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路是月的痕

1已有 1045 次阅读  2013-04-24 00:18   标签    思想家  style  矛盾 
路是月的痕
——黄瑾毅2013宣上水墨系列作品浅读
吴伟平
近日黄瑾毅向我展示了他的水墨作品,并说这是滴水观音宣上系列作品,全是一平尺左右的小品。我认真地欣赏,有些惊讶以油画见长的他竟然在国画上能够心手两畅。而能达此佳境必是功夫和才情俱足,且能让情感和思想自由奔放的高手。欣赏后,我忽然想起“名士”两字。为什么我不用“画家”称之呢?没错,单凭这十来幅作品就足可称之为“丹青妙手”。但我更喜欢用“名士”来赞美他。 
    《菜根谭》里说:是真名士自风流。那么何谓名士?我想名士必须具备两个最基本的条件:人格的独立和思想的自由。它们不是矛盾的而是统一的。并由此产生明之思想家李贽说的“童心”。即是说名士要有一颗童心,并用之看世界。因此,他眼里的世界绝不是世人眼里的世界,而这样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一如经曰:“佛说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当他拥有真正的世界时,他的心是愉悦的,一尘不染的,他所触之人之物皆有万般情趣。他不会再为世俗的东西团团转,他的心变得更加宽博和柔软。当然他还有崇高 
理想,还会为正义而努力。他具有儒家之精进,又有道家之圆通。 
古之名士多矣,今之鲜见。我曾探求古仁人之心,再看今之世人未尝不叹惜!
陶潜诗云:“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他说的是绝大多数人的生命状态。他们一生要么碌碌无为,要么碌碌不知为何。等到年老力衰,面对夕阳叹余生,终是会如《增广贤文》上说的“生不认魂,死不认尸”。这样的人生是苍白的,毫无意义的。正如笛卡尔说的“人是一株会思想的芦苇”,而去掉思想人还会是什么?料必瑾毅兄常常这般想,也害怕自己如行尸走肉一般得过且过。于是,他时时警告自己:别让时间从指缝间溜走。自来集美,他分秒必争,即使人闲着心却在运转着。他苛刻地要求自己。当磨难高山过尽时,他才恍然发现自己的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开始懂得用心聆听世界,开始懂得要和高人会晤,渐渐地也开始懂得用童心看世界。瑾毅兄生性敏感又敏锐,于事于物的体悟总是与众不同。若是能持之以恒,总会有所成就的。 
    也许是缘分吧,但更重要的是他的艺术作品深深感动了我。我才一直于其画作中流连忘返,亲切友好溢于言表。他的以滴水观音为表现对象的作品,缩龙成寸,反而更具有无限的想象空间和自由天地,往往色彩恰到好处,善于留白,个性鲜明,物态各异,生动移人,真把静止的景物画活了。而这皆源于瑾毅兄对生活的真切体会和玲珑看世间的洒脱。他的博爱和求道思想均于笔墨中无声流淌。一时代有一时代之苦难,然而这苦难之中何尝不也洋溢着希望和甜蜜?他的画,行云流水,清新可人,笔意恣肆,线条飞动,造型简练 
,能以见大,处处现机趣。读之,那种纯真和率意喷薄而出,让人如同回到魏晋谈玄论道的时代,带给人以梦幻般的迷离色彩,且极具强烈的艺术视觉效果。可以猜想这是他“妙手偶得之”的作品,堪称是其创作经验的一次心灵自由呼吸的表达。他用自己写实的笔墨语言来描绘自己心中理想的世界,并注之以真切的情感和情趣。他的技法和技巧是融会贯通的,又有自己的思考,也便带有创新的味道。集美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滋养了他,是其情感的温床,也让他的思想胚胎得以孕育成熟。他晴耕雨读,终有今日驾笔驭墨的酣畅 
淋漓。但我更看重画里的童心。这童心有济世的情怀,有对历史的缅怀,有人文的关注,有超脱尘世的禅趣,它是淡然而后寂定的。因此走过风走过雨、愈发宠辱不惊的黄瑾毅是非常可爱的! 
    路是月的痕,月是路的魂。月为情,路为勤。希望以勤为舟、以情为桨的瑾毅兄很快能在画艺上奏响更美妙绝伦的音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