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浮沉之间的脚步声

8已有 1388 次阅读  2013-04-15 16:04   标签浮沉    脚步声 

       斟酌良久,也细细品味了这一路来我创作的这些作品们。像每一位画家一样,我将她们自己的作品视为我的珍宝,因为她们就像一道道印记一样,客观而真实地记录着只属于了我自己的艺术道路!

       我始终认为,环境与细节是确定定格作品一幅画面最重要的核心元素。开放性的视野,把控严格的画面的距离感和延伸感,都使,我得以将自己置身于我所描绘的这些物象之中。无论是我以前创作的作品《暴风雨即将来临》或者是《静谧》,还是现在的《休市》以及或《栖息》,都是我将各种我曾看见过的、记忆中的片段一点点一点点地呈现在画布上的结果;换句话说,我将一个隐形的“我”藏在了画面之中。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观者在观看我的作品时,才总会产生有一种很强烈的地“代入感”。,因为有一个隐形的“我”藏在画面之中。许多人都声称能读出这些作品中的“静”,然而我个人对 尽管我相信我个人对 “静”这个字的体会也许比他们更深。我所追求的是一种空灵般的安静,在创作过程中,我把整个人都扩散到画面中去,起初还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到后来则是静到忽略了自己的存在,真正达到一种心无旁骛如止水一般的安静。

       生活中的我是个念旧并且长情的人,对于一些流逝的事物往往不能释怀,所以在色彩方面,我偏爱灰色系。众所周知,每一种颜色都有自己的情绪,我经过反复的着色、刮、擦,制造出一种失真的痕迹和肌理,让这种深沉一直沉淀到骨子里去,那么透出来的必定会是感怀已久的那份情感。对于技法上的这种细腻,我是不厌其烦的我总是不厌其烦地追求,有时甚至会让自己完全置身于这些色调之中,将自己的所有的感官放至最大,用这种极其苛刻的方式来对待自己,迫使自己将这些矛盾与冲突在自我挤压的极限处释放出来——,释放在画面上。对于画面布局而在画面布局方面,我则选择张弛有度的安排,在开阔的视野和颜色的情绪上形成对比使开阔的视野与颜色的情绪形成对比,不再将这些压抑和紧绷的色调拘束于狭小的空间中,反而要将它们放回到自然中去,制造形成一种绘画情感的蔓延和渗透。

       我一直在寻找一种富于理性顺理成章的创作初衷,不要那种一腔激情却无的放矢的遗憾,也不要那种禁锢思维后的机械式操作,但这种心手不一理性意愿与实在行为间的细微差异令我在自省时总是难免尴尬地尴尬,和由之而来的压力也一直让我感到惴惴不安,但幸运的是,我于在07年创作的《静谧》时,开始缓解这种情绪已经开始逐渐缓解。当自己的技法更纯熟,并能更好的贴合内部情感的时候,我越来越清晰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由此。往后的创作中,我并不急于将整幅作品的创作情感完全的倾泻而出,而是先定出画面的基调与结构,然后再逐渐将作品情感注入到画面上。本身本来我所创作的作品,就大多是处于一片宁静之中的,所谓“润物无声”,也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

       我的创作环境十分单纯,同时我还花了近十年的时间磨练我的绘画技术,也一直在寻求如何将这种技术与个人感情进行有机结合,当这些都不再是问题的时候,我所面临的就是更严峻的时刻了。一直以风景画擅长的我,在09年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中所展出的则是一幅描绘静物的作品——《盟誓》。我的视角一下子被拉回到室内,空间感与画面层次的收束感让我开始在静物的布局上下功夫,在用色上也与以往形成强烈对比,画面的明暗关系也更为突出。如果说之前我的风景画是为了让观者融入其中的话,那我的静物画则是为了供让人端至面前细细端详。我一直在尝试着突破自我,通过静物绘画、人物绘画这些绘画题材的转变来不断探索,这在外界看来也许有悖于我一向的内敛含蓄之风,但对我来说,这才是我绘画生涯的重要转折。许多艺术家都有一种居安思危的执念,他们不停地给自己制造难题,然后再解决难题,周而复始,而我认为这才是艺术的魅力之所在。

       一直以来,我都习惯确定目标后,头也不回的扎进去,用手、用眼、用心去记录那些触动我的事物,我会用很长一段时间将它们嚼烂、消化,然后转化成养分。这种种过程中的艰辛与折磨使我不忍回首,但回过头细细品味时,我却发现这些经历都是绝好并且绝无仅有的资源。作为艺术家,我不求自己我的每一步都走得的掷地有声,只但愿浮沉之间,我依然能秉持这份从容不迫、和求知若渴的心性,与君一同静候佳音!

 
                                                                                文:王卓 口述,车雪婷 (武汉K11展览部策展人) 整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