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与戴海宁聊聊逻辑

15已有 1471 次阅读  2013-10-30 22:43   标签center  color  style  方正  海宁 

与戴海宁聊聊逻辑

——兼议中国当代艺术衰竭与否

 

天 乙

 

   说话办事都需要讲究逻辑,如果不符合逻辑,一般说来不可信,看到不合逻辑的事或者听到不合逻辑的话,每个人心里都会隐隐不畅,生出些许“抵触”情绪。

戴海宁同志的《外篇:“柏拉图的幽灵”——关于艺术批评的一些思考》【注1】,思维活跃,信息量大,不仅有现实艺术状态的分析,更有从柏拉图、康德、亚里士多德、黑格尔、海德格尔到佛洛依德的相关论述或者方法回顾,酣畅淋漓且朴实柔和。戴同志在文中对我的一句话【注2】做了发散式分析和批评,现就有关逻辑问题简要说明一下。

我说“(当代艺术)衰不衰,主要看给人类贡献了什么而不是看给市场贡献了什么”——戴同志说“……天乙说的这个因果关系,不对,是这个说法本身,我却不能苟同”。

即便是凭直觉,也不会认为“主要看给人类贡献了什么而不是看给市场贡献了什么”与“衰不衰”之间构成因果关系。从逻辑上讲,我在明确肯定当代艺术存在“衰竭”现象之后,具体陈述了我衡量“衰不衰”的主要(并非唯一)标准,这个主要标准就是“看给人类贡献了什么而不是看给市场贡献了什么”。换句话说,衡量“衰不衰”,主要看给人类艺术的贡献而不是看给艺术市场的贡献。在我看来,艺术是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族群精神文化重要的、特殊的体现,它承载的是这个群体的独立自由程度、判断标准、价值观体系、思维理性与开放程度以及心智水平等,如果这些水平和程度处于下降或者停滞状态,不管艺术市场多么热闹,它也不会对人类艺术贡献什么。基于这样的逻辑,我认为中国当代艺术说不上“不衰”,只要我们针对这个具体的问题而不采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思维方式,我相信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戴同志是怎样不小心把“看给人类贡献了什么而不是看给市场贡献了什么”当做“衰不衰”的原因的,的确不是太明白。在戴同志的文章中对这一点并没有做翔实的论述,没有阐明二者之间是如何构成因果关系的,这里,就没有办法做具体的分析了。

实际上,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族群某个时代的艺术是否进步,是否发展,关键看是否对人类艺术有某些贡献,也就是说,看是否给人类艺术提供了具有文化和精神价值的补充,而不是看实现了多少销售。譬如我们自己生产了大量的笔记本电脑,甚至大量销往欧美等地,但是不能说我们对人类笔记本电脑领域做了贡献,我们生产了大量的汽车、家电产品,但是不能说我们在人类汽车领域、家电领域做出了贡献,原因是我们并没有为这些领域贡献积极、进步的价值,无非是制造了并无新意的若干产品。人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判断,有时候就犯了这样的错误,认为我们的当代艺术从上个世纪末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引起世界“关注”,进而掀起国内当代艺术交易、投资高潮,“天价”作品层出不穷,成交纪录频繁刷新,因而当代艺术不仅没有衰退而且是大大的进步,大大的兴旺,大大的发达,且发展后劲强大,发展动力威猛。很显然,这样的判断是不切实际的,至少没有抓住最关键的东西。我一直认为,这三十多年中国艺术所以受到世界关注,“新面貌”和“新机遇”是最主要的原因。一方面,虽然精神气质和文化品格上没有本质的改变,但是艺术的形式、样式的确与之前大不一样;另一方面,这种新面貌无疑给国际艺术投资者提供了一个重大机会,如果国际艺术投资机构或投资人深刻了解中国人的心态,那么,这种新面貌的确可以成为一种可以利用的绝佳投资机会——事实证明这种情形是很有现实性的。

回过头再看戴同志对中国山河及中国当代艺术高度赞赏。他看到“气魄宏伟的《雅典学派》,《传世纪》的组画,让人的心一下子飞突出了展览厅的狭隘,飞到了‘祖国大好河山’的华山或是黄山山巅”【注3】。第一次看到罗中立的《父亲》,“在(展厅)二楼楼梯口的拐角处,猛然一抬头,撞上了罗中立那幅巨大的《父亲》头像。那一下,浑身一机灵,先是目瞪口呆,继而血脉喷张,联想浮翩,天摇地动,……这些都是废话。那种感觉,没有经历过的,是没有办法体会的”【4】。对戴同志的这些徵状,我倒一点儿不觉得诧异,因为有太多的中国人一旦生活在他国,就会表达对中国的深深眷恋,甚至会极端地、毫不犹豫地赞美中国的任何事物,“民族主义”倾向尤其明显,而且似乎理所当然,天经地义。譬如一大批电影明星虽然主动成了外国人,但是成了外国人之后反而更加心系中国,念念不忘为中国的电影事业做贡献,再如一大批高官富豪尽管家人移居海外却仍然不遗余力地批判海外的种种邪恶,因而我认为这是一种必然性,一种规律。体制内媒体也喜欢拿这种现象教育国民——你看人家身在异国的同胞以亲身经历证明“咱们这儿”无比优越,现身说法,不可不信。至于其中缘由,我估计,除了他们的确认为中国、中国的一切事物包括中国当代艺术“非常优秀”以外,或许多多少少存在身处异域自然生成的某些感知差异——不敢确定。

戴同志对《父亲》的反应,我不敢肯定中国内地人百分之百都没有,但是我敢肯定一部分人没有,即便有,也未必有那么强烈。这些年,不少人喜欢拿《父亲》和一批明星艺术家(研究员、院士、委员)耳熟能详的作品做例子,以证明中国当代艺术的成就,同时也划定当代艺术史的线条。没错,当初我看到《父亲》的时候也为之一振,甚至短时间“瞠目结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冷静想想,症结在于:一方面,当时正值中国 “文革” 刚刚结束,正处于思想解放运动兴起、反思传统文化风头正猛的时期,当时的一批年轻人有味是所谓文化人经常因为一些文章(如戴晴的某篇文章)、绘画(如《父亲》)、小说(如《伸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电视片(如《河殇》)等激动不已,观看《父亲》,一下子就会被作品呈现出来的历史人文痕迹吸引、触动。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方面,当时虽然“文革”结束,但是并未完全走出“文革”根深蒂固的文化艺术思维,甚至“红光亮”、“高大全”的烙印尚未完全消褪,看到《父亲》这样的写实主义作品,自然特别冲击,仅仅“真实”这一点就让人十分喜欢,这种感觉尽管程度上不如戴同志“夸张”,但是震撼肯定是事实。至于《父亲》是否对人类艺术做出了贡献,当时会认为这是人类最好的艺术作品,随着时间推移,随着文化艺术信息量逐步增大,慢慢觉得《父亲》尚未达到那样的高度。至于后来主要以批判文革为主要方向的作品特别是一批明星艺术家的扛鼎之作,真正令人感兴趣的是到那时为止中国绝无仅有的艺术形式,感觉有点儿像当年金观涛编译的一套现代文化小书,让人惊奇,好多人深感自己“不知有汉”。所以说,这样一些作品,真正让大家“激动不已”的是某种并没有创建性的形式(后来人们都了解了作品的出处,这种激动就具有了另外的滋味),而作品的实体观念或者对所批判的“文革”现象具有特别而明确观念指向的东西却几乎空缺,从某种程度说,这些作品本质上与否定“文革”的官方意识形态高度吻合。这也是后来有人认为这一批明星艺术家纷纷皈依体制不存在“招安”问题的根源,认为“无安可招”,就是基于这样的理由。这样讲,并没有否定他们成就的意思,既有中国社会背景的因素,也有他们生活经历和知识结构的局限。

戴同志在议论人类先还是自己先的问题时,说“对人类做贡献”的说法有“阶级斗争”意识,有“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的意识倾向【注5】。

我不知道戴同志怎么会把那句话理解为解放人类、解放自己之类。“给人类贡献了什么”仅仅是衡量“衰不衰”的一种参照,并没有主张每个人都去为人类做贡献,更没有主张为人类做贡献就是解放全人类。按照戴同志的理解,我说“为市场贡献了什么”就是消灭资本主义建立共产主义?戴同志的思维方式看来还停留在某一个阶段,容易“敏感”,容易“附会”,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自己思想观念和认识水平很先进的时候,总认为内地同胞都还在“文革”状态没有升级更新。因此,把一句毫不搭界的话阐释到“阶级斗争”的范畴,这应该是理解上的偏差和逻辑上的问题,没有议论的必要。我猜测,大概是“人类”俩字儿惹的祸。

倒是戴先生着力论述的“到底是人类先还是自己先”【注6】多少有些思考意义。从戴先生接下来的论述看,它所论述的“先后”问题是个人的生活态度、目标、方式问题,也就是说,作为个人怎样生活,怎样处理利益关系,包括个人首先满足什么,其次是什么,再次是什么,没有任何问题。个人努力未必首先想到或者专门指向“为人类做贡献”,我相信,不管是莫奈、毕加索、杜尚、沃霍还是盖茨,都不是首先计划给人类做贡献才创作作品或者开发计算机技术的,为人类做贡献与个人生活目标完全是两码事。为人类做贡献是事后的实际结果而非个人计划。

至于戴同志“为市场做贡献就是为人类做贡献”【注7】的观点,其实也不具备讨论价值。如果不设定讨论的前提和限定问题的边界,掉进辩证唯物主义陷阱,戴同志的论点是成立的。因为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世界万事万物都是相互联系的,不是孤立的,不要说“为艺术市场做贡献”至少让一些国外国内机构、资本家特别是一大批国内投资者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我相信不少投资者至今仍手握“经典”待价而沽),反过来支持了人类艺术事业,即使画家租工作室、购买画材、生活起居,都是为人类做贡献,戴先生所说的首先为自己然后为家人接着为朋友的顺序,实际上也是为人类做贡献。认为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包括写下一些文字都是为人类做贡献。市场贡献也是为人类做贡献——这些知识我们比较熟悉,是否具有议论的意义,答案应该是很清楚的。

 文字稍多了一些。就此结束。

 

                           2013.10.4.重庆南岸

 

【注1】:见http://blog.artintern.net/article/375998

【注2】我在戴海宁《武大郎开店》文后评论:“衰竭是肯定的,但是不仅在今天,应该有好几十年了吧?衰不衰,主要看给人类贡献了什么而不是看给市场贡献了什么”。

【注3】、【注4】、【注5】、【注6】、【注7】见戴海宁《外篇:“柏拉图的幽灵”——关于艺术批评的一些思考》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