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杨卫:硬镜头与新写实

23已有 1059 次阅读  2013-10-29 14:47

   “硬镜头”原本是一个照相术语,指分辨率极高、精密度极强的摄影。我用这个词作为一个画展的主题,是想借此来概括一种当代写实绘画的倾向。这种绘画虽然手法是写实的,但却迥异于娇饰主义的写实风格,而是把写实作为一种硬邦邦的造型语言,去探讨写实绘画与当代人,以及当代文化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艺术家是把问题意识带到写实绘画中,重新彰显了写实绘画的精神力量与人文价值。

  事实上,写实绘画的出现,本身就与人的问题意识相关联。它作为一种再现对象的手段,不仅反映了人们求真的意识,也蕴含了人们认识自我的诉求。而将写实绘画引入近代中国,更是切中时弊,与救亡与复兴的愿望结合起来,成了思想家和艺术家们解决现实问题的手段。从康有为痛批文人画的自写逸气,到陈独秀疾呼美术革命而取用写实主义,再到徐悲鸿身体力行的实践,写实绘画作为一种移风易俗的工具,被植入近现代以来的中国社会史与艺术史,基本上已经成了力量的代名词。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在“伤痕美术”的基础上,重新出现的写实主义绘画思潮,即是对“五四”前后启蒙文化的一种回应。从陈丹青的《西藏组画》,到丁方的《陕北风情》,都是以文化寻根为目的,通过向西方写实艺术溯源,为变革中的中国注入一种深厚的文化底蕴与雄浑的人文力量。不过,随着后来“乡土绘画”的兴起,这种寻根的深度与求真的力度,被浪漫的抒情方式所取代,再加上市场的裹挟,也就逐渐脱去原来的精神内核,演变成了一种娇情写实主义与乡土风情画。这是丁方等一些艺术家与“乡土绘画”分离,走向表现性绘画的原因,也是“85新潮”文化超越的背景。之后,新潮美术四时迭起,将艺术潮流引向观念更新与形式变化中,就已经完全边缘了写实绘画,使其很大程度上沦为了某种空洞的形式,不是学院化,就是市场化了。

  这个展览,就是在这样一个语境中重提写实绘画的。之所以冠以“新写实”,是想区别于多数人脑子里留下的写实绘画的概念,也即风行于艺术市场上的那种娇情写实主义,来为写实绘画重新正名,或是为写实绘画注入一些新的文化元素。其实,参加这个展览的艺术家不尽然都是以写实绘画闻名的艺术家,比如丁方。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丁方是以塑造画面的厚重感与力量感而著名,常被理论家们誉为表现主义的代表。但在我看来,丁方的表现主义背后,实际上是贯穿了一种深厚的写实主义精神,或者换句话说是写实主义的那种求真意识,坚定了他的表现立场,并支撑着他持续不断的文化寻根,去探索精神启蒙的话题。近年来,丁方开始关注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不仅对其肖像画的结构与造型进行了深入研究,而且还自己研发材质,制作绘画工具,以期最为真实地接近当时的精神风貌,还原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气质。丁方的这种努力,无疑是对八十年代以来启蒙话语的一种深化,也是对写实绘画的溯本清源。他由此找到的一种语言凭证,不仅廓清了不少人对写实绘画的误解,也为中国当代艺术注入了一种更为深层次的文化内涵。

  忻东旺是中国当代新写实油画的代表人物。作为一位从社会底层奋斗出来的艺术家,从河北老家到天津工作再到北京发展,一路向上,忻东旺的视野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弱势群体,没有离开过劳苦大众。这种贴近生活,走进平民的艺术方式,为他的写实油画注入了丰富的人性内涵。而他近乎压迫式的语言方式,以凝重的笔触,坚硬的造型,来聚焦这些边缘人物和他们的生活现场,更使忻东旺的写实油画,获得逼真效果的同时,彰显了底层人民顽强的生命力。如果用“硬镜头”来形容忻东旺的写实油画,我认为再合适不过。因为无论是他的语言方式还是表现内容,都具有强硬的精神气质,能带给我们一种坚实的存在感。另一位画面上具有“硬镜头”气质的艺术家,是工作和生活在广州的范勃。范勃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写实油画的探索,但他的写实油画全然没有修饰的内容,而是直接贴近对象,逼近人的呼吸。与忻东旺关注社会底层不同,范勃的注意力主要是集中在他的生活圈子,即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群体。他常以一种夸张的戏剧化手段来表现这些人物,把他们置于斑驳的背景下,使其透出历史的沧桑感。而他硬朗的语言方式,遒劲有力的笔调,又赋予了这些人物雕塑般的质感。显然,范勃是在为变革中的当代中国人塑像,他着力刻画的那种厚重感与坚实感,与其说是在表现对象,不如说是为他们注入某种精神力量。

  马堡中早在学生时代就给不少人留下了很能画的印象,他那时候的人物画就很强调结构,在边缘线的处理上轮廓分明,具有某种北欧油画的气质。离开中央美院之后,马堡中对历史题材产生了浓厚兴趣,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对中国近现代史的图像挖掘。不过,与许多画历史画的艺术家不同,马堡中对历史的关照,不是依据主流历史观的理解,而是从质疑的角度介入,不断用画笔去还原历史的真相。马堡中的这种历史观,渗透了一种强烈的求真意识。他将这种意识引入自己的绘画语言中,使他的作品轮廓更加清晰,笔触更加肯定,常常带给人一种实实在在的确定性体验。王华祥是“新生代”的代表艺术家之一,早在1991年就举办了题为“近距离”的个人画展,以极为逼真的写实绘画来关照身边事物,导致了艺术潮流的转向。但成名之后的王华祥没有止步于此,而是沿着写实的语言线索不断向历史回溯,进而在欧洲古典主义油画中吸取营养,为自己的写实绘画找到了更为坚实的文化结构与精神基础。近年来,王华祥在创作上不断变异自己的风格,但无论怎么变化,内在的精神结构却是统一的,语言也始终维系着古典写实的风尚,均渗透着王华祥对历史的敬仰,和对现实的关怀。

    在这五位艺术家的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他们的一致性,那就是他们都有一种强烈的真实性诉求。他们把这种求真意识转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使他们的写实性绘画获得了某种精神的凝聚力,从而能够穿透现实的表面,直抵生命问题和文化问题的内核。其实,当代艺术中的写实绘画,早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再现现实的写实绘画了,经过现代艺术对内心的挖掘和想象空间的拓展之后,写实绘画也像表现主义绘画、抽象艺术一样,成了艺术家表达情感,传播思想的一种语言手段。这次参展的五位艺术家,正是从各自不同的文化立场发展出一种写实语言的,他们用这种语言方式来回溯历史,关照现实,反思人生,使他们的艺术均都获得了生命的质感。而他们将这种硬邦邦的质感引入中国当代艺坛,不仅涤荡了多年来盛行的柔靡之风,也为其增添了刚毅的结构与雄伟的力量。                               

                                                                             杨卫 2013.10.10于通州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