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古玩城沦陷

57已有 11759 次阅读  2013-04-25 13:07   标签古玩城 
  古玩城沦陷

引子

 

北京古玩城上午十点准时营业。AB两座装饰着古典元素的大楼对峙于东三环两侧。东三环向北伸入北京CBD中心,与国贸咫尺之遥。这也象征着古玩文化和现代商业的密切关联。一上午这里的停车位上空空荡荡,只有几个戴着红色袖标的保安,围着大楼转圈。12点以前,进入大楼的顾客不超过15个人。三个貌似旅游者的女孩,一个来自阿富汗的玉石商人,一对带着孩子的年轻夫妇在挨家兜售古玩,一个神情迷惘的斜挎书包的男子,以及四个闲逛着的福建人和一个坐在休息凳上的藏族僧侣,这些人共同之处是什么也没买。

北京古玩城的上级单位是首都旅游集团,这是一家涵盖餐饮、酒店、交通、旅行社的综合性国有企业。大楼一层的柜台摆放着旅游纪念品:翡翠、玉石、珍珠项链……柜台上有一块铜牌标示着:消费者可以向商家索取鉴定证书。

二层商铺展示了古玩世界的林林总总:铜器、玉器、瓷器、书画、古董钟……以及文化大革命时期毛主席像、少数民族的服装、马鞍、家具。只有很少的货品用贴纸标有价格。

三层店铺中有几家文物公司、几家海外回流文物交易中心、代售机构和古玩城的办公室,一副机关气息。四层显得更阴郁些,缺少招揽生意的热络,装修都显得有些乏味。从楼上往下看,电梯安静地运行着,上面没有人。商铺名字和牌匾充满祥瑞之气,但店主们只是在喝茶、打扑克、上网,不到玻璃天窗上的颜色发暗,一天的经营结束,店主早已鱼贯而出。这景象已经重复了一年多了。

 

北京古玩城南侧,有一幢气势更宏伟的天雅古玩城,西北是潘家园古玩市场。这一路上还有三处新挖的工地,都是在建中的古玩城。亮马国际古玩城201210月迁了新址,自去年10月到今年3月,众多商铺一笔交易都没有,这一现象正在业界引其恐慌,尽管交了一年房租,有些商户仍割肉离场,每月1万的租金,和装修一新的铺面被抛在那里。

李广琪躺在10平米的小店里,被感冒折磨的有些疲倦。他突然对谈话中使用的一个夸张词汇发生了兴趣。“你说的那个词是什么,血洗古玩城?对,就是血洗古玩城。”近5年来,古玩城项目在全国四处开花。福建、大连、湖南、西安都刷新记录,每年都有更大规模的古玩市场在豪华地段落成。(给出数据)“伴随着古玩城项目的进入鼎盛时期,古玩行当已经玩完。”李广琪说,“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这个判断来自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更多人认为这个市场蓬勃向上,罔顾一批业内弥漫的悲观论调,大搞重复建设。这就像围城。李广琪是古玩城“老八家”之一,在北京古玩城30年浪淘沙里留下的最后一家。2008年《雾里看花》剧组请他当顾问,帮助创作者认识古玩行业的内幕。但这一次,他自己也在观望,现实剧情会走向何处。

 

 

                         1、劲松旅馆

 

当代中国古玩市场有其明确的起点可循——文化大革命。1966年,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掀起了破坏传统文化的运动。大规模、长时间、毫无阻拦的破坏,对两千年的文物发动了灭绝性的打击。10年之后,这个古国变成了一个极其苍白乏味的土地。文物市场是零。一些社会边缘人盘踞于城市一角,兜着瓷器碎片,尽管这看起来是一堆破烂,但他们执着于它们的出处、工艺和历史,并推动这些碎片发展成文化复苏的力量。中华大历史的物质形态,赋予这些碎片以一股动力,开始互相寻找。

劲松旧货市场里聚集了马未都、李广琪、刘化北这些初中小学文化程度的社会边缘人。李广琪回忆道,“当时院子里弄了点铁皮房,一家二、三百块一个月,来经营这些旧货。”这种举动是和社会潮流完全相反的。人们对古玩仍然避之不及,马未都也深有独步江湖的感慨,那是“在电影散场的时候,我开始进电影院了”的状态。“所有的人都往外走的时候,我一个人往里走,就显得特别不合群。”

由于佛像是四旧,全部拉到铜厂化成铜、瓷器都砸了、字画也都烧了。因而市场上木器、家具多一些。瓷器、铜佛像几乎都是零。

30年前的劲松旧货市场,是保障社会再就业的一个小田地,并未有规划,社会上既没有货源,也没有顾客,更无法形成商品价格体系。起步时期的混乱可想而知,“大家见什么都比较新,见什么都可以买。”有一天,一个老外在市场里转悠,看到人们烧的是煤炉子,把乏煤捡出来,换上新煤,火苗扑扑地窜出来。他觉得新奇,开了一百美元的稀世高价。

   1987年到1997年,中国社会对文化审美的渴望,就像慢热的水流,逐渐突破了表层的坚冰,并形成了新气候。90年代的后期,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稳定的市场,继木器家具,出现了瓷器和铜器。一些货源来自国外回流的文物,另一些来自市场转型中的进出口公司、国有企业和文物商店。1980年前后,港、台的藏家在内地能够呼风唤雨,给刘化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家拿出两百万砸古玩,两百万在大陆那是相当值钱了,咱们60卖给人家,人家出价300买了,还觉得便宜。”

   台湾对中国文化的继承线索完整,而且传来了现代收藏观念,300元买下60元的瓷器,今天来看并非厚道,而是懂行和周到。从台湾的角度看,整个中国就是“可捡之漏”,被破坏的文物市场和落后的经济局面空间巨大、动力强劲。以这股复苏力量,迅速把一个市场从地下挖掘了出来。

 

 

  

                           2、潘家园崛起

    1992年,潘家园开始进入视野。初期的100个摊位,摆着自行车座、自行车车把、缝纫机头、小竹椅和少量的字画。潘家园市场日后的名声与规模,得益于附近的一个廉价旅馆:劲松旅馆。劲松旅馆表面简陋,内部有一批战时建造的放空洞,一晚上10元的价格,吸引了外省的商贩。这些人白天把“货”摊在床上,坐等顾客光临,晚上收入纸箱,塞进床底。这些来自各省的普通农民,从农村半买半送收来的瓶瓶罐罐、老钱和铜器,拿到北京后换了钱,养成了文物交易的初级意识,逐渐成为走乡窜壤的特殊职业者。劲松旅馆与潘家园市场联手打破瓶颈,使得中国文物市场中的“货源”问题得到解决,盗墓者开始在全国留下他们的影子。

盗墓大军是一支支流窜在平原上,传递着危险而价值连城的讯息的小团队。他们传习着一套寻找宝藏的技艺:在县志里寻找望族,依据风水和土质知识,在乡野里寻找古墓。1998年,劲松旅馆里一个熟练的盗墓人“一个坑下来,就落了一千来万。”金钱推动这支力量蚕食地下财富,河南、陕西、山东、安徽等地全村村民都吃了盗墓饭,出现了“盗墓经济”。民间文物学者吴树先生推断:30年里,盗墓大军发展约10万人;被盗掘、基建私分境内古墓约200万座以上。中国考古界得到一个定律“十墓九空”。

盗墓者启动了市场,充实着文物货源,并促进当代文物市场第一拨繁荣。但他们是为了贪婪而来,未有远见和规划,于是很快,经济利益超越了农民盗墓者的目标,把文物市场带入了现代化阶段。

 

 

                          3、景德镇复兴

 

1997年,文物市场与中国制造业兴起相遇。个人、作坊、乡镇企业增添了所需的制造能力,文物市场同样如此,它接下了“十墓九空”导致的货源枯竭的挑战。与沿海城市仿造名牌服装和皮鞋并肩,乡村作坊开始仿造历代古玩。景德镇得名于宋朝,在这个新时期,景德镇重显价值,替代潘家园成了古玩界的首都。

50年代景德镇瓷器烧制历经柴窑、煤窑、气窑、电窑数次改变,90年代以气窑和电窑为主。相比过去10%~30%的烧成率,现在的烧制技术已经稳定很多。小至破碎的瓷片,大至完整的瓷品,经过做旧技术,可以再现宋、元、明、清,任何朝代的瓷品。除了制作技术的稳步提高,工业化还意味着从制作到贩卖,景德镇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数量庞大的中低档仿品由商贩运到全国古玩市场。高仿品流向新兴的收藏者群体,或者经过直接管道送往拍卖行。拍出后,高仿者、中间人、投资方三方分成。技艺最精的仿造大师,甚至能分到一半利润。

1991年李广琪在景德镇开办的小作坊,经过苦心孤诣,声意日隆。1996年,李广琪复制出中国清代景德镇炉钧釉的生产技术。1996年,他发表三十多项陶瓷生产研发技术论文,破解了古陶瓷领域多项技术难题。坊间盛传李广琪的高仿瓷,与老货难辨真假。

90年代的文物市场,是景德镇高仿瓷器的天空,昔日和新制的赝品,既登上了国际拍卖会的舞台,又夹带在海外文物回流,出现在国内拍卖市场。

李广琪为正视听,2000年李广琪召开了一个个人专场拍卖会,把自己的高仿瓷都曝了光。“我卖的东西,不会误导它,如果有人认为是老的,我会告诉他是新的。”

景德镇不断提高仿制古瓷的技艺,却恪守它的原则,与以假充真保持着距离。一方面专业分工使它倾向于赚取制作费用;另一方面,一旦生产力释放出来,古玩价值的重心就慢慢向“软件”倾斜:它被做成什么不重要,说它是什么才重要。景德镇的原则变成了包袱,于是景德镇脱离了利益链的核心。

景德镇这一悠远而卓著的瓷器品牌,在吸金十年间,流于庸俗泛滥。

 

 

                       4、古玩城悖论

 

2000年,古玩城地产经济在全国铺开。北京古玩城、天雅古玩城、亮马古玩城在北京三足鼎立。古玩城的势头建立在景德镇的仿制潮上,古玩城的文物数量大增,各种品类的价值都在降格,高仿品数量增多就沦为中档仿品的价格,中档仿品沦为工艺品、工艺品沦为旅游纪念品。纪念品则毫无地方意义,青岛海边的纪念品,与甘肃的旅游区的纪念品都产自温州。尽管古玩城有一定标准以区别文物、旧货、工艺品和艺术品,但鉴别系统全面失灵。

20年来,李广琪一直在做高仿复制品,在圈内名声很大,但心中一直很纠结。“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如果没有人去继承这些古老的文化技艺,中国的一支重要文化传承,就会断。但经营不可以有欺诈的行为,这个就变味了。”在李广琪的店里,一只色泽透亮的青色瓷瓶,标价为7000元。“朋友到我这来买东西,我都讲得很清楚,你觉得好看,你就当一个艺术品去买。去欣赏中国文化里的美。”

北京古玩城大门前镂刻着《行规民约》,业界相约经营中不诱导,不误导,介绍商品要实事求是,不以次充好,不以假乱真。2004年开始,吴树开始调查中国古玩市场,在采访大量第一手资料后,他写出了《谁在收藏中国》、《谁在拍卖中国》和《谁在忽悠中国》等“文物黑皮书”系列,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95%的人用95%的钱买了95%的赝品。

这是2000年到2005年的黄金五年,是假货造就了30年古玩行当的巅峰。古玩的趣味,淹没其中,无法打捞。全国总共建造了千座古玩城。洗脚城、歌舞厅、餐馆都转型成古玩城,金融资本也迅即到来。

在金融资本扫荡一切之前,我们得谈谈古玩业的文化。

造假,是现代商业的一宗罪过,在古玩行当里却是可以宽容的,古玩有非常独特的传统。实际上,真假之学是古玩的恒久乐趣。真与假,使古玩的价值处于两种极端,为这个文人气的爱好,增添了一丝血腥。业内引以为逸事的“捡漏”和“打眼”,挑逗着所有玩家的神经。古玩市场必须接受,是知识、运气、赌性合力促成了市场的活力。这既充实着古玩文化,也构成了古玩法律。北京古玩城副总经理赵亮说,“约束古玩城的是行规民约,如果古玩城交易双方发生纠纷,比如顾客认为这是假货,需要交协会调解。”但他承认,交易双方仍不认可,唯一的约束就是惯例,按惯例古玩交易是不能退货的。“这个行当不会有一个最高仲裁机构。”这个年轻的管理者笑笑,做了个“由他去吧”的手势,他深知这种表面风雅的古玩买卖内含腥风血雨。

 

                        

 

                            5、生死买卖

 

景圆堂位于北京古玩城二层一块显著位置,景圆堂的前任经理,做过北京六十三中的语文老师,也是老革命。事情发生在1997年,老先生甩出28万买了三块翡翠的小插瓶。翡翠上雕着福禄寿,用红木镶起来,煞是漂亮。

翡翠讲究A货,B货和C货三个档次,A货是天然的翡翠;B货对杂质进行了人工清除;C货属于人工上色。75岁的老先生,对到手的宝贝仔细揣摩,半夜里拿着湿毛巾蘸硫酸进行擦洗。一洗,颜色就褪了。古玩城营业时间结束后,老先生也不走,关上门自己品味。五六天里店铺再没开门。儿子从外地赶来,才发现他爸爸没了。

   买了卖,卖了买,买对了就赚,买错了就赔。刘化北从1991年起,在亮马古玩城当学徒,耳闻目睹古玩城里的人非物是。2003年,刘化北自己接下景圆堂,趟入了深水。古玩店铺老板之间经常相互走动,五马换六羊,换一些新奇。一家店里的东西引起了刘化北的兴趣,两人寒暄之间,刘化北发现店主很实在,“老货就说是老货,新货就说是新货。”刘化北要离开的时候,回头问了一件东西。店主回答“你别买了,那是新的。”刘化北说,“既然说是新的,我就喜欢这个新的,你出个价吧。”古玩行当里,话出了口收不回来。“你给我一杆我上去了” 刘化北说,“卖多了钱,你说他黑,卖少了他不舒服,他卖给别人能卖个高价。”。当年刘化北以新货的价钱买下宝贝。货是下午两点成交的,老板在夜里三点时气死了。

    “古玩买卖是什么,买死人卖死人。就是说买一件货买着漏了,能把人家给买死,卖一件货,也能把人家给卖死。”如今刘化北已经拂袖而去,离开了古玩城景圆堂,开始在网络上传播古玩知识。

    古玩鉴别综合了历史、文化、工艺技术和化学知识,理论之外有深厚的市场经验在起作用。马未都称,有些鉴定不是看出来的,是听出来的。有些东西突然出现在市场上,用肉眼鉴别非常困难。但资深的业内人知道从哪里打听,“把景德镇的人问一圈。要是说谁前阵子一直在攻关呢,你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北京古玩城老板们和理论派分成两个阵营,“专家写的书,代表死的知识,书上记载的五条六条,实际上涉及二十条,它根本就没有论述到那个特点。”刘化北说。但如果当了店铺老板,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你只有学好了。你拿的是金钱、面子甚至性命去学。“你不学好古玩,天天有轰炸机来炸你,门口天天有人问你,收货不收货,你开店你是不是做买卖?他来卖货你不敢买,说明你没能耐,这叫开着轰炸机轰你。”

   20年来,刘化北从学徒到老板,天天挨轰炸机轰。“这东西值五千,人家要两千,让你挣三千,你买不买?你买了,没准儿两千变成二百。没准儿又赚三千,你必须懂。”

   古玩城里的店老板们面子事大。买错了不但赔钱还要挨骂。“你卖错了东西,不但顾客骂。古玩城里老板也骂,那孙子把人家蒙了。”

   “在这种骂声当中,必须把眼力练好。你没钱,不丢人,买不起一件货,人家不笑话你,你知道东西好,我可以借你钱,钱不是重要的,重要是你有没有那个眼。”20年从业,刘化北对这个行业点评道:古玩这个行业本不是正当的行业,买死人卖死人,个中有最奸的奸商。实际上这个行业自有他的道德和原则在里面,它的行话和行规,做人和做事,更像一个古老的江湖。行里人恪守惯例,买错都不退换,慢慢就知道,真的玩家玩的是名、德、品,而不是利。

 

                    

                       6、一桌古玩饭

 

    按照刘化北的划分,古玩行里有七个等级:第一级是从鉴宝娱乐节目里培养出的初级爱好者;第二级是有购买能力的新兴买家;三是以此为业的投资者;四是开店为主的业内人;五是重视道义的百年老店和信誉玩家;六是领域里有说一不二的威信古玩虫;七是极为认真把古玩玩酸了的文化人。鲁迅、沈从文、邓拓可入第七层境界,以后这一层次几近消失。古玩投机主义、景德镇经济、古玩城经济和收藏娱乐化的倾向,与媒体鼓吹合奏,催生了2000年后的全民收藏时代,使得一二层次的爱好者,如潮水涌现。而真正吃古玩饭的第四层人,裹挟在其中,立足越来越艰难。刘化北推算,“全国的古玩市场,大约能维持到三百个正经古玩店,这桌饭也就300人有饭吃。”

    然而现有的古玩店约7000万,整个市场参与者达到两亿。三百个人的饭,接待了两亿人。“这三百人都是什么人呢?都是五十六十的,比较老实,更不愿意说话的。”刘化北说,“甚至你骂他,他就说有可能我看错了。都是这样的人。”

 他们是1980年到2000年开店的老商户。那时卖货的二、三百人,买货的不过二、三千人,还有国外的百八十人,组成了古玩城最真实的市场。如今,市场膨胀到了两亿人,进行着逆向淘汰,劣币驱逐良币。老货退出,老店关门,老人也正从市场中消失。有些人已经死了,有些人干脆扔了这行。

   古玩城现在变成了工艺品市场。刘化北感慨,现在拿着十块二十块,也花不出去了,压根不值得花。

    江湖已经变了,炒作引领潮流。如今这桌饭上吃得最香的是那些专家。他们身后是中国社会一个狂躁、不受约束的现代力量,投机资本。

   

 

                               7资本入侵

 

    如今,游客在北京古玩城里爬两层,会深感沮丧,琳琅满目的古玩价格不菲,何况有些连价格也讳莫如深。古玩界的水浑,使交易令人生畏。大家走走看看,然后空手离开。真正的交易早已不在这里。

    就在刘化北觉得十块钱都花不出去的时候,中国收藏界进入了亿元时代。2005年,鬼谷子下山元青花大罐的成交价为2.3亿元。2005年以来,海南黄花梨、金丝楠家具、和田玉和翡翠、景泰蓝、瓷器、中国书画轮番飙升。2010年,这一局面到了沸点:一方清乾隆帝御宝题诗太上皇帝白玉圆玺被拍到8500万港元。一件清乾隆御制紫檀雕云龙纹宝座被拍得6400万元。吴冠中的《狮子林》以1.15亿元成交徐悲鸿的写实巨制《巴人汲水图》以1.53亿元落槌;一只乾隆粉彩镂空转心瓶以5.5亿元人民币成交。

这非古玩的凯歌。这是人民币的传奇。

    投机资本有迹可循,它炒作猪肉、大蒜、房地产……资本侵入古玩市场,则是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开局的。2005年后的北京古玩城,开始发生质变,三四层的一些店铺,表面上看去只是乏味和阴郁,游客们与之擦肩而过,其实那里裹藏着可怕的野心和灾祸。

     “2005年以前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李广琪说,“2005年以后,就进入很多的歪门邪道的事了。

古玩城的老商户善于观察。四楼的背后是省级干部、市级干部、各种现太爷。他们感觉这事复杂了。“你又不能不让他在这儿干,他是合法经营,他随便找个什么侄子,起个帐就可以干。”古玩城二层的陈老说,“这些人来钱了,他既不敢搁银行,他也不敢搁家里,他得想办法把这钱洗干净,怎么办,最快的就是倒手个古玩。 我这一举牌,就是几百万,几千万,上亿……几件货就把东西洗干净了,这钱就成了理所应当的收入,这是做古玩生意挣的。”陈老也是从劲松玩到今天的老店家。如今店里只剩下一幅画和几块石头,看得出主人已经无心打理。

洗钱业给古玩城带来了贵人,市场租金一年一个价。2005年后,古玩城的厕所都改成了商铺,一层楼四个厕所,改成两层楼一个厕所。主体楼通风道都架起了钢梁改成商铺。四楼的阴影笼罩了二楼,正经的古玩生意都吃不消了。李广琪离北京古玩城,刘化北盘出景圆堂,陈老什么货也不进了,“我就在等死。”古玩城一进一退。

     业内留下的空白,给投机资本腾开了空间,热钱操纵着媒体和专家,送上了全民收藏的大戏。鉴宝节目制造的初级爱好者和富裕的新兴买家,源源不断进入围城。古玩界还迅速出现了一个新群体,“国宝帮”。他们认为地摊上百分之80都是真品”“汉玉凳是稀世珍宝”“明代司礼太监青花热水瓶是难得的明代永乐青花北京台一槌定音王刚砸的全是真品其中百分之30是精品。总之“遍地都是宝”。国宝帮自称,这种腔调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对古玩市场的批评不利于盛世收藏的发展大局。其实是这些“老哥“自己购买了大量假货,这些言论能够帮他们把接力棒传下去。股市上称之为博傻。全民收藏就像是“诱多”。

国宝帮的论调比较低级,只是古玩城里开了锅的嘈杂声的一支。眼下的争论从道德、法律、学术、权力、制度和各种具体问题上全面展开,有吴树这种学者,有古玩城的店主,和把持前台的专家。

2010年这片风雅市场上,对决着无尽的口水战。专家骂专家的情节精彩入胜,话语权的巧取豪夺已非古玩城这个小世界所能窥见。

90年代初,政府为保就业创造的一片自力更生的小田地,同时是中国文化遗产复苏的一条线索,30年来努力谋求发展,它推动了文化繁荣、拉动了文化经济,也创造了就业。在政府引导开放之初,这都是题中应有之义。它本应发展得更好成为中国文化复苏和繁荣的一个标杆。

 

 

 

 

                           尾声

   

    现在这个古玩艺术品市场何去何从,要有个三五年的洗牌,这个洗的过程,真的是血洗。李广琪说,现在这个店,一个月都卖不了一件货,钱全扔了,每家店都是这样。

你在这干一个月,都不如出去打工。你打工一个月可能挣三千,你在这儿耗一个月,搭时间、搭精力、搭人力物力,最后还得把钱砸进去。”

“因为我干了多少年了,不干干什么呀。”

 

刘化北在网上看到古玩爱好者的QQ群,就加进去了。群里有好多年轻人,他觉得挺高兴,想接触接触古玩里这些新鲜血液。聊了几天,他就发现,他一说实话就挨骂。有人买了一只玉碗,下面落着乾隆官窑字样。他忍不住说了一句实话,就被骂了将近三个月。刘化北一分钟打15个字,骂不过他。自个儿也建个QQ群,主张聊古玩交朋友,群里人慢慢多了起来。有人提议,刘老师何不在此传播一些古玩知识。这就是刘化北现在每天10个小时泡在网上讲古玩的缘由,行里有古玩知识不外传的传统,这些古玩城的老规矩被现代社会全面瓦解。

 

古玩城的常客里,有一个新疆的“老警察”。他买了大约七个亿的假货,有时候这是无所谓的。不时就有人来找他,老马,我这个工厂要批一个地,你看有没有人……听说你有古玩爱好,收藏了很多古玩……多少钱?两百万,行,给你五百万不用找了。

    湖北古玩城一家店主,十来万卖掉一个瓷器。顾客拿去后,找人鉴定,鉴定专家说是假的。一个月后,店主八岁的孩子让人把腿打折了。   

一些老商户把市场转移到了淘宝上,有顾客下单后,包装严实,通过圆通快递送去。成交的多是些单价低的工艺品。   

 

    刘化北在讲课之余,常常发些感慨,譬如说“看到中国很多很多原本善良的人,变成可恶,可恨的人,”这天,他问了一句情绪化的问题,“古玩谁是最可亲的人?”他解释道,这个问句是作家巍巍《谁是最可爱的人》的改写。他想指出一种民族的气节消失了。“每当我在电脑键盘敲打的时候,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总是骂那些我笔下所说的中国鬼子!我从内心里很鄙视这些人,我写了2000多条微博,透这一种怒气和怨气,和一种谴责,和一种责问……盛世收藏:在我的记忆里没有看到文明,更多的是看到肮脏。20133月份,他已经坚持了一半年了。由于学员太少,这个教学已经失去了意义他在QQ群里对学生说,再讲完一节,我也去出门找工作啊,每个月两千块钱都干。

       景德镇做仿古瓷的厂家,也关了三分之二。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 叶公 2013-04-26 10:03
    有见地的----------------叶公
  • Davidyuusa 2013-04-26 11:11
    悲情的行业,呵呵
  • 心静自然凉 2013-04-26 21:14
  • 送拍人 2013-04-26 23:13
    兄台高见!
  • paulpolam 2013-04-27 00:44
    真了解,
  • 宏昌斋主 2013-04-27 16:21
    行里人,看样子摸爬滚打过来的
  • 淡淡长流水 2013-04-27 23:04
    在讲真话。
  • 蜀冈圣喜 2013-04-28 00:08
    拜读!
  • 胡俊强909558 2013-04-28 10:13
    偏激
  • 佛眼鉴藏 2013-04-28 21:33
    中国特色哈.
  • wangxieyong 2013-04-28 23:40
    中国景德镇真是这样吗?一个景德镇人的疑问。
  • 林雨堂 2013-04-29 17:00
    古玩末日
  • 有锂行天下 2013-04-30 01:52
    关键还是人开悟了,大城市鼓捣说书唱戏,遍故事,造电影,卖假货准挣钱。没深厚文明功底,玩不转古玩。开古玩店的五年前就该撤退:天下的傻子越来越少。
  • 有锂行天下 2013-04-30 02:17
    同样是古玩市场。山东江北古玩城。每天几个甚至十几个集装箱古物的进出。那地大部分古玩商宁愿做老普,也不做假货。已经初成全国最大古物批发市场。
  • 景圆堂刘化北 2013-04-30 13:45
    识古不穷,说的是专家,藏古才穷说的真正收藏的人。然而今天是古玩妖孽横行,导致了真正想做生意的人很难做生意,多看看陈湘鹏的文章,是很不错了,如果全中国人都知道这篇文章,就会在买古玩上很理性,理智,古玩的春天就真的会到来。
  • 大李 2013-04-30 18:09
    深入。浅出!
    好文!
  • 景圆堂刘化北 2013-04-30 23:40
    古玩的陷落谁之痛?是全中国有良知的人之痛,抛开古玩行业不说,那个行业是很文明正规,这年头,老实人就该死,没有活路。话是难听点,不行你就走几步古玩正路,看看你是否过的很好?
  • 龙图阁 2013-05-01 10:06
    快死了,撑不下去的,尤其是瓷器...
  • 留云堂 2013-05-03 15:09
    好文章!
  • 历史的长河自有它的轨迹,整个中国目前都在经历痛苦的煎熬。太阳升起的时候要知道黑夜即将来临。直到第一缕阳光把你唤醒
  • ckc531202 2013-05-26 21:13
    好文章,拜读了。
  • gc_zhangying 2013-06-13 04:53
    好文,大作,拜读,令人敬佩!北京古玩城的前身,叫做是,北京民间艺术品旧货市场。一九九零年三月四日,至九二年三月四日,我在市场内,经营一家劲松歺厅。当时市场工商所长是闫书眷,副所长,钟泉。自九二年起,宋建文掌管市场。之后,建起古玩城。而潘家园古玩市场,萌芽于一九八八年,后经营至今。而亮马古玩城,最早在昆仑饭店对面,后迀到凯宾斯基饭店对面,再后迀到,燕莎友谊商城,往东三千米处。后经几次改建,形成今天规模。我家古瓷大部分,买自上述三个地方,可谓,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而自一九九年起,凌晨打着手电进潘家园,已很难买到好东西了。如今,已过十四年,于凌晨有幸看到佳作,即亲切,又熟悉,而感慨万千!向作者致敬,向所有为古玩行业负出了的人们致敬!好人一生幸福平安吧!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