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黄山汤口》热下的冷思考

14已有 1705 次阅读  2017-12-07 10:15

黄山汤口 
立 轴 设色纸本 171×96 cm
钤 印:黄宾虹、黄山山中人、冰上鸿飞馆
款 识:黄山汤口。三十六峰、天都莲花、前海胜景由汤口入。九十二叟宾虹。


文/书敏

    进入下半年,沉寂一时的国内艺术市场如打鸡血再次昂起头来。这不,外媒张大千为2016年“全球拍卖成交额最高的艺术家”一语落下,北京嘉德就立码上演了一场逆袭大戏,硬生生将“黑色”黄宾虹推到了3.45亿的咋舌天价,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繁荣。然,窃以为,黄宾虹30年前的严重低估、30年后的严重高估都是极不正常的。

    近年来,在学术导引下,黄宾虹从一个被友人“笑为迂阔”,以致“不敢向人轻说理论”乃至于赠送博物馆人家都不屑一顾懒得打开的学者,逐渐成为20世纪中国画四大家之一,一张《黄山汤口》演绎出“当年你对我爱理不理,如今让你高攀不起”的画家传奇,倘若宾翁天灵有知,不喜极而泣才怪呢!我想,任谁摊上这事也不会淡定的,谁让咱也一步跻身了想想就激动的“亿元俱乐部”呢。忽报人间曾“伏虎”,终守云开见月明,天国的虹叟在这一天如愿以偿地看到“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的预言得到印证可以瞑目了!

    的确,古今中外一直有个说法:艺术无价,是说艺术的价值难以衡量,价值连城、富可敌国便是对它最好的解读,“世界上最富有的不是银行家而是收藏家。”之说也便不胫而走。到了当下这个屡放“卫星”的时代,更是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书画作品除了艺术价值、精神价值外,还兼具使用价值、经济价值,形成了独特的、难言的、失衡、撩人的实有价值共同体。世人收藏之风亦是由此愈演愈烈,高烧不退。今天,不谈国外,单论国内。据有关统计表明,近年来,中国百万富豪们将17% 的资产用于珠宝、奢侈品、艺术品等领域,而18.2% 的资金投向艺术品,动辄百万、千万乃至亿万也不厌倦。其中,王健林、许家印、王中军、刘溢谦、严陆根等一众土豪无疑是“有钱就是任性”的典型代表。虽说如此,但余始终认为,艺术品的过度开发、无度“天价”有悖艺术规律及经济规律。因为,它不合乎常理。

    就拿这次的“黄宾虹”来说,想当年“一块钱一张还没人要 ——因为大家不认识。”(许麟庐语),但今天却一飞冲天 ——扶摇直上九万里,不免让人费解。有关报道称,“6月19日晚,中国嘉德2017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黄宾虹《黄山汤口》现场以7200万元起拍,以100万的竞价阶梯交替上至7500万。突然,现场一买家不按节奏出牌,直接叫价1亿元,随后更是以1000万元的竞价阶梯上升。在场内,多位买家之间展开厮杀,呈现一片胶着状态,几近杀红了眼,都怀着志在必得的心态。最终杀至3亿元落槌,加佣金以3.45亿元成交。而在拍卖前,该佳作估价才不过8000万至1.2亿。”客观上,黄宾虹作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开派巨匠,有“千古以来第一的用墨大师”之誉。其画风与丰富多变的笔墨中,蕴涵着深刻的民族文化精神与自然内美的美学取向。他以学问入画,自有一套理论体系和艺术风骨:“我想怎样就怎样,至于你们看不看得懂是另一回事。”也正因黄宾虹作品中蕴含的学问太深了,再加上个人不与俗同的性格使然,使得他的艺术在其生前和身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不被人们理解,赖以成名的以黑、密、厚、重特征见长的作品也不怎么讨人喜欢,以至于在世时其画作无人问津,送人都遭拒绝。就连陆俨少、吴冠中、陆抑非等一众名家对其也并不怎么看好。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只是各花入各眼、各庙各菩萨罢了。即使是现在书画拍卖市场宠儿、早已迈进“亿元俱乐部”的吴冠中,当年不也一样“怀才不遇”。技掩山兮艺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还不是当初对其并不“感冒”且亦无“共鸣”的画坛老乡徐悲鸿直接或间接地“赶”出中央美院,无可奈何地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筑系教授水彩画

    “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在经历了‘文革’对传统的全面否定和批判,‘85新潮’对西方现代绘画的狂热追捧之后,美术界开始冷静地思考传统,回归传统。这时候,大家才发现了黄宾虹的价值”(吕立新语)。可以说,在中国近现代画坛上,黄宾虹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画家。几十年来,黄宾虹的绘画一直受到美术界的广泛关注,并逐渐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影响着当今乃至未来画坛。因此,我们有理由断定并也由衷相信,黄宾虹的艺术世界可能比我们原初想象的还要博大精深。所以,从艺术价值和市场规律看,“黄宾虹”的确值钱,也该值钱,相信最终也会随着对黄宾虹研究的深入以及各地展览及其拍卖专场的推动,拍出的作品价格也一定会达到与其学术价值相符的值钱地步。但即便如此,说句可能会招致业内人士吐槽砸砖的话,值钱就难道一定真如这般值钱?突然间好像坐了火箭筒似的,蹭蹭蹭地往上窜,你说能不招人猜测吗?可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持保留态度。不妨做个假设,现在就是拿出《石渠宝笈》记载的一些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皇家珍藏,也未必会拍出如此高的天价来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钱多人傻非得寻死觅活往里砸那咱可就管不着了。

    “我对这家比德文集团的什么产品并不关心,也不关注他们的销售额,我只关心的,是企业董事长是否读懂了黄宾虹的画,是否真正愿掏3.45亿买下,还只是为了在拍卖场做一次另类宣传?”随手浏览网络关于此事的满天飞新闻,还真是觉得这个拍卖不简单呢。这里不妨再照搬一段原文:“黄宾虹的接盘者是山东潍坊一家电动车企业,总资产约有16亿元,员工有3000人。16亿那是指总资产,不是指现金流,能不能拿出3.45亿来真不好说。这家叫比德文控股集团的企业,原先跟黄宾虹一样默默无闻,现在爆炸式风靡全国,这广告做的比淘宝、京东都牛皮,几百万广告费花的一点不冤”。常言说得好,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我想如若此拍一语成谶,当下的“黄宾虹”只是在市场作用、资本游戏抑或“私人定制”、“醉翁之意”的推动下才显得炙手可热天价屡创,那么,它也就离“收藏富有者,侈谈真赝”不远了。因为,这个拍卖价格已经不再是一幅画的本身价值了,而是附加了许多地球人都知道的、人类已无法阻止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艺术以外、“月亮”之上、心有“千结”的诱因————不只“注水”,还要“作秀”,更得“爆炒”。说到底,艺术家的市场最终还是应该归结到它的学术价值、本来价位、合理价格之上为好。换句话说,严重低价不正常,过度天价亦反常。除此之外,神马都是浮云。

    雾里看花花非花,水中望月月非月。我想,不管最终事实或真相究竟如何,热现象下还须冷思考终归没错,阿门!

             ——书民☆一方海近读《买了3.45亿黄宾虹就能造出10亿国民电动车吗》《黄宾虹的黄山汤口为什么会拍到3.45亿想知道内幕吗》等网文有思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