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今日欢呼孙大圣 只缘妖雾又重来

2已有 18 次阅读  2019-05-08 23:16

今日欢呼孙大圣

只缘妖雾又重来


曾经有一名为“玩墨人”的,把剪贴集成的唐人摹本《兰亭序》作为自己的临摹作品贴在网上展示,一时令众多网友以假为真,惊叹赞扬不已。这位“玩墨人”呢,竟也心热眼跳,连连回帖,受之不却;当有人质疑这不是临摹,是集字,“玩墨人”却坚持说是他的临作······


《兰亭序》是在特定环境下成就的杰作,连王羲之自己都不能复制,后来重写数遍均不理想;冯承素双钩复制只能“最接近原作”而不能代替原作;临习最好的名家如虞世南、褚遂良赵孟頫、也达不到字字不差的程度,赵孟頫几乎日日临习惊呼难于上青天。这正如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所说:“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凡物莫不相异”。因为,连人们最熟悉的签名笔迹只能相似而不可能等同。

然而,当韩健先生把真、“临”二帖并在一起时,两相对照,人们发现,天下竟有如此奇事:“玩墨人”“临”作的《兰亭序》文本的点画、倾角、大小比例与唐代的字帖字字相契,惟妙惟肖,丝毫不差!

因此,韩健先生认为,“玩墨人”的所谓“临写”,实际上“是将原帖打乱章法重新集字电脑制作。在章法上只能是一个个字的拼凑,根本不像是一笔笔写出来的”!

可以说,韩健先生对“玩墨人”“临”作的质疑是有充分说服力的,也是带有颠覆性的。


按常理,对于质疑,有两种态度:一是如果这个质疑是对的,那就痛痛快快地认错、道歉,从今之后本本份份做人、老老实实习字;二是倘若认为这个质疑很冤,是关乎人品优劣的大事,那就必得理直气壮地辩白,或者再拿出真本事让人们释疑。二者必居其一。

然而,当网友们翘首以待“玩墨人”表态的时候,“玩墨人”却不“玩”了!

当网友们呼吁“玩墨人”再传一些作品以充分展示其“实力”、“才华”的时候,“玩墨人”却仓惶逃走了!


是羞愧?还是心虚?

是脑怒?抑或是不屑一顾?

然而, 玩墨人”心虚,躲起来了

   是的,“玩墨人”跑了。可那个冒充的“临作”依然晒在网上,能不令人浮想联翩?

虽然,“玩墨人”的盛装被剥掉了,而留下的裸体,却给了人们一些难得的启示。


启示之一:


古语云:“人品大于书品”、“艺德高于艺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正道的名利是品德、才华、勤奋、贡献、机遇的结果,而弄虚作假、招摇撞骗、沽名钓誉,甚至剽窃、豪夺,只会弄巧成拙、身败名裂。在现今社会里,有人可能不择手段会得到一些名利,但这是靠不住的,也那难以长久。以别人之作冒充、借光映出自己的“美貌”,结果往往会引火烧身。


启示之二

   

   网络是一个可供人们自由驰骋的天地。

   网络上的自由是难得的,宝贵的,可它又是残酷的,无情的。

   每天谁都可以在这里自由的发言、展示、交流、擷英取华---

-稍动鼠标,地球和宇宙便向我们敞开襟怀;按键轻点,便能触摸

真与善的神经,扑捉到美与雅的形象。是的,网络能把一切正派、

善良,虚心好学的人滋养得无比强大、健壮、聪明!网络也能把那

些名不见经传而又有真才实学者托举得更高,传播得更远。

   然而,移动鼠标,有的人也可以随意在垃圾的旋涡里追腥逐臭。

按键一点,也能够地展示身的暗疮和异味。因此,网络也能

使一些人极其渺小、卑劣、龌龊的心灵暴露无遗;网络也能使一些

不轨之徒、鸡鸣狗盗之辈身败名裂。

   焉?鬼耶?圣者?妖乎?呵呵,不论谁在哪个角落、哪个时

候,网络和电脑都会亮出你的尊容

   由此可见,网络是可以玩的,但绝不是可以随便“玩”的。

   

   网络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都希望她能成为一方净土、雅苑。

而要使她成为净土、雅苑,首先需要进入这个家园的人自珍、自爱、

自尊、慎独、自律,辛勤地耕耘、播种、浇水、施肥,一点马虎不

得。同样,如果有人觉得在此处行骗失手或偷文窃画被捉,再换

个地盘登录,也照样“糊弄”不得。因为,网络是相通的,好人、

真正的好作品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欢迎;狐狸钻到哪里,都会露

出骚味和尾巴。


   启示之三

  

   当今社会,坑蒙拐骗者不胜其多,善良的人们对此无不心寒齿冷。

其实,中国人的良知并未泯灭;“火眼金睛”的孙大圣并未睡觉;为

维护中华民族文化尊严的守护神大有人在!这次“玩墨人”的小把戏

被韩健老先生一剑封喉,即是明证。

这再一次说明,网络里尽管会藏污纳垢,却处处藏龙卧虎;网络里也时见挥舞板斧、吼声震天的假李逵,也不乏降妖伏魔、识骗打假的高手!

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不亵渎

书圣的瑰宝不践踏

书坛风气不败坏

书画家园净土不容污染!

----这是我们大家的共同愿望和责任。


所以,我特别敬佩那些具有一双双火眼金睛的老师,敬佩那些一身正气、胆识过人的志士仁人,敬佩那种对假、丑、恶疾恶如仇的精神!

当然,要做到这些很不容易,需要良知、才华、知识、经验、勇气。但是如果从我做起,一点一滴地努力学习、磨励,既奋力于建设又勤劳于打扫,我们面前的垃圾总会少一些,高雅的艺术花卉总会多一些。

愿我们依恋网络家园在大家共同珍惜、呵护下——更加和谐、雅净、健康、向上


(注:本文多处引用了“生道阁”先生的有关文献资料,特致谢意!2012-4-10)




(下附韩健老师的原文和比较的图片)




   我在网上看到《玩墨人临写的兰亭序》,网友赞赏、惊叹频频,我看后点评为:
章法如集字,字形丝毫不差,除气韵神采,形质胜过褚遂良、虞世南。”作者竟
不以为然,究竟此作品是临写还是制作的?我点评中已怀疑不是临写。除了复制、
电脑制作不可能将兰亭的每个字写的和原帖丝毫不差,即便是王羲之在写《兰亭序》
时酒意正浓,一气呵成。酒后意犹未尽,重写数遍,仍自感不如原文精妙,何况褚
遂良、虞世南。所以我怀疑你这幅字是将原帖打乱章法重新集字电脑制作。在章法
上只能是一个个字的拼凑,根本不像是一笔笔写出来的。 冯承素是双钩摹写的《兰
亭序》,最接近王羲之原帖,你是将冯承素摹本的原字经制作重排列成一条条的,
何谈气韵神采,只能是集字,褚遂良、虞世南临的《兰亭序》在字形或形质上与原
帖也是有差距的所以冯承素钩摹的“神龙本兰亭”胜过褚遂良、虞世南的临本。

我将玩墨人临写的兰亭序的字与冯承素摹本的字做一比较,能不怀疑是制作的吗?

正如玩墨人自己所说:“艺术是糊弄不得的”。

(此文曾发于《书画家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