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这能怪谁?《怀古念今》之十二

5已有 90 次阅读  2018-10-12 09:45

                 这能怪谁?
                                                    李克寒

     白居易是我的乡党。一千多年前,他在我家河对面周至县当县尉时,一天闲着无事,逛到仙游寺,写了一首长诗《长恨歌》,顷刻轰动朝野,以至传到琉球、高丽、安南。从此,声名鹊起,头上的官帽渐高,怀里的银子也哗啦哗啦,会吟唱他诗歌的**也身价百倍了。
    千多年来,《长恨歌》久传不衰,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学瑰宝。我家离马嵬坡也不远,那正是“太真血染马蹄尽”的地方,记事起,常到那里玩耍。耳里也灌了不少李、杨的传闻旧事。乡党写的诗,故事发生地就在身边,所以,对《长恨歌》倍感亲切,倒背如流,曾被李、杨的爱情感动得死去活来。

     然而,后来渐渐明白了:
    《长恨歌》是文学作品,文者,真而有饰也,不全是史实。
     唐明皇爱杨玉环,但绝非全爱、真爱。
     因为,他爱美女,但更恋权。在他的爱情与权势的天平上,“权”永远重于“爱”。    
     因此,他的方程式是:有权就能得到爱,当爱危及权时,舍爱而保权。
     ―――这,就是唐玄宗肚子里的牛黄狗宝。
  
     不信?请看:
     儿媳“姿质丰艳,善歌舞,通音律,智慧过人,聪颖异常”、“肌肤细腻,且面似桃花带露,指若春葱凝唇,万缕青丝”,被年过半百的老公公瞄上了。老公公一见儿媳就傻眼啦,日夜闷骚……咋办?用权。于是,命杨玉环入籍道观,赐号太真,“不期岁”,迎入后宫,独享专房,宠冠后宫。

     霸儿媳妇为妃,即使在风气开化的大唐,也似乎不能算是雅举。当年,高宗李治曾将父亲李世民的嫩婆娘武媚(就是后来那位改唐为周的武则天皇帝)先送道观而后纳入宫,那毕竟是在老爹死后办的。如今,活生生地从儿子怀里抢儿媳,若无皇权,谁敢?正因为“父命不可违,君命大于天”,儿子寿王李瑁那敢放半个屁!唐玄宗可能自知理亏,便聘诏训之女为寿王妃,作为补偿。面对父权皇权,寿王李瑁作了最聪明也是最无奈的选择:当缩头乌龟、王八吧,还能咋的!

    玉环入宫后,“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承欢侍夜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的确,玄宗爱她爱得死去活来,别无旁顾,又是给杨家亲友升官晋爵,又是对杨玉环发誓赌咒:“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可谓爱得天旋地转,不亦乐乎!
    
    不然,“渔阳鼙鼓动地来”,安史叛军逼近,当他逃到马嵬坡时,随行的将士们要杀他的爱妃,且看玄宗的表现:
    正史上说:“帝不得已,与妃绝,遂缢死于佛堂”。《长恨歌》写得更含蓄:“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峨眉马前死。”在杨玉环面临生死大难之时,玄宗用“不得已”、“无奈何”交差了!然后,带着玉玺大印和人马逃之夭夭。
    这就是李隆基对杨玉环的真爱!
    这就是那个比翼“鸟”!
    这就是那个连理“枝”!
 “君王掩面救不得”。
真的救不得? 真的“不得已”? 真的“无奈何”?
   非也!

   当时他能救,也只有他能救。
   然而,他不想救。
   因为,救了“爱”,就会丢了“权”。在他眼里,“爱”比“权”小,“权”比“爱”重呵!

    其实,如果玄宗真爱杨玉环的话,此时救她是很容易的:立马让位,把权交给太子。太子早已准备接班,也具备条件。玄宗晚年已把盛唐弄得千疮百孔,太子和群臣、诸将对玄宗荒疏朝政,倚重杨家以及杨家擅权乱政的现状积怨已久,保不准“马嵬兵变”即为太子与群臣、诸将所共谋。先杀了杨玉环的堂兄、宰相杨国忠,若留杨玉环则为后患,太子及其属下恐难自保;杨玉环死,太子及其属下才能心安。玄宗此时已经七十一岁,垂垂暮矣!如果,让位交权,于国、于人、于己都有利,太子得权又解了隐忧,难道还能为难老父非要杀杨玉环不可吗?    

    道理就是如此简单,聪明至极的玄宗难道不懂?然而,他就是恋权,舍不得交权。在这关键时刻,他不赐杨玉环死,怎能保他的权?
   “回看血泪相和流”,亏他还能“回看”!
    不知他当时何以看得下去!“泪”值几文?
    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不朽。玄宗几曾权势赫赫,南逃不久,当地“父老共拥太子”,太子李淳便登基称帝了,是为肃宗。折了夫人又丢权的李隆基虽被尊为“太上皇”,也只能独守空殿,垂泪而泣,“此恨绵绵绝无期”了!

     这,能怪谁?
 
    《长恨歌》为人间留下了一首凄婉哀伤的爱情颂歌。固然,诗人身处本朝,未敢完全道出真相,这有情可原;而后半篇写死后成仙的杨玉环对李隆基仍然痴情不改,“含情凝睇谢君王”,又是送钗,又是寄词,整个一个缺心少肺的傻大姐!这纯粹就是诗人的臆想了。但是,如此美妙的诗章千年难得,哪能忍心再苛责诗人的想象、虚构和夸张呢?
    末了,得说说杨玉环。她入宫前与寿王李瑁也是恩爱鸳鸯,扑进公公怀里又来个“一笑百媚生”,的确有点那个。但查遍史书,似乎未见她有野心或别的恶行,“姊妹兄弟皆列士”,这与玄宗她当了贵妃有关,而且也不是她说了算。实在是罪不当诛啊!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红莲 2018-10-12 12:00
    老班长又出佳作。贺——
    说起皇帝淫乱,这在中国历史上简直就不值得一提,所谓食色性也。但唐朝尤其荒谬。就拿太宗李世民来说,他在中国历史可是标杆式的明君。就这样的明君,玄武门之变以后,首先就霸占了自己的兄弟媳妇。而他的儿子更是有样学样,李治登基不久就把自己名义上的母亲武则天纳入后宫。等到李隆基时期,更是直接把自己的儿媳娶了,这样明目张胆的爬灰在明君里面也算独一份吧
    同样的,唐朝公主淫乱也极多,后妃的生活更是一团乱麻。
    “脏唐”一说,由此而来。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百姓,皆是朕的子民。所以,朕想要哪个女人都成。
    但若朕不是朕,那、那、那,那还能要什么?
  • 萧侯 2018-10-12 13:48
    然!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