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王江扬油画偶感

3已有 783 次阅读  2013-09-18 15:17   标签style 
一 天殇

  2008512日,死神与地震结盟,涂六十万民于汶川。是时生命湮没在废墟之下,苍山斩断于腰腹之间。哀嚎之音如阴云般遮天蔽日,举国阵痛如梗在咽间。鲜活的生命,在灾难中转为死灰的冤魂,而幸存下来的遗民,则不断地徘徊在丘墟间,找寻自己最真最诚最挚的情感寄托。他们在画家王江扬的笔下,最终转化为哀凄、恐惧,劫后余生的孱弱黑狗。在无情的天灾面前,它只能用无助的找寻与哀叫,来传递脆弱但诚挚的生命热度。

  于是,凝重的画笔在画家的心上蘸着血与泪揉合而成的颜墨,他在晦暗的天空中为灵魂抹上一层阴霾,他在红日的脸上浇铸黑青,他让泣血的苍天阴沉地俯视着整个灾难之地,那些血与泪的故事,每时每刻,在被撕裂的汶川之肺上哀号与痛哭。如这一隅,如那一隅,如山这边,如山那边。

  坚固的屋子转瞬间便成为一片片碎瓦;妻子转刻间便失去了她的丈夫,女儿眨眼间便失去了她的妈妈;世间的一切离别都成了生死永隔,最终,那状若迷失的小黑狗,它夹着尾巴,在恐惧与颤栗中哀声吠叫,它在找寻朝夕相伴的爱与温度,可是那孤独、寻觅、忧伤的声音不断在山谷中回荡,而惟一能与之作答的,似乎就只有弥漫在空气中的回音了。

  最终死亡与悲痛凝成一座山的时候,画面上所有的一切,都交付完毕。那时,我想,画家此时定然会丢下画笔,颓然倒在地上,他大口大口地喘息以平复心中的痛苦与难受,耳畔中不断回响的,恐怕却依然是那画里画外,心里心外久久不断的魂之挽歌!
二 仙逝

  灰蒙蒙的天空中还涌动着压抑的悲伤。幸存下来的人沉默着,还要生活。

  黑,肃穆的黑!

  宛如灵堂般肃穆的黑色地震大棚,横旦在阴阳两界。它隔绝了地震的残酷,与生命的脆弱,它的门帘白得像是水洗过来的亚麻布,而在这如灵堂般的大棚前。97岁的老母亲,慈详地斜躺在大棚前的椅子上,她的双目合闭,眉宇间淡定而安详。她的嘴角轻轻上扬,像是在做梦,一个甜美的梦。

  她的左手自然下垂,右手被妻子的双手轻轻地托住。妻子跪在椅子旁,她深情地望着安睡着的老母亲,目中泛着泪光,眼角还挂着泪滴。那是压抑的情感,似乎只怕声响稍大,便会把母亲惊醒一般。

  这时,午时的阳光穿透地震过后的阴霾,直直地射在母亲所在的那灾区一隅。像是从天国射下来的接引之光。青砖铺就的地面在这充满了爱的光辉之下也显得柔和起来。散发着柔和的黄金般的光彩。

  母亲右侧是青翠的竹子。那是母亲坚忍刻苦,在灾难的洗礼中磨练出来的品性。

  母亲的右下方是一张方面石桌。方面石桌上有一碗,碗中有还没吃完的流食,和一柄铁制小勺。在接引之光的直射下,那桌面反射出另人不可直视的的光芒。它与天上的光芒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似乎那里反射出的正是母亲的爱之光辉。

  汶川地震后二十日。灾难打进画家王江扬的家庭。流淌着川蜀之血的画家,眼睁睁地看着乡亲朋友一个一个地从眼前消失。眼睁睁地瞧着一个一个村庄、乡镇在灾后的土地上凭空消失。他满含热泪把心中的痛与苦剥离开来,细细地展现在他的画布上。终于,最大的灾难打在了他的心头。他的97岁高龄母亲也在地震中离他而去。然而这一次画家出乎意料地放弃掉穿心的悲伤与痛苦。相反,他却饱含热泪,满怀着对母亲的爱完成了这幅作品,虽然流恋与伤悲,但他心知至亲已去,再不回来。于是作品中,画家付注更多的感情是期待母亲安息,在天国的世界里一路安好。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