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诗人小宛走了(1)

已有 2829 次阅读  2010-04-21 00:06   标签诗人 

    转帖                                                 

 

                                                诗人小宛走了(1)

                                                                                             

                                                                                                            

上天往往造就这样一些人,让她不同凡响,身上闪耀奇光异彩,小宛就是其一。如果你有幸结识她,就会难以忘怀。

她来西安音乐学院时,是19855月,跟着丈夫蒋祖馨,从东北到西北,朝气勃发,美丽梦幻。丈夫是作曲家,弹钢琴的人大都知道《庙会》组曲,还有《幻想奏鸣曲》等等,就是他的作品。小宛热情洋溢,蒋祖馨沉默寡言。后来,跟小宛熟了,跟蒋祖馨却很少说话,记得在他得病之前,在小寨一个小饭馆不期而遇,一起吃新疆拉条子,同坐小饭馆一张小桌。对蒋先生心生仰慕,我找他拉话,他邀我去家里,但最终没成行。不久蒋先生去世了,那是199611月。小宛同我说起过蒋先生的事情,他们两人开始情投意合,弃东北而奔西安,怀着梦想和幸福的憧憬,后来两人又痛苦地分开。在蒋祖馨的最后日子里,小宛又重新回到他身旁,日夜守护着他。

小宛的艺术天赋很高,对文学、绘画、音乐,都有着极高的鉴赏力。谈起艺术,她两眼放光,所有细胞都兴奋起来。她生来是诗人,写自由诗,且写得好,常常被朋友们熟记,挂在嘴上。比如:“不管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里;不管走在哪里,都是走在路上。”在网上,偶尔发现一个网名叫shepherd的人,小宛粉丝,因读了她的诗集《春天,借我一双手吧》,到处找她,将信息发在自己的博客上,竟然又遇两位同道,问能否找到她的另一本诗集《消瘦的时光》。说他家的那本,是叔叔买的,早已翻烂了,估计小宛也四十了吧。shepherd写上这些话的时候,是去年3月,小宛早已知了天命,不知她们最终见面没有?

小宛也写小说,一写就被《收获》看中,编辑来信让她“改改”寄来,她却没了“改改”的兴趣。我看过这部中篇,她也让我看了编辑来信,我为她高兴,极力劝她改改。《收获》是大刊,影响力极大,能在上面发作品并非易事。小说以她和蒋祖馨的生活为背景,蒋祖馨去世后,她以另一种形式与蒋祖馨告慰,也是沉浸在自我世界里的默默祈祷。

蒋祖馨去世后,小宛带着小儿子,再也没去上班。她不想工作。她没有钱,也没有积蓄,但她却决定不再上班,没人能劝住她。仿佛要下决心体验一下苦难。或者是,正如其诗中所唱:“你用卖掉自由这笔费用/买下了一生的琐事/而我攒钱似的攒着自由/花也花不完/”。她宁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过最简朴的生活,简朴到艰难的地步。但她获得了花不完的自由,而我们却把自己的自由卖掉换来束缚我们锁链。她把这一点早就看明白了,微笑着说给我们。

诗人就是这样,把她“比什么呢?/绫罗绸缎/或者粗麻粗布/没办法/诗人就是这种生灵/精神华贵/生活褴褛。艰辛苦难没有夺去她的快乐,没有谁看见她愁眉不展,她从心底发出的喜悦,让你觉得她比百万富翁还幸福。在学院的东门口,常常碰见她拉着小车,从外面买菜归来,穿着一袭长裙,喜盈盈的。裙子或许就是她别出心裁的制作。

贫穷,是她的选择,亦是人间百途之一,或可成为大道。“诗穷而工”。有一次我带一朋友从她家出来,朋友路上说,我可不要像小宛那样去生活。这位朋友年轻,正燃烧着财富的渴望,她见识了这一位“清贫的艺术圣徒”,对文学热情消退并开始警惕。她那会正热切地读着《穷爸爸,富爸爸》,做着发财大梦。小宛却在吟咏:“幸运跟诗人无关/因为诗人的生命里有一副残缺的藏宝图/诗人终其一生/都在寻宝”。宁肯“生活褴褛”,也要“精神高贵”。这就是小宛之宝。小宛安于清贫,神情怡然,多年来足不出户。有一次我去秦岭“红草原”拜访画家江文湛,江过去认识小宛,要我带话给她,热情邀她上山去玩。我见到小宛,告知江先生之邀,她盈盈而笑,终未上山。

小宛身边一群女性朋友,个个精英。佟玉洁是极有锋芒的美术批评家,著有《谁的后现代》,观点超前,思想锐利。西安音乐学院学识渊博的老教授马惠玲,也和她相处甚洽;陕歌著名演员白雪,西北大学西方文学教授梅晓云,西安交大财院的博导樊秀峰等等,大家都很关心她,在生活上尽力帮助她。

与小宛的对话常常让人惬意,且大长收获。这时,她身上时时爆发出奇光异彩,使人惊异。在生活方面,她却像个低能儿。好在,“鸟儿并不生产粮食,但是上帝却让它有食物吃”。圣经中这句话也道出了人间万象。小宛不善应酬,却诚挚坦真,用她的善良和诚恳直抵你心底。于是,唤起朋友内心的柔软来,仿佛她生活的弱点,自然地由她们来承当一般,大家将照顾小宛作为一项理应承担的使命。一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是的,是最后一刻。在我写这篇短文时,小宛已经于412日日中午1116分于世长辞了。临终时刻,陪伴她的有儿子和弟弟,好友佟玉洁和白雪为她净身穿衣。414日,雪压春枝,寒意料峭,佟玉洁、白雪、王丽红和我,还有一个没记住名字的美院硕士研究生,与她的亲友一起送小宛上路。没有追悼会,没有花圈,没有人群。

贾平凹在写完《废都》后,曾有一段答问的文字,问:“听说,你写《废都》时四处流浪,但你身边随身带着某女作家的一本诗集,是睹物思情还是为什么”? 贾平凹回答:“是的,这位女作家叫范术婉,她声名不大,但我极欣赏她的才气。她的诗集给我许多感受,我从中得到了许多关于女人的感觉。我在此向她致谢。她的才华确实在千人之上”。

这个叫范术婉的人,就是小宛。

     让我以她的《项圈》作结吧:“我结婚了,从父母的手臂中解脱;我离婚了,从丈夫的手臂中解脱;我还在挣扎,想从自己的手臂中解脱”。小宛终于从自己的生命中解脱,大化于天地之间。想着人生挣扎的苦痛,为她终了的解脱而伤悲而欣慰。

           

                                                                                     仵埂     

                                                                           2010-4-14夜于西安音乐学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