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 戴安杯赛马会》

8已有 790 次阅读  2015-06-18 03:48   标签赛马会 

 

       始于1834年的“戴安浪琴赛马大奖赛”Prix de Diane,每年在巴黎郊区的尚蒂伊城堡Chantilly举行。这个极负盛名的马球和赛马重镇坐落在绿色清幽的森林中。这里除了有专业赛马场和马匹博物馆以外,还有精致的花园,清澈的人工湖泊,还有华丽城堡以及丰富的名贵藏画。在城堡的沙龙大厅里,铺天盖地的油画把你包围在艺术的殿堂里(本人北京藏画空间的红色设计灵感来自于此)。这个号称世界上最美的赛马会场,每年来这里看赛马野餐已是传统节目。整个一天的赛马日程除了“戴安浪琴奖”以外还有另外七、八个奖项,四十五分钟一项,从中午开始跑一下午。在这期间还穿插有评马竞标,摇滚音乐会,女装时尚帽子秀....等等各种活动。在这里阳光明媚的初夏,在宽大的绿色草坪上与朋友们带上吃的、喝的,大家穿的漂漂亮亮,来这地方野餐看热闹是一个很不错的郊游项目。

        本来我们约好了一帮朋友来这里野餐,可是原定好的哥们都没来。得,瞧我的行头吧,高桶帽、燕尾服一副假洋鬼子的绅士派头。我一人带着一群花枝招展的美女,大草帽、花裙子盛装出席非常抢眼。出风头吗,那又怎么样,So What!要玩就玩的到位。咱一直就是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地过了半辈子。过去是贫穷偏远没有机会讲究,后来有机会又不知如何去讲究,而且根本的问题就是还不敢去讲究。如今是我去在乎别人呢?还是怕别人在乎我,那又如何?喜欢讲究也未必就是浅薄轻浮。过去我们曾穿过补丁衣服去赶牛车,如今却穿着燕尾服来这里看赛马。当年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刀耕火种,现在又和西方贵族小姐们一起野餐饮酒。我的人生就好像是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生活的玩笑一直能开到了今天,这不是很有趣吗!曾几何时,想想过去的日子也是往事不堪回首,生活的洪流将我从新疆戈壁荒滩带到了巴黎郊区这个绿荫草坪的赛马场,这是从一个世界来到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作为艺术家或者说一个独立的人格个性,也许就应该对于外部世界具有某种适应能力。在生活上的融入,在装束外貌上的改变,在精神气质上具有可塑性。我自认为生活方式和社会环境的改变虽然只是客观条件的改善,但是也能催化自我本身的“异化”,而本质的变化才是我们自己精神状态根本的所在。

      来参加今天这样的大型赛马盛会,我认为男人是需要展示出一种风度和气质,要拿出一个像样的行头,更何况你还有一副东方面孔。我一直很厌恶那些所谓的“纯爷们”说,这种粗糙鲁莽的作风即使用牛逼这类自豪的虚词,也难掩生意精们的粗俗。套上再贵的名牌还是让人笑话土气,自尊心狭小又容易受到伤害。可是当我们自己遇到了土包子,却又喜欢讥笑小地方人的市井气。说穿了还是自己修养不够,精神上不自信。我以为所有男人都应该具有绅士风度,提倡骑士的勇气与涵养。要批判鲁迅那篇《论“费厄泼赖”应当缓行》的陈词滥调,唾弃他宣扬要“痛打落水狗”的粗鲁野蛮的狭隘做派。当今中国男人最需要的就是“费厄泼赖”Fair Play,相互尊重礼让。一个文明社会男士如果缺少了这一点基本的涵养和品格,那将是一个流氓无赖当道的可怕社会。“费厄泼赖”应当必行,要提倡宽容大度、尊重包容的绅士风度。这是男人的责任,即便是我们没有风度应当装着有,没有情操也要装着有情操(莎士比亚语)。“装”在这里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装”和“假”并不是一个概念。如果连“假装”都没有,那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看看今天来到赛马场上的这些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大家都装的跟真的一样。这样就形成了丰富的社交氛围,和偕轻松的社会环境。因为这种活动形式本身就是要展示男人的高尚,女人的美丽。我欣赏这种十九世纪欧洲风范的庆典活动,这似乎更合适我的性格。这是一种我认为理想社会的生活方式,提倡哲学、文学,欣赏音乐交响,漫步在鉴赏艺术的沙龙。是绅士就要勇猛地去骑马打猎,为了尊严不惧怕死亡击剑决斗。社会上人人遵守礼仪道德,制度严明法律规范。男人是男人,女人是女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我时常感到自己好像来对了地方,搞错了时代。用今天的现实观一验证,那我自己肯定是荒唐虚幻。可是有时候我就是不想那么现实地去生活,喜欢时不时地走进这朦胧虚幻的理想世界去神游一下,哪怕是装模作样地梦游仙境。怎么了,我又不妨碍他人,不就是去捕捉了一点个人的小感觉还不行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