斯类非一。”《后汉书。地理志》笫十二册3459页,“琅琊国”县十一。不見有“临朐”。此书,3475页临胊属齐国。《晋书。地理下》第二册452页琅琊国统县九:开阳、临沂、阳都、缯、即丘、华、费、东安、蒙阴。没有临朐。临胊属东莞郡。因此临胊与琅琊毫无关系,所以不能把“琅琊紫金石砚”说成是“临朐”紫金石硯,况切“此紫金石”还有“右军乡石”之说。学界皆知“琅琊右軍乡”,是大书家王羲之的家乡今临沂。因此有人说“琅琊紫金石”出自临朐无疑是误传。

从前文可知,自宋绍圣四年以降沉沦不見紫金硯。石硯或称研,是中华民族传统的文书工具,其历史悠久。是由生活工具分支而发展来的。山东是齐鲁之邦,东夷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境内自古就有研石出現,我们要发掘继承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让沉沦近千年的紫金石与世人見面。

紫金硯上的砚銘:为“琅琊”紫金石;米芾《鄉石帖》谓:“右軍乡石”紫金硯。“琅琊”、“右軍鄉石”不难看出,有着非常明确的地域概念,出紫金石的地方应是琅琊王羲之鄉里无疑,或诘之曰不是右軍鄉里就不出或不是紫金石。

 

‘《临沂县志》名寺:“红埠寺在城西铁牛嶺上”(10)。笔者多次到红埠寺村调查,据有文化的老年村民讲:“;庙前的坑是釆石形成的,相传早年取硯石,到了明清時都来找鸡血石,这不,現在被填上了”。.在寺庙附近取石制硯的并非一例,青州红絲石硯矿就在寺庙之前、北京最早最大的寺庙叫嘉福寺,民问叫潭柘寺,山上出硯石。硯名叫“潭柘寺石硯。”因此红埠寺,寺庙附近出硯石不是孤证。

顺红埠寺路向北走,看路东居民区地势皆西高东低,则是铁牛嶺向北发脉直至硯台嶺,这一带唐墓较多,北道、角沂等地都出土唐鏡,北道銅鏡直经15.1厘米,重量650克。角沂銅鏡直径11.9厘米,重量700克。(見照片4.5)现藏临沂市博物舘。红埠寺之“埠”谓:“通商的城市:开埠、商埠”(11)。“又笼货物积贩商泊之所”(12)。可見红埠寺在唐代是径济繁荣,文化昌盛的地方。

我的学生孙建军深刻领悟到,“右軍鄉石”则是“石出右軍鄉”无疑!就以睿智的眼光瞄准了“红埠寺的鉄牛嶺一脉的硯台嶺”。思维正确,路总是越走越宽,果然不出所料,在此取到紫金石料,隨磨制成硯拿来我看,确“其色正紫,质抚凝脂,腻如童肤,丝绢茫润,呵气生云,扣之有声”。北京收藏家网名“大港林子”说:“元大都遗址出土的琅琊紫金石硯,硯堂左下角有橘红色圆斑点(图版1)。覌实物更清晰。古人要是和今人开了玩笑怎么办?”这不是开玩笑,紫金石硯,有橘红色斑点很正常,请看我这紫金石硯上也有橘红色斑点(图版6)。紫金石硯的特点均以具备,还要试试下墨如何。孙建軍就和许涛、謝宇等人到原政协副主席刘家骥先生家里,請刘先生试墨,刘先生将砚石把握手中说;:“临沂有这么细腻的石头?”随上楼试墨,刘先主试完墨说:“我当年在首博拓过出土的紫金砚硯铭,编写《临沂书画·诊藏卷》時正好用上。首博紫金硯我是上过手的,此砚材质与其相同,发墨很好,这就是珢琊紫金砚。”

紫金砚石是找到了,但在一坑之内紫色石料也分三六九等。不能把红埠寺的紫石头都说成是紫金石,真正的紫金石料很少,这可能与石料的成因有关。“岩石的形成循环往复。地壳深部的液态岩浆缓慢上升接近地表,形成巨大深成岩体,较小的侵入岩,如岩脉,熔岩流和火山。岩浆在冷凝过程中形成岩浆岩,如花岗岩。地球的运动使岩石上升到地表,受到风化、侵蚀而暴露,在冰川、流水和风的风化侵蚀作用下,岩石破碎成颗粒,被冰川、河流和风搬运,逐渐在湖泊、三角洲和沙漠沉积下来,形成沉积层,或在海洋形成沉积岩,如粘土岩和页岩。大多数沉积物都堆积在大陆架上,有些则被髙密度水流通过海底峡谷搬运沉积到更深的洋底。大規模的造山运动中,在髙温高压作用下,沉积岩和岩浆岩变成变质岩,如片岩和片麻岩。温度和压力进一步升高,则岩石重新熔化,遂完成造岩的一个循环”(13)。变质岩在形成过程在合适温度和庒力下熔入适当有色矿物质和云母才能形成我们所要寻找的紫金石。变质作用,造山运动中,温度和压力把沉积岩和岩浆岩变成变质岩。岩浆的原始成分、侵入地壳的方式及冷却速度,都会影响其组成成分和性质,如颗粒大小、晶体形状、矿物成分和整体颜色。云母、和赤跌矿物等都是岩浆岩组成部分,经定量分析还有方解石,方解石是一种碳酸鈣物,它的晶体形体多种多样,非常漂亮,方解石的色彩因其中含有的杂质不同而变化,如含鉄锰時为浅黄,浅红,褐黑等。矿物成分决定岩石的化学性质。颜色是化学性质的精确指标,反映出某种矿物的含量。因此形成我们所说的“紫金石”的机律很少,因此紫金石弥足珍贵。

四大名硯:端、歙、洮河、澄泥硯,除澄泥硯为陶质外,均为变质岩。《端砚》称之:“石质坚实、幼嫩、细腻、滋润,抚之若婴肤,有坚而柔,细而温,‘质刚而柔’、‘细润如玉’之美称。。。。。。(14)”;徐毅《歙硯辑考》:“凡石质坚必不嫩,润者必多滑,唯有歙硯则嫩而坚,润而不滑,扣之有声,抚之若肤,磨之如峰,兼以纹理灿烂,色拟碧天。。。。。。”;赵希鹄《洞天淸禄集》“除端、歙二石外,惟洮河绿石,北方最贵重。绿如蓝、润如玉。。。。。。”。和“右軍鄉石,紫金硯”有个共同性是都含有利于发墨的绢云母,因此含云母是名砚具有的重要组成含量,云母除发墨外,云母还具有防腐和发光的特点,《太平御览》珍宝部七,云母:《东園祕記》曰:“以云母壅尸则士人不朽,帝冯贵人素国色,亡已十余年,家为賊所发,形貎如故,但令耳盜共奸通之,後捕得之,此贼言贵人棺有数斛云母”。《淮南萬畢術》曰:“云母入地千岁不朽,云毌在足無践棘。”又曰:“汉景帝戍将於广陵掘冡,有人如生,棺中云母厚尺許。”《洛陽宫殿記》曰:“宫中林啇等,观皆云母,置窗里日照之炜炜有光(15)。”“炜炜有光”就是紫金石硯中所含云母,在日光下所产生的“茫润”也就是丝绢光泽。琅琊紫金硯的“茫润”、“得墨”无疑是云母的作用。变质岩在形成过程中熔入的物质直接影响硯石的好坏和笫次,因此米芾硯铭曰:“此琅琊紫金石所镌,彼易得墨,在诸石之上”。可知紫金砚在名砚中的第位。

在红埠寺铁牛嶺一脉硯台嶺发现了紫金石,证明红埠寺村民说红埠寺庙门前釆硯石而成坑不是猜测。也为硯台嶺村正名,村碑上说,村名是以“鸢”而得,那是因为明朝后迁来之居民,不知唐朝在此制硯之夲真,而以“鸢”附会的结果。硯台嶺附近釆石坑,有的确于釆硯石有关。总之是名石出在名地,米芾所说:“石軍鄉石”名不虚傳。

前文记述诸多寺庙附近多有硯石矿坑,与寺庙僧人取硯石抄写经卷有关。由于僧人终日抄写经卷,后来成为大书法家的也不乏其人,书法大师怀素就是一例。唐朝是佛教流行的极盛時代,居于统治地位的剝削阶级要利用宗教做工具,竭力扶植,优礼僧道,兴建寺覌。唐贞覌年为战陣处立寺詔:有隋失道,九服沸腾。朕亲總元戎,致茲明罰,誓牧登陑,曾无宁岁,其有桀犬,婴此湯羅,銜鬚義愤,终乎握节,各徇所奉,咸有可嘉,日往月来,逝川斯远,雖復项籍放命,封树纪於丘坟,鮑信捐生,丹素著於圆象,猶恐九泉之下,尚淪鼎鑊,八难之间,永纏冰炭,湫然疚怀,用忘兴寝,所以树其福田,济其營魄,可以建義以来交兵之处,为義士凶徒殒身戎陣者,各建寺刹,招延胜侣,望法鼓所振,变炎火於青莲,清梵所聞,易苦海於甘露,所司足量定处所,并立寺名,支配僧徒,及修院宇,具为亊条以闻,称朕矜哀之意也,仍命虞世南、李百藥、禇遂良、颜师古、岑文杰、許敬宗、朱子奢等为碑铭以纪功业也(16)。

唐朝皇帝下绍为義士凶徒殒身戎陣者,各建寺刹,并立寺名,支配僧徒,及修院宇,让有名的文学家、历史学家、大书法家,虞世南、李百藥、褚遂良、颜师古等为有功业的僧人、寺庙树碑立傅。皇帝对取经有功者玄奘更是敬重有加,唐太宗得知玄奘取经回来的消息立即下道手令,表示欢迎。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太宗亲自写了一篇《大唐三藏圣教序》纪念他的西行取经。太子李冶(即高宗)为他造了慈恩寺,作为他譯经的工作埸所(17)。可見唐朝统诒者对佛教的尊祟和重视。《雁塔圣教序》亦称《慈恩寺圣教序》禇遂良书丹,永徽四年(653)立。此碑分两部分,前部《大唐三藏圣教序》由唐太宗撰文。后部《述三藏圣教序》由高宗撰文。禇遂良等大书法家为寺庙抄写经卷、传播经文的僧人树碑立傳。京都西安与地方寺庙的佛教文化交流日趋频繁,因此红埠寺僧人将紫金硯带到西安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为皇家书丹点名索取紫金砚也有可能,总之在西安征集到紫金石硯是情理之中的亊情。在佛教极盛的唐代,僧人为抄写经传需要砚石,他们大多是硯石的发现、发掘和传播者.

 

1978年在北京举办鲁硯展览之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石可先生、姜书璞先生,让弟子和硯石爱好者调查发掘紫金硯石,孙建軍不负众望终于在今临沂王義之故郷兰山区境内,找到了琅琊紫金石原矿并釆集了紫金石随以“紫金石舍”为号。

1《北京后英房元代遗址》《考古》19726期。

2摘录于《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1985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3摘录臧励和等编《中国人名大辞典》中华民国十六年商务印书舘。

4米芾《宝晉英光集》。

5宋何邃《春渚記闻》。

6山东省临沂政协文史资料委員会编《临沂书画。典藏卷》2006年大中华文华出版社。

76.

86.

9   10《临沂县志》第二册卷四一卷六民国二十四年版。。  11《汉语大词典》1900年汊语大词典出版社。

12《康熙字典》2002年汉语大詞典出版社。

13(英)克里斯。佩兰特《岩石与矿物》2007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4王禹翰谝著《书法常识》201012月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万卷出版公司。

15《太平御览》第四册卷八0八珍宝部七云毌1985年中华书局影印。

16(唐)徐竖等著《初学记》笫三册卷二十三寺第八1962年中华书局出版。

17沈起炜著《隋唐史话》上册1963年中国青年出版社。

临沂市博物舘执笔李玉亭。摄影李斌。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