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寂静的矿山

3已有 551 次阅读  2015-07-13 16:11   标签exactly  center  style 

寂静的矿山

——有感于詹克兢的风景油画

 


 

 

看到詹克兢君的这批以“老矿风景”为专题创作的油画,使我感触很深,他以质朴的画风和深沉而厚重的冷灰色调,来表现锦屏磷矿的工业建筑、陈旧厂房等。锦屏磷矿在我上初中时的《地理》课本中,说她是中国最大的磷矿,而且机械化程度也是全国最领先的,她曾是我们的骄傲。如今,已是一片衰落,破旧的厂房门窗都没有了,内部能搬走、可以盗卖设备早已荡然无存,这里曾经凝聚过多少人的智慧、精力和汗水啊!而现在留下的则是深深的叹息和无限念想。

其中,有一幅油画叫《井口边的小铁道》,我对这儿的印象非常深。一直没有忘记的是上世纪70年代初期,有一位老矿工出身的井口卷扬负责人,在春节期间不忘自己的责任,来此查看设备,因升降机钢缆脱扣,摔到百余米深的井下,而光荣牺牲了,现在几乎没有人能记得他了,他那感人故事也将与这些旧厂房一样永远消失,也许他那孤独的灵魂依旧在这老矿区山间游荡,当他看到自己为其献出了宝贵生命的锦屏磷矿如今衰落到如此地步该是多么的痛心啊!

再一幅是《三、四十年代的磷矿办公室》几间矮小的房子与几颗松树,一看就是日本人建造的西式小洋房,这是日伪时留下的遗址,当然这也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证!我记得1984年,我曾在南山坡上写生磷矿全景,一位放羊的老农民走到我跟前看画,过一会,他说自己也曾是这磷矿的工人,我他问何时,他说:“是日本鬼子占领时就干过,解放后又来矿上了,也上班了,再后来……回家了。”谈到矿上的事,老人的目光中充满着自豪与骄傲,他是多么的留恋在磷矿干工的时光,也可以说这是他一生中的“黄金时代”吧!

题材较大的一张画面,是油画《消失帝国的低声絮语》,该景色描绘的是矿区的核心建筑——选矿厂大楼,这组建筑为典型的苏联风格,新中国初期,苏联曾派来大批专家帮助我们建设矿山,制造与安装机器。站在这幅画前,似乎又听到了像苏联《山楂树》《纺织姑娘》那样与工厂、机器等相关的歌声,但回想中的歌声却也感到几许悲凉。当年斯大林去世后赫鲁晓夫逐渐与中国“翻脸”,同时期,欧美国家又因抗美援朝等原因都在极力遏制中国的发展。那时,我们也只有“自力更生”这一条路了。当时,在新中国建设中,矿上也有几件事,我记得清楚,磷矿有一位老工人,可谓“老黄牛”式人物,矿上为他申报省级劳模,一次上级部门派人对他进行采访,在问他为什么这样勤勤恳恳的工作?老工人太实在,又没啥文化,回答说:“我们老工人们一直都这样……”其评选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文革时期,又称“十年动乱”,其中最惨烈的是两派武斗了,锦屏磷矿凭着其第一流的机械设备与技术,理所应当地成为了“兵工厂”,负责维修**火炮,后来,甚至还打算批量制造***……。

    我想,中国要是有像苏联那样的“伟大的卫国战争”,锦屏磷矿说不定也能批量生产“T34**”等,那一定会在其历史上重彩一笔!可惜,那是一场“比内战还要内战”的斗争。

就这样,锦屏磷矿在广大工人与技术人员的努力下,依旧在向前发展,同时,也迎来了她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当时,全国有很多单位前来取经,例如,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唯一与中国关系密切的欧洲国家阿尔巴尼亚,也派技术人员前来参观和培训学习,当时的锦屏磷矿还真有人才,竟然还有懂阿尔巴尼亚语言的工作人员,与外宾们交流起来更为亲切了。为此,我们家住磷矿的中学外语老师周雪莲常常在课堂上提及此事,以激励我们学好外语。上世纪八十年代锦屏磷矿的发展势头依旧可观,那时国家还是大力发展重工业,因为国家强弱关键看其重工业。这也许是总结普法战争后德国迅速发展的经验和我国近、现代的教训吧。九十年代开始,我国很多重工业及厂矿都先后转产、倒闭,锦屏磷矿也未能幸免,大批矿山工人失去了为国家继续做贡献的平台。当然,也失去了一定的生活来源。想想过去,我们曾经每天都要高唱“英特耐雄拉纳尔就一定要实现!”是多么的嘹亮!

有一幅油画《淡淡池塘谈谈风》,看似自然风景画,熟悉磷矿的人都知道画得是尾矿坝,即从矿井中排出的大量地下水和废矿砂聚集而成,大坝的堤岸、浅滩等都是矿砂构成,呈现一片乳白色,加上零零星星的矮松,景色特别优雅。过去我们经常在这儿写生风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曾听说过一件事,日本人曾想用大米为交换条件,与我们来换取这些废矿砂,那时中国人真有志气,竟然拒绝了(据说,当时日本的科技人员可以从废料中提取有关国防战略物质等)。随着磷矿的停产,再也没有水与矿砂排出了,浩渺的尾矿坝也就变成了画中的小水塘了,乳白色的矿砂也渐渐变得浑浊了,詹君的油画,以写意的手表现法,将视觉印象的真实融进情感的眷恋,平静的笔触、和着松灰绿、浅米黄的灰色调,以及黛色的远山,恰当地表现出了这种感觉。

观其画,在艺术风格上我不想多谈,至于其色彩厚重,构图的张力等油画艺术语言特征,内行的人一看便知,最重要的一点是其能以非同寻常的视角去看待眼前景色,并以自己独特的理解去展现这些内容,在形式上不求苟同于某家某派,在形象表述上不求世俗的认可与赞美,也不为显示自己的独特而力求标新立异。詹君生长在锦屏磷矿,也是矿山职工的后代,其父辈都是从磷矿辉煌时代过来的,并和在那个时期有着杰出贡献的许多人一样,来自五湖四海,他们五十年代毕业分配到这里,从千里之外的家乡来到矿里,参加祖国的建设,一直到退休。詹君这批油画的专题虽然是表现的旧厂区等风景,其实,也就是养育他的故乡。他待人真诚,很有爱心,但从不计较别人的回报,一种矿山人特有的精神气质——出力不是为了讨好,詹君的画也是如此。他的这些画可以说投入的不仅仅是精力,而更多的是情感,这样的画又怎么不令人感动?肯定会有人说我被感动的原由,是因为我对锦屏磷矿的了解,这一点本人并不否认,但像锦屏磷矿这样曾为新中国建设发展做出过很大贡献的重点企业,她依然屹立在夕阳中,那衰落的厂区,也许在全国并非此一处吧,那儿的人和与那儿相关的人,也同样会发出与我相同的感叹吧。

 

 

 

高彩林 副教授

 写于圣湖路28

2014.12.26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