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沉痛悼念著名油画家忻东旺老师

105已有 6597 次阅读  2014-01-12 21:23   标签张家口  normal  油画家  style  中国 

    2013年11月2日,在北京798新绎空间举行的“硬镜头——一种新写实绘画”也是忻东旺去世前参加的最后一个展览,成了他艺术展览的绝唱。

    @批评家杨卫:惊闻著名艺术家忻东旺已于今日病逝。去年11月他还参加了我策划的一个展览,当时因身体原因未能参加开幕式,为此他还在电话里向我道歉,不想这成了我最后听到他的声音,而他参加我的那个展览竟也成了他人生最后一个展览......沉重哀悼!愿他一路走好! 

   “硬镜头——一种新写实绘画”新绎忻东旺访谈:现实主义之路 — — 忻东旺访谈录

    新绎:您如何理解本次展览主题“硬镜头”?您的参展作品与主题之间的联系在于哪里?

    忻东旺:我理解展览主题:“硬镜头”的意思是对视觉艺术深刻性的比喻与要求。“镜头”应该不仅指视觉,更应该是心理与思想。我的艺术向来追求视觉中的心理潜在。如果我对这一展览主题没有理解错的话,应该是对应的,只是不能从字意上理解“硬镜头”。

    新绎:如果说艺术表达具有文化价值的内容才是应有的担当,那么您所理解的“文化价值”是什么?

    忻东旺:文化虽然是个大字眼,可却是渗透在社会和生活的细枝末节,我虽然说不准文化的准确概念,但是文化总是隐隐绰绰地存在于我们的身边。我想文化大概是社会在历史演进中人民生产、生活在精神层面的沉淀,其价值是对社会进步与人类思想有所发展和启迪。在历史上无论以什么方式促成这一结果的都可称得上是文化价值,例如国家之间的战争式侵略都有新的文化价值产生。文化价值体现的是一种结果,其怎样的形式都会成为历史的杂质而被遗弃。文化是建构性的,具有繁衍和交融两种形式,唯独排斥倒退和破坏,人类历史上的任何倒退和毁灭都不能归纳于是文化价值。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不是新文化的革新式进步,恰恰是对已有文化的破坏,所以这个“文化”是反文化。但是只要稍有创建性就会形成文化价值,比如“样板戏”就可以成为“文革”时代的文化价值。

    所以在这样意义上,我们艺术家对文化价值的认知与担当是重要的。首要的问题是要建立感受文化的能力,而这一感受力,其实就是思考。因此我们展览主题中的“硬镜头”其实强调的是一种文化思考。

    新绎:汉唐陶俑给了您很多灵感,您也将其应用到了创作之中,同时中国当代现实主义油画以其旺盛的生命力和特有的魅力成为中国当代绘画研究极其重要的课题,请问您是如何看待中国写实油画对西方写实油画的继承和发展的?

    忻东旺: 我不太觉得中国当代现实主义油画有旺盛的生命力,其原因也和“镜头”有关。包括整个写实绘画在内,“镜头”成为我们绘画艺术表达的狭隘繁殖。我想今天中国画写实的画家大概百分之九十都是画“镜头”中的呈现,然而冰冷的“镜头”对绘画最致命的伤害就是它貌似绘画,却不是绘画,而我们在没有对绘画审美具有足够认识的情况下就会“认贼作父”。如果说中国的写实油画对西方油画有继承的话,就应该突破“镜头”,超越“镜头”,那么说发展更是要从中国传统艺术中挖掘我们的艺术“基因”。

    新绎:请问您认为艺术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忻东旺: 艺术是来源于艺术家的思想,艺术家的思想来源于社会,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但是从现象上看似乎并非如此简单,有的艺术作品看似与社会没有联系,其实还是有潜在联系的,一个人哪怕是最荒诞的梦也是社会的“投影”。

 

    2014年1月11日,著名油画家忻东旺先生因癌症去世,享年50岁。消息传开后,艺术界人士纷纷为之震惊和惋惜。作为中国当代新写实油画的优秀代表人物,出生于河北张家口的忻东旺从山西到天津再到北京,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青年画家到获得第十届全国美展的油画金奖,成长与崛起越出了常见的轨道。更让人称道的是,他聚焦于城市的底层与边缘人物,一直直接面对对象,创作出无数鲜活生猛的艺术形象,既体现出社会批判性,亦呈现出浓厚的人文关怀。斯人已去,但是,他作品形象背后所潜藏的生命最本真、最原始的被称为“生猛”的精神品质值得我们细细体会和回味。

    忻东旺:1963 年生于河北省康保县

    现工作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美协会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主要代表作有:《诚 城》、《早点》、《装修》等

主要展览及获奖

2013 “硬镜头- 一种新写实绘画”,新绎空间,中国,北京

“相由心生- 忻东旺艺术作品展”, 中国油画院、清华美院美术馆,中国,北京

2012 “新疆油画中国行”,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展览,中国

“2012 中国油画艺术展”,英国,伦敦

“创意城市 2012 伦敦美术大展”暨“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中国,北京

2011 “艺术家眼中的当代中国 ”,关山月美术馆,中国,深圳

“建党90 周年艺术作品展 ”,国家军事博物馆,中国,北京

“魅力西藏- 纪念西藏和平解放60 周年展 ”,中国

2010 “回到写生- 三代油画家写生作品展”

2009 “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中国,北京 (获奖)

“油画现代性研究展”,中国

“劳动者- 作品展”,马提尼博物馆,瑞士

“中法文化艺术展”

2005 “村民列传- 忻东旺油画作品展”,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举办,中国

2004 “第十届全国美展” (作品《早点》 获金奖)

2003 “北京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北京

2001 “建党八十周年作品展” (作品《武装》 获优秀作品奖)

1999 “第九届全国美展” (作品《远亲》 获铜奖)

1997 “走向新世纪- 中国青年油画展” (作品《适度兴奋》 获奖)

1995 “第三届中国油画年展” (作品《诚 城》 获银奖)

以下作品为《硬镜头-一种新写实油画》忻东旺老师参展作品

朝阳 油画 260X190cm 2013 

《朝阳》 :朝阳总是令万物生机勃勃,驱走黑暗迎来光明。这无论如何也早已是定式的希望符号了。但多少人不得不被凌晨的闹钟惊醒,无可奈何地迎着曙光匆匆汇入地平线下滚滚的车流中。开车出门的人晚一分钟道路上的车队可能就会增加几公里,步行赶地铁的人晚一分钟大气污染物的浓度可能就会增稠几pm2.5。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大都市,可这也是千万青年人追求梦想的大舞台。他们的梦很难在夜里做,白昼成为他们身心俱疲的“战场”。画中的青年便是一位“梦游”在京城的人。从他的神情中我解读到了险胜中的窘情,还有对成功的挑衅。早晨的阳光从他的脸庞掠过,温暖肤色的下面则覆盖着艰辛的阴影。

庄严 油画260cm×190cm 2012

《庄严》 :《金刚经》中有这样一句话:“如来说庄严,实非庄严,是名庄严。”我虽然还不能确悟佛语真谛,但“庄严”这词至打我动笔开始就盘旋于脑际,我怀着庄严地心情画着庄严的老王。老王的庄严是发自对保安职业的理解,我的庄严是心里酸酸的,控制眼泪打转儿的那种。

老王庄严的神情中流露出几分惊惧,而我庄严的心绪却尤如丛林寻径。我努力穿透视觉表象感受表情中的潜在。我希望笔触的方向与节奏编织为捕获精神意趣的“天网”。

    忻东旺是中国当代新写实油画的代表人物。作为一位从社会底层奋斗出来的艺术家,从河北老家到天津工作再到北京发展,一路向上,忻东旺的视野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弱势群体,没有离开过劳苦大众。这种贴近生活,走进平民的艺术方式,为他的写实油画注入了丰富的人性内涵。而他近乎压迫式的语言方式,以凝重的笔触,坚硬的造型,来聚焦这些边缘人物和他们的生活现场,更使忻东旺的写实油画,获得逼真效果的同时,彰显了底层人民顽强的生命力。如果用“硬镜头”来形容忻东旺的写实油画,我认为再合适不过。因为无论是他的语言方式还是表现内容,都具有强硬的精神气质,能带给我们一种坚实的存在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9 个评论)

 49 12
 49 12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