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在“关于油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研讨会的发言

25已有 3610 次阅读  2009-02-04 14:41

 

    我对油画没有那么悲观,中国人在借鉴、学习西方油画的几十年中和对油画语言探索过程中体验了西方包括古典主义、新古典主义、印象主义、表现主义等诸多的风格和流派。其体验的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中国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逐渐改变了自己对艺术的传统及地域性的认识。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去讨论艺术、关心艺术。而今天武汉美术馆的展览把油画作为展览的切入点,企图反映出继85思潮以后的艺术实验并以此来寻找出湖北籍艺术家在艺术实验中的可能,不过是借油画之名来探讨出油画艺术同中国当代艺术的互动及可能。在我看来这是否显得恰当?这仍是一个问题。

    我想在上个世纪,二战以后西方为什么会把文化艺术,作为政治经济之后的另一种扩张。它不光是国家利益,另外它更是有其艺术自身原因。因此作为载体,传统媒材已经不能承载当下艺术的文化使命。西方艺术家有了两个方面的变动,一是采用新媒材来扩大了媒材的利用范围,从而使艺术的冲击力大大增强这样一来消解了传统媒材的功能。二是在策略上转换了展览的固定模式。用外延来强化艺术的文化内涵,并用精心的设计规划来影响世界文化的发展。另外,现今所谓的文化强国,从不用媒材作为展览类别的划分方式。他们强调的是艺术在全球化体系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只要有效应,什么样的方式他们都应用。所以,我们应该转换一种思路、转换一种策略。从策略上,不要大谈油画在今天的重要性。而应该强调的问题是,如何做一个“立体的艺术家”来尽量完善当下和未来的展览。这次展览有大量艺术家的油画作品画得非常好,而且在展览里显得非常突出。但它只能证明,油画作为艺术表达的媒材有它自己的生命力,它的存在本身不是一个问题,问题在于我们在面对全球化时代来临时,中国的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要做什么样的事来与之对应。在特殊的文化背景和政治场景里是否能派生出有分量的一种东西,一种能够让别人刮目相看的艺术样式,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够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所以我们因该研究,怎样在文化的进程中出彰显出中国艺术家的重要性,而不仅仅思考媒材的未来。为此,我们还应该思考我们的艺术家怎样与文化机构、媒体、批评家产生互动。

     中国油画有没有未来,主要是看它与艺术发展的关系艺术应该是整体的、全方位的,而不仅仅是绘画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西方艺术家适应着完成了自身职能的转换。这就是说艺术家从人类精神的导师变成了人类精神的巫师,这种转换就部分的预示了艺术在未来的可能性。西方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实际上,在寻找文化的拓展性上,我们不要过多的神话艺术的职能,不要觉得艺术有多么的崇高、多么的不得了。我们今天是否是站在一个更为广泛的文化背景里来培养大众对文化的消费习惯和对艺术的亲近。如果我们的油画把还原真实、体味技巧作为艺术的前提,那肯定是有问题的。   

另外我还要说的是要说,中国油画艺术太依赖市场,太依赖体制太适合国情。这也使中国艺术家缺失了一些宝贵的品质和责任。如果不依赖以上这些,我们是否可以培养自己真正的独立性。我想只有艺术家的拥有独立人格才会对油画的生命力产生重要的影响。

    还有一点是,油画有没有未来?我觉得这还是需要艺术家从人们的文化需求去扩展自己的视野,它应该在研究自己的同时,研究文化的转型和城市不断变化的进程。这样才能在更大的范围上影响大众从而与大众产生互动。在这方面,英国、美国、日本都给我们提供了许多值得借鉴的方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 张艺 2009-02-06 18:02
    “另外我还要说的是要说,中国油画艺术太依赖市场,太依赖体制太适合国情。这也使中国艺术家缺失了一些宝贵的品质和责任。如果不依赖以上这些,我们是否可以培养自己真正的独立性。我想只有艺术家的拥有独立人格才会对油画的生命力产生重要的影响。” ---有道理,
  • 巴山虎 2009-02-07 00:44
    博主. 有。有。 有。 关键是先长自个的中气..... 打到xxx, 绞死XXX,,,,,:lol
  • 巴山虎 2009-02-07 18:36
    温家宝也是个傻x 家宝兄到欧洲“窜访”,在英国剑桥被砸个鞋,纯属咎由自取。本来剑桥这种读书人去的地方,不是家宝这样文盲加流氓式的党员应该去的,再说被人砸鞋,享受与自由世界领袖布什的同等待遇,应该高兴的合不拢嘴才是。 砸鞋,如同扔臭鸡蛋,是自由世界世空见惯光明磊落的示威抗议行为,稍微有点修养的政客都会坦然面对悠然处之,稍微有点羞耻的政客也会引以为戒反省知微。唯有共酋首既无修养又没羞耻,才要气急败坏暴哮公堂骂天咒地要死要活。 管他叫傻x,还不是因为他气量狭窄风度荡然,而是他诘诎聱牙语无伦次,居然蹦出一句“这种卑鄙的伎俩阻挡不了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这样令人捧腹的屁话。 据我所知,抗议者是一位欧洲白人,他既没有咒骂中国人的恶习,诸如两面三刀偷鸡摸狗,来损害中国人自尊,也没有耻笑中国的历史,诸如小脚治家太监治国,来掘大家的祖坟,更没有对中国的山水土地历史风情有任何不敬,怎么会“阻挡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 相反,这位白人兄弟,抗议的不是共区小民,而是共党政府,希望家宝的独裁政府早点垮台,共区人民可以早点自由,共区同胞去大英帝国窜访,不必猫在集装箱里再坐闷罐车,可以替英国人民省下很多料理中国偷渡亡命客后事的麻烦,这样同英国人民的友谊岂不更加牢固? 温家宝如果不是**,应该说“这位义士的壮举势将加强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赠送他一个景泰蓝花瓶才对嘛。 傻x的特点之一是喜欢卖弄,家宝这次卖弄的是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共区三十年的所谓改革,靠的是三个掠夺,官吏掠夺平民,城市掠夺农村,沿海掠夺内地,包括温家的共区五百个特权家庭垄断了共区的经济,他老人家突然想起道德和情操,就像卖淫的老**胸前别个特蕾莎大妈的头像,就都是贞女了? 身为无恶不作的共产党人,自己身上流淌著最肮脏的血液,却有脸还理直气壮地要求“企业家身上要流淌著道德的血液”,也不怕别人笑话,不是**是什么? 话说小平同志,虽然是个坏人,很歹毒却不傻,不仅不说温傻那些傻话,而且还有自知之明,知道共匪头目个个都是**,早就规劝他们“不要把人丢到国外去”, 我禁不住感叹,要是小平同志还健在,新一代**,敢这样满世界丢人现眼吗?
  • 天乙 2009-02-07 21:12
    问题在于,中国艺术家直接当起了巫师。估计早晚还得补上导师这一课,否则,做不好巫师的。
  • 折建刚 2009-02-08 09:48
    评5分
  • 子安藏书票 2009-02-09 08:03
    子安欧洲版画藏书票回访
  • 徐唯辛 2009-02-09 09:30
    有艺术家的拥有独立人格才会对油画的生命力产生重要的影响。 :victory: 说得好~
  • 胡世钢 2009-02-09 15:41
    元宵佳节快乐!!
  • jiangshanblog 2009-02-19 23:04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 田太权 2009-04-29 23:43
    艺术只有影响大众从而与大众产生互动,艺术才有生命力和影响力。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当今艺术怎样才能成为影响和提升社会的一种精神力量。
  • hwl-0534 2009-07-12 11:19
    先生说的很对,很有同感!:handshake
  • ARTABCDE 2009-10-01 17:36
    引用 推荐 编辑
    本帖被 ionly 执行加亮操作(2009-09-26)
    李姝仪回栗宪庭的留言
    2009-09-24 16:11:23 [回复] [删除]
    "嘲讽"?太有意思了,养狗的事也会嘲讽,可能吗?你又似图迷惑别人,制造我很坏的假象。你这个人的“深度”全是阴险。栗宪庭,我对你说。
    你对佛的理解太浅薄了。你才是自以为是,昏聩不堪。
    无和有,我倾向于有。这也是道与佛境界的不同。虽然不实是真相.但有时相是需要澄清的。佛的有,是因慈悲的根。清晰起来是对你的责任,对我的责任,也是对所有人的责任。
    “真正修行人,不见他人过。”?你很希望别人都稀里糊涂任你欺骗吧。当时我选择在五台山画画,是你叫我过来。 你不负责任地要女人、不负责任的承诺,玩弄别人的单纯。之后居然恬不知耻说自己一言不发给人看过几次画就是给人恩惠了。你壮着自己拥有权力,不缺讨好之徒,就为所欲为吗?还要装出一副伪善的嘴脸“反省”常年累月的“反省”来欺骗那些不识真相的后来者。你从来都是以命运赐给你的权力玩形式以维护自己自私的欲望。从没有真正体念、关爱过别人。你表面说:同修。实则欺骗、记恨、狭隘。你的势力还有连带的影响几乎把我至于死地,冷酷到连一句沟通都没有。居然还有脸出来说话。这就不是一个人的行径,更别说是一个男人!我本不想说很多,你居然我相深重,封建腐朽昏聩不清,还想伪装。我当然有必要说出来了。我没讨好过你,曾经只有尊敬和爱戴。看画也是你主动去主动要求的。可你需要的就是低级的拍马、献媚。你根本不配谈精神、谈艺术。你大概不知有些女人的尊严是不容随便践踏的。我凭什么为一个不值的人背上不实之相,永远在你的阴影之下。至于“寿相”生死对我不重要,我从来没害怕过什么。大可放心。我就是要做回我自己。
    不过我还是要感激你的悭吝,终于没能摧垮我,反使我蜕变重生。

    [ 本帖最后由 李姝仪 于 2009-9-24 21:59 编辑 ]
  • anna2281986 2010-05-04 13:14
      hao
  • 杨欣欣 2010-05-31 18:10
    拜读!
    揭开“网络打手”的江湖内幕
  • 问候俞老师
  • liuyingming 2011-07-04 02:14
  • 柯美新 2011-08-31 14:29
    好文章
  • 卓英堂 2013-12-06 07:12
    拜读
  • 罗蕖 2014-08-04 11:31
    中国文化的钳制性很强,还是加强艺术的个人自我培育很重要。
  • 云敏山人 2014-08-12 12:07
  • 任自付油画 2014-09-15 09:45
    学习!
  • 桃林蜀士 2014-10-27 20:09
    二战以后西方为什么会把文化艺术,作为政治经济之后的另一种扩张。它不光是国家利益,另外它更是有其艺术自身原因。
  • 任自付油画 2015-01-31 09:35
  • 刘焕茹 2015-06-25 09:03
    欣赏
  • 陈源初博客 2015-07-29 00:56
    真灼之见!赏读!
  • 杨欣欣 2015-09-09 13:07
    拜读
  • 郜伟 2016-01-25 12:01
    Technically speaking, the process of transformation occurs in three stages of progressive unfoldment, according to the ageless wisdom.  The terms used to describe these stages are:  transmutation, transformation, and transfiguration. Lifetimes are required to complete the metamorphosis that culminates at the stage of transfiguration, when the light of the Soul floods the outer persona and changes it—permanently.

    Those who have approached this advanced stage of the Path portray the process as one that is often harrowing—light-years apart from popular notions of the spiritual journey.  Descriptions in advertisements for books, workshops and conferences often make the spiritual quest sound like an exciting adventure that can be luxuriously comfortable and pleasurable.  “In actuality,” as we wrote in When the Soul Awakens, “the spiritual path is never pleasant or comfortable, though transcendent joy is surely among its ultimate rewards.”  The passage continues:

    Unlike a cruise, which picks us up and drops us off at the same place with our personalities intact, the spiritual path transfigures the very nature of our being.  By treading the path we become an entirely different being from the personality with which we were identified at the start, undergoing a metamorphosis that is, by its very nature, often painful.
  • liujwww 2016-04-14 21:40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