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顾凯之的极致人生》张炳瑞香文

已有 19 次阅读  2019-11-06 08:16

顾恺之的极致人生

                       张炳瑞香/

   翻开中国美术史,顾恺之的名字赫然醒目,他是中国绘画史上最早的理论家和留有画迹的大画家,也是我国人物画中左右历代风气的大宗师了.他约生于东晋穆帝司马聃初年,距现在已是一千六百多年了.在绘画史上他是六朝时代的杰出者.直如永夜中一颗晶莹璀璨的明星,到现在还可见其灿烂光彩,辉映着祖国的画坛.

   顾恺之,字长康,生于晋陵的无锡.顾恺之的生平事迹,古迹上记载的不多,其中可以凭信的,就是散见于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檀道鸾的<续晋阳秋>;丘渊之的<文章录>许嵩的<建康实录>以及<晋史>的中兴等.其次就是集录于<晋书.文苑传>中的<顾恺之本传>.在画史方面,就是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宣和画谱>几种.

   顾恺之是现在的江苏无锡人,顾氏,原为江南显族,<无锡顾氏宗谱>:恺之的父亲,名悦之,字君叔,曾为杨州别驾,即刺史,历尚书右丞;祖父名毗,字子治,在康帝时为散骑常侍,曾祖父等也都在吴晋做大官.可以说他是在名门阀阅中长成的.他在小时候,聪颖有才气,博览群书,擅长文学,工诗赋,多艺能,美书法,尤妙绘画.然顾恺之素性率真,通脱,好矜夸,工谐谑,并带有痴呆的意趣.因此当时的人,称他有三绝.<晋书.顾恺之本传>也说:俗传恺之有三绝:才绝.画绝.痴绝.所说才绝方面:是对顾恺之的聪颖,多才气,擅文学,多艺能而说的.所说画绝方面:是对他的擅长绘画而说的.所说痴绝方面:是对他的慧黠与好矜夸,工谐谑而说的.

    顾恺之的才绝:顾恺之聪颖博学,擅长文辞,他所著的<顾恺之文集>虽已失传,但其中的精彩片章,仍多为后人所传诵.而遗留到现在的,尚有<虎丘山序>,<风赋>,<冰赋>,<观涛赋>,<筝赋>,<四时诗>.<四时诗>”: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杨明辉,冬岭秀孤松.足见顾恺之在文学上的一斑.

我国的书法,自汉代的蔡邕,三国的钟繇以后,已成为与绘画并立的艺术品,到了两晋,尤习成风,书家辈出,为我国书法的最高峰时代.顾恺之恰好生长在这个时代,凭他的聪明才气,造成他对书法的研究与成功.当时与王羲之,王献之齐名的书法大家羊欣,常常与他讨论书法.顾恺之是沉醉于文学艺术的人,不论写作诗文书画,或讨论诗文书画,总是把他全副的体力精神放在诗文书画里面.他对诗学与书画的自信与爱好已达到了一种忘我的高境界.

顾恺之的痴绝:对顾恺之痴绝的事例,可分为:好谐谑,率真通脱,痴黠,好矜夸四项.<世说新语>:顾长康作殷荆州参军,请假还东,尔时例不会布帆,顾恺之苦求之,乃得发.至破冢,遭风大败,作笺云:"地名破冢,真破冢而出,行人安稳,布帆无恙”.行至荆州,人问他会稽山川之状:恺之云:"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茏,若云兴霞蔚.<晋书,顾恺之本传>记载:"桓温引恺之为大司马参军,甚见亲昵.桓温对顾恺之亲昵的理由,自然是因他有才能,并有通脱,诙谐等的态度.而顾恺之也以桓温为相见者,甚为倚重.故他拜桓温墓时有:"山崩溟海竭,鱼鸟将何依"的诗句.不作史学家,道德家等成败的论断,全从亲昵,倚重的感情上出发.而当时的一般人,也知道他做人的态度,因为他好诙谐,当时和他接触的人都喜欢他,愿意和他接触.<世说新

>:顾恺之食甘蔗,先食尾,人问所以,恺之云:渐至佳境.这是顾恺之率真通脱的事例.桓玄在当时是个权倾内外的人物,窃取恺之厨中所心爱的绘画,这自然是出于桓玄的贪心,而非戏弄,如要寻根究底,必会弄成僵局,不如顺势装呆为妙.恺之说:"妙画通灵,变化而去,如人之登仙.这就是恺之慧黠之点.

   顾恺之的画绝:顾恺之原为多才多艺的人,而尤以擅长绘画为特出.各旧籍上,对他绘画的记载也较多.顾恺之的绘画作品,遗留到现在的,只有<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列女图>,

   <世说新语>:顾长康画裴叔则,颊上益三毛,人问其故.顾曰”:裴楷,隽朗有识具,此正是识具,看画者寻之,如有神明,殊胜未安时.”<世说新语>又说:顾长康画人,或数年不点目睛.人问其故.顾曰:四体妍蚩,本无阙少,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这是顾恺之关于画绝的事例.

顾恺之画师于卫协,远师曹不兴,.曹不兴,吴人,世称江南画家之祖.谢赫说:恺之古画皆略,至协始精,六法颇为兼善,虽不备该形似,而妙有气韵,凌跨群雄,旷代绝笔,在天下曹不兴下,张墨,等上.

在顾恺之绘画成就上而说:似得对象的神明,如负有日月所有的光辉.以顾恺之的天才说:"是独立无偶的杰出者,自苍生以来未所有.在顾恺之的绘画运思上说:"思侔造化,襟灵莫测,凝思遐想,妙悟自然.而达到"离形去知,物我两忘的境地..在顾恺之画面的表达上说:"天然绝伦,神气飘然在烟霄之上.

以上是历代评论家对顾恺之绘画的评论.

东晋王朝,继八王之乱以后,仅保有江南半壁之地.他的政权几全依赖于豪门贵族的均势维持.在平时的时候,豪门权贵间的斗争,原是非常的惨烈.如桓玄,殷仲堪的情况,就是当时的实例.托迹于权贵豪门下的幕僚食客等等,周旋于这种斗争之间,也自然不能不心怀戒惧,以求生命的安全.顾恺之竟凭他阀阅门第的出身,和他三绝的特点,故能在年轻时,就被桓温大司马引为参军,亦深被眷接.自然也就是顾恺之凭他三绝的特点,得以清客或谈助之士的姿态,周旋于当时的豪门贵族以及胜流名士之间.这自然是顾恺之沉醉于艺术文学,淡于名利地位,痴黠参半,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以达到他艺术最高的成就.那么世人评顾恺之的痴,实非真痴,评他的黠,确是真黠了.而他的所以痴所以黠,也就是因为他终身沉醉于艺术上的缘故.不能不说这是一种极致的人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