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对话沙百里神父》

8已有 1964 次阅读  2015-04-25 09:40   标签东南亚  办公室  传教士  普通人  办公桌 

      “您好神父,我来这里想和您说话是有两个原因。第一,很长一段时间在生活中我有许多困惑,或者说是不解,希望能和您交流来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第二,最近在我创作一部小说,准确地说是一个电影剧本。这个剧本描写的是一名在中国的法国传教士的故事。我想您在东南亚传教五十多年,希望听听您的意见。”

       我开门见山地自我介绍,刚一坐下就说明来意,直接了当向沙百里神父说了我来这里的意图。神父没有说话,他只是平静地看着我。此时我知道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有知识、有思想、有信仰的智者。想到他是一位年长的神父,怎么感觉自己来这里求教,好像变成了电影中一个需要忏悔的罪人,来到教堂的忏悔隔间里,放下布帘隔着方格小窗,向神父忏悔讨教来祈求上帝的宽恕。其实当时我们是在沙白里神父明亮的办公室里坐着交谈,隔着办公桌好像是和气的在谈工作。

      我坦白地对他说到:“我不是一个基督徒,也不信教,而且发现自己也真的很难去信教。但是在我个人生活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里面,发现自己有着很浓的宗教情结,是否人性的终级还是离不开信仰。尽管人们不同的信仰,也无论你是否信教。”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和一位天主教的神父谈话,面对这样一位神职人员,我们的谈话当然是围绕着复杂的宗教信仰话题。长久以来我在法国社会生活,逐渐的产生了许多疑问,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谈的更深,因此我很想和他谈谈。不过我感觉和他第一次交谈还是比较亲切,确切地说更像是与一位年长的智者促膝谈心。

       “虽然我不信教,但是我相信灵魂的存在。我不理解宗教的教义,却发现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教育背景,有着一些与天主教相似的价值观。也许是因为我生活居住在法国的原因,法兰西的历史文化和人文精神无不影响着我的思想。包括那些不朽的文学艺术杰作,还有一些我尊敬热爱的法国朋友们。”

       沙百里(Charbonnier)神父今年八十三岁了,他年轻的时候就立志做一位神职人员,把他的一生献给天主和自己的信仰。当他从巴黎索邦大学哲学系毕业后,他便选择了去新加坡传教。一九五九年他从马赛港乘船,用了三个星期的时间到达了马来西亚,之后便在那里传教并且学习马来语和中文。之后,在七十年代末他才开始有机会去中国访问,同那里的爱国天主教会有了联系。并且完成了他的学术论文,是关于鲁迅在中国近代历史中的意义。现在他虽然年时已高,可是每年他还是会去中国或者其他亚洲国家访问,用他的话说是想看望那些兄弟姐妹的教友 们。

      “您是一位艺术家,对吗” ?神父问到。

       “算是吧”。我回答说,“我靠画画生活。同时我也拍照、写作、摄像。我是说自己凭兴趣做一些喜爱的、力所能及的创作工作。现在我正在写一个法国传教士在中国的故事,通过这个传教士引伸出几位不同人物的命运,揭示了在战争年代的民族命运、革命和信仰,以及人性的本质....。也许因为我是一个画家,所以当我在叙述这个传奇故事的时候,几乎是在描述一幅幅电影的画面,再加上这个故事里有多次围绕着一段宗教音乐,而且这些音乐又是整个故事的主线和灵魂,所以我就只好把这个故事写成了一个电影剧本。”

       沙百里神父对我的电影故事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我却对他的生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们的谈话从他一九五九年离开马赛港去新加坡,一直说到他最近写的回忆录。他在电脑上给我一一展示着他一生经历的生活留影,还有和各地教区教友们的合影照片。照片上他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毕业生,一直到今天他已是满头白发老人。我感到他的一生为了信仰生活的是那样的丰富、充实,让人肃然起敬。现在我有太多的问题需要他来解答,因为在我周围实在是找不到更多有智慧、有思想、有信仰的人。宗教这一古老而又神圣的使命,如何在当今这个民主社会、共和政体中去融合各种文化,在物质金钱社会里去对世界做出解释。天主教的价值观应当如何去解释社会上的各种问题:政治派系左右之间的勾心斗角,社会治安的阿拉伯族群冲突,日益增多的共济会的商业既得利益者们,犹太思维模式扩大,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等等....。

       他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并没有一一回答这些问题,只是胸有成竹地对我说,“要远离金钱和物质的诱惑,这些都是人们堕落的原由。只要能够尊重上帝的旨意,无论我们通过什么途径接近上帝,无论你称之为天主、上帝或神...,总之目的都是一样”。他的这番话像是一部旧影片的台词,但是却能感到一种强烈的共鸣回音。我知道像他这样走过世界各地,接触过各种文化的传教士是非常智慧的,他不会轻易直接回答这些复杂的社会问题。他的解释不是我们通常的逻辑问答,而是带有他自身的思维方式。这一点让我异常兴奋,我立刻又有了一个想法,想拍摄一部关于和他的访谈,他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我告诉他我还会来拜访他,他说欢迎。

       离开沙百里神父的办公室以后,我就琢磨着如何做这个访谈纪录片,我应该准备什么问题。我有时自己会去教堂里坐坐,我不是祈祷,而是去那里寻求片刻的宁静,体会思考一下如何再去和沙百里神父对话,因为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对谁产生过这样大的兴趣。

       在巴黎有很多漂亮的教堂,我总是喜欢进来看看,我喜欢这里的建筑雕塑,也好奇宗教活动的仪式,或许更多的原因是对这里的文化历史的古迹感兴趣。西方艺术史其实就是宗教史,我非常认可宗教信仰的价值观,在这里也能够思考人生的意义,灵魂、上帝....。我们在平日嘈杂烦燥的都市中,累了总是去咖啡馆坐坐。可是我发现来到教堂你才能得到休息,一种奇特的平静。在这些石块构筑的穹顶之下,天光穿过彩色的玻璃画片,变成一道神奇的彩虹,让这阴暗的教堂变得充满幻觉。这时候无论你有多少烦恼忧愁,身心交瘁疲惫,在这里你都会得到一种或多或少的解脱。我想和沙百里神父的谈话其实是我自己在寻找自己的精神支柱,无论我们是否相信上帝的存在,或者说每个人有不同的信仰,但是你一定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和安慰。

(摄于沙百里神父的办公室)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 wdn1805 2015-04-25 19:57
  • 似兰斯馨 2015-04-27 16:02
    赏读~~~
  • 一黄斌 2015-04-27 18:05
    宗教是对人的终极问题的回答。这个终极问题就是生命的归属。信仰不是理论问题,而是生命问题。是将神性和灵性渗透的生命中去的宇宙信息。
  • 尹欣 2015-04-27 19:40
    一黄斌: 宗教是对人的终极问题的回答。这个终极问题就是生命的归属。信仰不是理论问题,而是生命问题。是将神性和灵性渗透的生命中去的宇宙信息。
    说得好。同意。
  • XIAOKOMGLONG 2015-05-09 21:19
    艺术与宗教与哲学都相同,都是精神上的,看似无关紧要,却又非常需要。可以使人从琐碎的日常生活中的烦躁中,解脱。
  • XIAOKOMGLONG 2015-05-09 21:20
    如果没有这些,很多人会疯的
  • 尹欣 2015-05-09 21:21
    XIAOKOMGLONG: 艺术与宗教与哲学都相同,都是精神上的,看似无关紧要,却又非常需要。可以使人从琐碎的日常生活中的烦躁中,解脱。
    非常赞同,谢谢。
  • XIAOKOMGLONG 2015-05-09 21:21
    使人离苦得乐
  • XIAOKOMGLONG 2015-05-09 21:23
  • e79f9 2015-05-29 13:47
    他欢迎你再去拜访,是你的幸运。祝福!
  • e79f9 2015-05-29 13:50
    与有智慧、有思想、有信仰的人谈心,很有意义。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