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苍蝇”让央美美术馆露馅

41已有 2663 次阅读  2013-10-29 13:00

“苍蝇”让央美美术馆露馅

 

天乙

 

中国特色之一,就是一些貌似没有价值的事情变得特别具有价值,一些有价值的事情变得特别没有价值。

华伟华在央美美术馆安迪·沃霍尔展览开幕式现场释放了上万只苍蝇,因主办方报警而被警方带走的事件,似乎已经风平浪静的时候,爱较真的苏坚同志不主张大而化之不了了之,提议将这个行为提请批评家年会鉴定,厘清这个行为属于艺术问题、学术问题还是治安法律问题。苏坚同志的想法很好。

首先看看网上反应。

不解:

@顾振清(知名策展人):转发打问号,表示不解。

牛逼:

@刘化童(《艺术世界》编辑)【苍蝇占领美术馆】央美美术馆的沃霍尔展,先是密密麻麻的人,然后是密密麻麻的苍蝇,再然后密密麻麻的人散了,最后只剩下密密麻麻的苍蝇。据说是美国领事馆某文化官员讲话时,有人释放了成千上万只苍蝇,现场已有人报警。这比占领华尔街牛逼多了。 

恶心坏了:

@陈美味(观众)下午跟同学去央美美术馆看安迪沃霍尔的展览,然后!!开幕式上有个穿白西装的人扔了好几包苍蝇!就在我身边炸开密密麻麻的!下图为淡定的朋友照的照片,有一包苍蝇没散开。大部分人都跑出去了,恶心坏了啊啊啊啊啊啊。后来看展览时手机还掉地上了摔坏了,垃圾三星T.T农历上也没写今天不宜出行啊

太过份:

@安然莲动(网友)央美沃霍尔展开幕式进行时有人恶意放苍蝇,打断开幕式。央美人戏称“行为艺术”。至今没听说有人为此事负责。放苍蝇此举太过分了,不但对央美造成不好的影响,也影响美国艺术界人士对中国的看法。另外央美也掉以轻心了,上次博伊斯展也出现类似情况,估计没追究,才给肆意妄为的人机会了。 

最精彩:

@姚汉是颗毛栗子(观众)央美安迪展览最精彩的事情,大概就是馆里大概飞了10万只苍蝇吧。

@韩丽哩哩哩(观众) 我靠!这是现场行为吗?苍蝇主体剧场,三百六十度环形复眼世界观。

太浅薄:

艺术家@李易纹微信发图同时说:如果有人承认这是个作品,那也太浅薄真白!人家博伊斯玩社会雕塑是什么年代啊?【注1

我以为,除了苏坚同志的意见,还应该在司法层面将这个行为弄个水落石出。

按理说,警察仅仅对涉嫌刑事犯罪的行为作出反应,而涉及民事的社会行为,基本上都属于自诉案件直接诉至法院参与民事诉讼(当然,在中国特色司法的优越性越来越强的当下也不是绝对的,警方直接介入民事或经济纠纷的事情已不新鲜)。这是第一,但是,中国人习惯于什么事情都报警,警察什么事情都得管,所以,先把放苍蝇的人抓起来限制其人身自由,再收集证据治罪,这个在中国很普通。第二,华伟华如果涉嫌刑事犯罪或者治安违法,必须有几个必要条件,最起码有违法犯罪故意,有实际的侵害后果。从犯罪故意来看,我个人以为并不存在故意,因为他的行为目的是完成一件艺术作品,选择了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和语境实施一件与之紧密相关甚至浑然一体的行为作品,根本目的是完成行为而非侵害公共或私人利益,也就是说,他不是以释放苍蝇叮咬在场人员或者通过苍蝇释放病毒等等。从后果来看,现场并没有发生具体的侵害后果,至少没有人反映受到苍蝇的叮咬或者其他侵害,最大的侵害估计就是暂时中断了开幕式。如果这种行为可以报警并且被带走,极端地讲,谁在公共场合放个屁也可以报警。

央美美术馆主办的这个展览,貌似一次重要的当代艺术活动,是介绍安迪沃霍的作品,很前卫很进步很积极很高端大气上档次,殊不知,他们明白告诉观众的是,他们正在开一个会,开一个事关国际影响、事关国家形象、事关能量正负、事关道路正邪的会,在这样的会场,居然有人放苍蝇,撇开苍蝇这种恶心的丑陋动物的象征意义不说,即使在一个悠闲的空间里突然蹿出成千上万只苍蝇,其嗡嗡声烦人、其构成叮咬威胁甚至实施叮咬行为、其病毒传播等等直接危害,很显然扰乱公共秩序,危害公共安全,大处说甚至还有更加耸人听闻的罪名。这个逻辑下来,人们会发现,安迪沃霍尔也好,艺术学术也罢,已经不存在,展览现场已经演变成了一个政治现场,公务现场,公共现场。

到目前为止,除了当事者,央美美术馆的这次展览本身的意义已经让位给华伟华,这是非常愚蠢的。如果在华伟华实施放苍蝇行为后,出席开幕式的人不作鸟兽散,坦然完成简短的开幕式,甚至为此兴奋,将开幕式办得更精彩更活跃更具有沃霍尔精神,那不是更能体现这次展览的宗旨吗?很遗憾,主事者没有这样的艺术精神,更没有这样的心理能力和艺术品格,你不肯定华伟华的作品也罢了,但是你连法条都不查一下律师也不咨询一下,报哪门子警呢?看看沃霍尔美术馆馆长埃里克夏纳先生的态度【注2】,难道就不觉得“咱们这儿”艺术的极端虚伪和肤浅?沃霍尔要在世,必定会因为其作品有此遭遇而感到羞愧。

令人极其纳闷儿的是,这个行为发生以后,鲜见有主流的、权威的、学科的艺术家和理论家批评家对此发表意见,这种最中国特色的现象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意见,要么认为微不足道,要么认为事不关己。因此,我怀疑央美美术馆主办这样的展览有没有听从“内心”的指引,艺术界研究和探索前沿艺术有没有最基本的精神基础。被神秘化和神圣化、圈子化的当下艺术敢于拿到艺术圈子、击鼓传花的交易圈子以外去,见见公众、见见非艺术范畴的研究与实践成果吗?有底气把当下艺术做到大众化、社会化和通俗化吗?表示“恶心坏了”的“基友”如果是央美学生,我太能理解了。

华伟华放苍蝇让央美美术馆露馅。

 

【注1】见《安迪-沃霍尔央美首展投放苍蝇者华伟华被警方带走》北京书画交易网

http://www.sh1188.com/news-4065.html

【注2】华伟华完成了行为作品后,沃霍尔美术馆馆长埃里克夏纳先生面带笑容说:“看到中国的艺术家朋友在这里做了他的作品,我们感觉到就好像沃霍尔回来了” !

 http://www.sh1188.com/news-4065.html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7 个评论)

 37 12
  • ffflumin 2013-11-02 01:10
    看到过报道。感觉也没什么。
    放苍蝇应该从三个方面看:
    1,华伟华要是做作品。这是他个人的事。有人喜欢,有人厌恶,也有人不感兴趣。都正常。
    2,现场观众会有各种反应,也正常。各自心态不同。如果有人认为侵犯了自己,完全可以报警。如果有人动了手,也是可以理解范围。没有任何人能强迫任何人。
    3,美院报警,说明美院认为自己被侵害了。谁也替代不了它。毕竟后期打扫消毒要很大成本。这些和学术无关。尤其是华伟华的作品和美院没关。
        所以,这事还真的不好说。社会民事关系和学术关系两回事。
        最近警察很强势,有替代法院之嫌。但是这事儿和王功权和新快报是两回事。民事的,刑事的和治安的要区分开。报警了,警察不来是失职。
  • 华海镜 2013-11-02 13:05
  • 美国周光真 2013-11-02 13:57
    有图片吗?
  • 第一个漂泊者 2013-11-02 17:08
    一件好的艺术品能够给予人们一种倾向于幸福感的刺激,这种刺激是人们所需要的,符合人的目的性的,因此是好的,是有价值的。一种堕落行为也很刺激人,但因为激起人们的不是幸福感,而是恶心感,与人的目的性相悖,那就是不好的,没有价值的。
    从上述文字看,放苍蝇引起了恐慌,甚至一度中断了开幕式,引起主办方报警,那还是艺术行为吗?显然是堕落行为!
    此文还举出“放屁”一说,作为该行为主办方报警不合理的证明,实在是强词夺理。此文忽略了合理性与非合理性一意,放个屁显然具有合理性,因为这是符合人的一般生活经验,但现场拉大便就不合理,因为违背了常识。
  • 海的老人 2013-11-02 22:04
    这个人放苍蝇大概有两个象征意义:
    1,中央美术学院的展览如苍蝇。
    2,安迪·沃霍尔展览就是苍蝇。
  • 朱庆 2013-11-02 22:55
    第一个漂泊者: 一件好的艺术品能够给予人们一种倾向于幸福感的刺激,这种刺激是人们所需要的,符合人的目的性的,因此是好的,是有价值的。一种堕落行为也很刺激人,但因为激起
    "一件好的艺术品能够给予人们一种倾向于幸福感的刺激,"真的吗?那你如何能理解艺术丑?如何界定堕落和幸福?你有定义权?苍井空的影像引起你的勃起,你将定性为什么样的刺激?
  • 李福林 2013-11-03 10:34
    谁对“苍蝇”负责?谁为“苍蝇”买单? 为什么要释放“苍蝇”而不怒放鲜花?

    ......很多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但是,反过来又觉得没有必要去思考!这是为什么?这里面的是是与非非,谁能道得清楚,说得明了?治安罢,作品也罢!抓,有抓的道理,放有放的理由。最后,他出了名,关我什么事!

    一切都由它自生自灭去吧!
    还好他不是扔下狗屎,洒下他的尿尿......

    我想:艺术家,自己伤了脑筋的结果,最好,要能让大家都开心!
    (搞得大家不开心,只有他开心,有什么意思啊)
    这应该才是我们做好事情的美好愿望......

  • 李福林 2013-11-03 10:54
    补充:如果有人自作聪明的自称弄懂了艺术,那么就请给艺术下个定义——如果真的聪明,这简单的一步就是走不了。所以,对古典艺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终极意义断然定论是件不自量力的事,至少是不够聪明的事。如此说,并不败坏兴致,多少大哲学家都是怀抱一堆没说清楚的概念遗憾离世而去。只要是与人类精神相关的事物,基本上都难定义,艺术难道会例外?


    (以上摘自https://blog.artron.net/space-51474-do-blog-id-1144501.html)
    -----

    刚刚看到的文字,作为一些补充,发这里,我觉得:恰到好处......
  • 刘国寅 2013-11-03 16:05
  • 第一个漂泊者 2013-11-03 16:27
    朱庆: "一件好的艺术品能够给予人们一种倾向于幸福感的刺激,"真的吗?那你如何能理解艺术丑?如何界定堕落和幸福?你有定义权?苍井空的影像引起你的勃起,
    你只要弄懂我说的符合“人的目的性”的含义,你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当然,没有深厚的哲学功底是很难理解的。
    一切行为只要符合人类的目的,都是能够激起幸福感的刺激!否则就是堕落的刺激!
    补充一句,艺术的目的论是美,那么“艺术丑”的衡量标准自然也是美,如果“艺术丑”给予人们的是丑感而不是美感,那么这件“艺术品”的存在意义就是在否定自身。这是基本的美学原理,你发出这样的疑问,让我很吃惊!
    “定义权”,这个词用得很外行而荒唐!这里不是讨论权利与权力问题,你扯得太远了。既是权利与权力问题,那么在思想观念形态里,任何人都有权利与权力,你也有。
    “苍井空的影像引起你的勃起”,这句话说得更加离谱,“勃起”只是你的个人经验,你却把个人经验当作普遍经验来使用,这是起码的逻辑知识,但你却出错,很不应该!
  • 朱庆 2013-11-03 18:56
    您的意思是自己的哲学功底深厚喽?我承认自己哲学功底浅,但很怀疑您的"深厚",因为一个"合目的性"就值得您如此自豪,还以为别人都不懂。
        我的意思是,艺术可以挑起人的各种感受和感觉,很难用一个“幸福感”来概括。您非要说崇高、艺术丑等是拐了弯的幸福感,我看费劲。
        您说:“苍井空的影像引起你的勃起”,这句话说得更加离谱,“勃起”只是你的个人经验,你却把个人经验当作普遍经验来使用,这是起码的逻辑知识,但你却出错,很不应该!
      我说:是我不对,看了苍井空自己有反应是个人经验,没想到像您这样功力深厚的会没有任何反应,这么起码的逻辑知识,但我却出错,很不应该!不过此时想起鲁迅说过,弗洛伊德这家伙不受中国人欢迎,因为他居然把人一视同仁了,认为性冲动是所有人做事的原动力,这让我邦的道貌岸然的老夫子和一身正气的官爷情何以堪?
  • 世界伟人 2013-11-03 21:11
    文笔炼格调,诗词可雕龙.天地贵独有,艺术尊无双.
  • 韩石书画博客 2013-11-03 22:56
    有意思!很好玩!哈哈
  • 天乙 2013-11-03 23:49
    韩石书画博客: 有意思!很好玩!哈哈
    哈哈
  • 天乙 2013-11-03 23:50
    世界伟人: 文笔炼格调,诗词可雕龙.天地贵独有,艺术尊无双.
    这回的确露馅啦。
  • 天乙 2013-11-03 23:52
    ffflumin: 看到过报道。感觉也没什么。
    放苍蝇应该从三个方面看:
    1,华伟华要是做作品。这是他个人的事。有人喜欢,有人厌恶,也有人不感兴趣。都正常。
    2,现场观众会有
    报案这个行为的确让当事人露馅了。
  • 天乙 2013-11-03 23:53
    美国周光真: 有图片吗?
    有。网上也能搜到,嫌麻烦就不发了。
  • 天乙 2013-11-03 23:55
    第一个漂泊者: 一件好的艺术品能够给予人们一种倾向于幸福感的刺激,这种刺激是人们所需要的,符合人的目的性的,因此是好的,是有价值的。一种堕落行为也很刺激人,但因为激起
    在彼时彼地的特殊语境中,实施这样一个行为,恐怕是不可与扰乱秩序之类相联系的。放屁一说是基于某种特定情境的。假如有人在公共场所如地铁车厢里大便,人们会不会选择报警?
  • 天乙 2013-11-03 23:56
    海的老人: 这个人放苍蝇大概有两个象征意义:
    1,中央美术学院的展览如苍蝇。
    2,安迪·沃霍尔展览就是苍蝇。
    作品得另说。这里仅仅就报案讨论一下。
  • 天乙 2013-11-03 23:58
    李福林: 谁对“苍蝇”负责?谁为“苍蝇”买单? 为什么要释放“苍蝇”而不怒放鲜花?

    ......很多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但是,反过来又觉得没有必要去思考!这是为什么
    央美美术馆那个活动的艺术意义荡然无存,与官家举办的多如牛毛的活动没有两样。艺术,在这时只不过是一个幌子。
  • 天乙 2013-11-03 23:58
    李福林: 补充:如果有人自作聪明的自称弄懂了艺术,那么就请给艺术下个定义——如果真的聪明,这简单的一步就是走不了。所以,对古典艺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终极意义
    没错。
  • 第一个漂泊者 2013-11-04 11:28
    天乙: 在彼时彼地的特殊语境中,实施这样一个行为,恐怕是不可与扰乱秩序之类相联系的。放屁一说是基于某种特定情境的。假如有人在公共场所如地铁车厢里大便,人们会不
    能促使主办方报警的行为,起码说明了一个道理,放苍蝇的行为刺激程度极高,达到了让主办方无法自控,只能求助警方控制场面寻求自保的消极应对。这是个事实,无论是否喜欢主办方的做法,是否赞成放苍蝇的行为。人们的态度似乎应该围绕这个事实去分析才可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都按自己的价值观去理解,那么最后等于无所谓对错,因为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一样。
    “放屁一说”也正是基于特定环境才觉得举例不恰当。
    “假如有人在公共场所如地铁车厢里大便,人们会不会选择报警?”这个假设也过于牵强,说明不了问题。当有人作出不符合常理的行为时,人们做出的反应会千差万别,这是由人性的差异性决定的,各种反应都有强道理支持,因此不能简单的断言某种反应的对错。
  • 南珀亓 2013-11-04 13:50
    第一个漂泊者: 能促使主办方报警的行为,起码说明了一个道理,放苍蝇的行为刺激程度极高,达到了让主办方无法自控,只能求助警方控制场面寻求自保的消极应对。这是个事实,无论
    .....好奇葩的人
  • 第一个漂泊者 2013-11-04 14:27
    朱庆: 您的意思是自己的哲学功底深厚喽?我承认自己哲学功底浅,但很怀疑您的"深厚",因为一个"合目的性"就值得您如此自豪,还以为别人都不懂。
    从你的文字看,你很自以为是,好把个人的感觉或理解强加于人。

    比如,我没说我个人哲学功底如何深厚,但你却认为我自以为可能深厚,并且还臆断我很自豪,断言我“还以为别人都不懂”。这你就不够厚道了!因为我既没有说我个人哲学功底深厚,也没有说我很自豪,更没有说别人不懂“目的性”,这都是你硬塞给我的。

    通过以上你的回复,我还真怀疑你哲学功底不够深厚了!且理解不了“人的目的性”,“幸福感”等概念为何物。

    更匪夷所思的是,你仍然还把个人感受强加给所有人,比如,你看了“勃起”,那是你个人的事情,你怎么可以认为其他人都会与你一样的反应呢?你如果学过美学的话,你应该知道审美主体的差异,对审美结果的影响?
  • 千年甴曱 2013-11-04 16:33
    朱庆: "一件好的艺术品能够给予人们一种倾向于幸福感的刺激,"真的吗?那你如何能理解艺术丑?如何界定堕落和幸福?你有定义权?苍井空的影像引起你的勃起,
    "苍井空的影像引起你的勃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鄙视小人!
  • 朱庆 2013-11-04 18:05
    第一个漂泊者: 从你的文字看,你很自以为是,好把个人的感觉或理解强加于人。

    比如,我没说我个人哲学功底如何深厚,但你却认为我自以为可能深厚,并且还臆断我很自豪,断言我
    您真是太厚道了,还一点不自以为是,楷模、偶像!
  • 华伟华是理性的,飞行动力学家肯定认为苍蝇的飞行机动能力很好,美食家认为经过改良苍蝇和蛆可以作为未来餐桌的美食,行为艺术家认为苍蝇能很好表现行为艺术的讽刺意味,
  • 第一个漂泊者 2013-11-04 20:47
    朱庆: 您真是太厚道了,还一点不自以为是,楷模、偶像!
    你很逗!这时的你很可爱!交流愉快!
  • 王门走卒 2013-11-04 21:40
    为何要放苍蝇而不是蜜蜂或是蝴蝶?说明苍蝇有某种隐喻,这种隐喻与画展有何关联?有谁看出来?至少姓华的自己知道。既然周围无人理解,那么他的行为就属于无聊,就像俺们在看精神病患者的自说自话。
  • 朱庆 2013-11-05 00:03
    第一个漂泊者: 你很逗!这时的你很可爱!交流愉快!
    我看是你很逗!我在下班车上用手机随便挖苦你两句,你还得意了。
         从一开始你对天乙老师的评论,我就看你处处下结论式的评语,那不是一般的自以为是,完全地居高临下的感觉,哪有厚道可言?你要是不给我下结论,我还懒得说你,就事论道也就罢了。
        我有没有哲学功底不重要,你陈述关于事情观点即可,没必要搞品头论足和人身攻击。这是我不喜欢你的原因。我虽不才,也能知道你的底细,知道幸福感算哪门子哲学术语。
        你强调的个人差异性固然有,那是不是还有人类的共同性?共性之外当然还有例外,比如看到苍井空的影像艺术之类,十个男人里面总有七八个像我一样有反应,而可能有一个对此毫无兴趣,他只对同性感兴趣,也可能有一个身体没反应,因为他叫杨伟。你如果强调差异性,那艺术更应该是多样而包容的,你的不适并不代表别人没有幸福感。中国的正人君子们认为看av是堕落,欧洲人和日本人可能认为是合目的性的。
       简而言之,你的艺术观还是那传统美学那一套来批评当代艺术,以古典审美为核心价值的标准来衡量以社会批判为核心的当代艺术。建议读一读法兰克福学派的理论再说。
 37 12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