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辛勤传艺 大爱育人——记李训哲老师

1已有 562 次阅读  2016-01-08 16:11   标签center  style 
辛勤传艺 大爱育人——记李训哲老师吴明娣

李训哲老师原任教于江苏省睢宁县实验小学,是一名普通的美术教师,但他在平凡的岗位上为美术教育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那些不同寻常的业绩,在20世纪70年代已渐为人知,后经媒体的报道,在社会上,特别是少儿美术教育界被广为传诵,这里已不需赘述。20世纪7080年代最权威的媒体是报纸,诸如《人民教育》、《文汇报》、《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等都对李训哲老师作了长篇的报道,还被中宣部、教育部、团中央、全国教育总工会邀请赴上海、福建、浙江、江西等地演讲,介绍他教书育人的事迹,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育人无数,成才者多多,桃李满天下。我曾是他所教过的一名小学生,这里只想记述我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记得是1973年,我读小学二年级,在一天下午的美术课上,大家都静静地在图画本画着老师在黑板上布置的作业,李训哲老师走到我的座位旁,低声询问:“你怎么戴眼镜了?”那年月小学生近视眼很少,戴眼镜的孩子被称作4只眼,全校就我一个,眼镜配好了,平时也不戴,实在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才戴上,他好奇,一点也不奇怪。当我怯生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后,他看了一眼我作业本上的画,问了一句:“你喜欢画画吗?想上美术组吗?”我肯定地点了点头。他又说:“你写两个字我看看。”接着我写、他看,只有几秒钟,他说了对我影响深远的话:“明天下午你去美术组吧!”那时候,睢宁实验小学一个年级就有56个班,5个年级(那时小学是5年制)能被选进美术组的加起来也只有一、二十个人。此前我们班只有樊红1人进了美术组,能入选令我倍感荣幸。那时候学校的美术、音乐、体育课外活动小组都是义务教育,培养学生分文不取。从此,直到小学毕业,每天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我与美术组的小伙伴们都在那间挨着音乐教室、面对大榕树的老式平房内跟着李老师学画。美术组时常晚上、星期天也集中学习,在美术组所做的最多的作业是临摹,主要照着连环画(小人书)学画,二、三年级同学多画线描人物类似贺友直所绘的连环画《山乡巨变》中的形象,那时是样板戏流行的时代,很多根据样板戏编绘的“小画书”,我们大都临过。有一本在美术组临摹过的连环画《无产阶级的歌》,描绘《国际歌》作者欧仁·鲍狄埃,是运用素描手法绘制的,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我后来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读近现代中国美术史著作,看到有关汤小铭和这本连环画的评述时就立刻联想起李训哲老师和在睢宁实小美术组学画的场景。美术组所在的旧砖房窗户较小,白天也有点幽暗,窗户射进来的光线不足以照亮室内的每一个角落。晚上,燃亮唯一的小灯泡,光线昏黄,一群小学生围坐在手里举着范画给大家讲解的李老师身旁,他说的什么已不记得,那舒缓柔和的语调犹在回响,仿佛穿越时空。

在美术组,李老师除指导学生临摹,训练造型基本功外,还把不少精力用在辅导学生儿童画创作上,他循循善诱,给那时尚且懵懵懂懂的我们讲授在今天被称作“主旋律”的创作题材,引导学生用心观察生活并加以表现。有几位我很佩服的美术组的学长,他们的儿童画作品入选省级、国家级展览,甚至出国参展、获奖。比我高一年级的樊小平、郁平、翟忱三位同学因成绩突出,随李老师到北京领奖、参观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相关展览,回来后向大家汇报在北京的见闻、谈体会,令师生们羡慕不已。那时能去首都北京是何等荣耀,能去伟大领袖毛主席住的地方,能亲眼见到天安门,对孩子们来说是多么不寻常。因为我们在小学一年级语文课上最先学会写的是:毛主席万岁和我爱北京天安门。最先学会唱的歌是:“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我儿时也曾梦想去北京。(1985年我考上大学,来京第一天,放下行李立即就拉上一位同伴,去看天安门。)樊小平的《都有一颗红亮的心》(画样板戏《红灯记》中的铁梅)、郁萍的《武术表演》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1977年,张琼琼(11岁)、郁萍(12岁)的两幅作品还在全国美展展出。那时我也向他们学习,创作过学雷锋助人为乐的儿童画,因创作水平不行,未被选中参加高层次的展览。当时,曾郁闷过,但大多数在美术组的时光是充实而快乐的。李老师领着我们去写生最好玩,除经常在学校附近及县城里的景点(如烈士陵园)画画外,还到几十里外的农村住下,体验生活,画乡村景色、农民的生产劳动场面。那次去岚山十余天,住在老乡家里,爬岚山(听说此山已因采石而被削平),走村串户、访贫问苦。出门通常多步行,有时路远不通公共汽车,只得骑自行车,我和不少小伙伴都曾坐过李老师自行车的后座。写生画什么,画得好不好,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段时光是多彩的,并且可以用画笔、颜料,涂抹渲染出不拘一格的图画,比起一般同学,我们能够得到更多精神的滋养和陶冶。

那时小孩子浑然不觉,这些在暑假开展的活动都是李老师的额外付出。他组织一帮毛孩子“上山下乡”,要担多大的风险,操多少心,这是日后也做了老师、人到中年的我所发的感慨。

为了搞创作,李老师不仅带着美术组同学“走出去”,还将校外的贫下中农、劳模、英雄等“请进来”,在学校给同学们“忆苦思甜”、忆往昔峥嵘岁月,并作为模特,让大家写生。有一位女英雄在解放前三枪退敌兵的故事很感人,她语言生动,形象也好,适宜入画,李老师就要求我们把这个故事情节画下来。李老师曾辅导高年级的同学在写生画稿的基础上制作她的版画肖像。长期以来,李老师一边指导学生创作儿童画,一边搞木刻,自己操刀,也教部分四、五年级的同学学习版画,木板、刻刀、油墨颜料等工具材料全由他提供。当时我们几位小同学未被允许干这有危险的活,应当是他出于对我等的爱护。因经常观摩他及学长们制作版画,我们自然对木刻版画的工序较熟悉,对版画作品的认识不断提高,也产生了认同感。这应当归功于李老师对学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他在我们这些小学生的心里播下了热爱艺术的种子。我那时候的一个日记本中有一幅版画《蒲公英》插画,我描过、临过多次,它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对它岂止是喜欢,而是有些迷恋。后来读大学得知它是版画名家吴凡先生的大作,还了解到建国后他生活在四川,当2008年我指导的一名来自四川成都的研究生与我讨论毕业论文选题的时候,我建议她做版画家吴凡的个案研究,她接受了这一课题,还回四川多次采访了吴凡的家人,论文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若没有过那段少儿时与版画的情缘,或许我不会有后来的念想和做法。

在李老师的教学生涯中,不知培养了多少学生,有我这样的经历、感受的人一定为数不少,不然他不会有那么多弟子投身于艺术事业。仅目前我所知道的在北京从事美术教育、创作、研究的就有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的陈传席教授、《美术》杂志的尚辉主编、北京画院的郑智威先生,等等。需要提及的是,我能够成为一名美术教育工作者,首先得益于上世纪70年代读小学阶段李训哲老师的美术启蒙教育。因为在那之前,我的父母和亲友中无人从事与美术相关的工作,是李老师将我这样的学生引上美术道路,并且在他的影响下,坚持不懈走到今天。不仅如此,我的弟弟吴明珠也在睢宁实小读书,也喜欢绘画。他是通过选拔进了美术组,与现在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教的王昌景同一年级,得到了李老师的培养、教诲。后来他考入了南京艺术学院,毕业后也从事美术工作,现在经营着自己的广告公司。我们姐弟俩都在美术组度过了童年的时光,会时常忆及当年与李老师相处的岁月,都很庆幸当初遇到了李老师这样的艺术引路人。我的父母亲每当看到当今那些有违师德的现象时,总是感叹:“像那个时代李老师、徐老师那样的老师哪里找啊?那时睢宁实小的老师……多好啊!”的的确确,时下如李训哲老师和我的初中班主任徐永球老师一样超级敬业的老师已较为稀缺。他们不计报酬,无怨无悔,数十年如一日地在平凡的岗位上辛勤地工作,培养一代又一代接班人。

不应忽略的是,在李老师的影响带动下,那时睢宁实小的鲍书璜、李莉等老师也在美术组辅导过我们,协助李老师组织学生参加课外活动。我们曾去睢宁文化馆参观展览、听文化馆的尚连璧等老师讲课。当时睢宁的少儿美术教育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与李训哲老师及其他有事业心、乐于奉献的美术教师、文化干部的付出息息相关。睢宁县的儿童画展办到了中国美术馆,睢宁县的儿童画及小画家频频出国参展,在那个并不十分开放的时代令人瞩目。睢宁县还被文化部命名为“儿童画之乡”。这一切的开拓者、探索者、缔造者,没有被忘记,他们的精神感染着后来人,他们手中的接力棒被传递。

我所供职的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教育专业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有常锐伦、杨景芝、尹少淳等从事少儿美术教育研究的专家,谈到江苏少儿美术教育,对睢宁李训哲老师的做法给予了充分肯定。数年前,尹少淳老师曾去睢宁考察,言及在睢宁的观感,还说起见到我的照片。这使我感慨良多。因为我于1979年离开睢宁去宜兴陶瓷工业学校读中专之后,我的父母工作调动,全家迁居父亲的原籍江宁。1982年夏去睢宁实小美术组看李老师,之后就很少有机会见他。李老师退休后曾被徐州金山桥学校聘请当顾问,2000年金山桥学校学生的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他来北京,我赶去拜见。时隔多年,李老师依然精神饱满地谈艺论教,一如当年。

近些年,虽未能面见李老师,但不时有电话联络,他仍然忙着工作。近来得知他的学生徐州国画院院长高洪啸要为他举办师生作品展,四面八方的弟子纷纷响应,政府有关部门还要为他出一本书,名为《塑造美的心灵》。耄耋老人仍心系原来的工作岗位,经常去学校,关心下一代的成长。他忙并快乐着,我为他感到高兴。

行笔至此,忽然,那首歌的旋律在萦绕,台湾作家三毛作词,齐豫原唱 “那是你心里的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

李老师,您种的桃李,礼赞您,深深地祝福您!

吴明娣

20141113日于京西

花园村

 

作者为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教育委员会委员。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