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父亲的肖像》

22已有 1140 次阅读  2015-06-18 19:34   标签遗传基因  normal  style  北京  照片 
 
        这是父亲1956年在转业军人证书上的一张标准像,那一年我还没有出生。父母留下的照片不多,特别是早年照相的机会少,加上文革时期经历过数次抄家、搬家,多数相片已经销毁或遗失,后来留下的照片也就所剩无几。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这次来北京的时候,二姐把家里仅存的一些老照片和证书交给我。这时候我看见了这一张父亲年轻时期的肖像,他让我感到诧异,因为我以前从未见过这张照片。仔细端详他的脸庞,他的发型,他的眼神,他的眉宇之间,我立刻被他平淡而又含蓄的神情所吸引。我像是要在这一寸见方的小照片上,从他那张即熟悉又陌生的脸上,仔细地去挖掘出来更多关于他的细节和秘密。看着看着,我似乎找到了在他和我之间的另一种品相,发现了更多遗传基因之间的关系。这里除了长相和神态之外,还有一种相同的品性渊源。因为过去我一直认为自己身上的那一点所谓的艺术细胞是母亲的遗传,她是一位热爱文艺、性情开朗的美丽女性。可是现在当我再次仔细琢磨父亲这张照片的时候,我体会到了在自己身上的诸多习性特点,更多的是源自他的精神。

      父亲已经去世多年,在我脑海中留下了他的音容笑貌依旧是他晚年白发清瘦,默言寡语的模样。可是翻开这个只有几页纸的转业证书,上面看到了他的相片和笔迹以及简短的履历。我好像找到了一个解锁他生活的密码,可以摸索追踪我们家族谱血缘的生命常青树。破解他那夹杂着老式繁体与别字的笔体,在简短的字里行间摸到他的脉搏、性格与思路。透过他那平静面孔的眼睛,发现探寻到了他的内心世界。我是在寻求父子之间的灵魂对话,从而可以审视认识到我自身的来由。

      也许在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家庭中都有这样一张父辈的黑白照片,其实这是一代人的肖像。我真的没有想到他当年是这般英俊端庄,儒雅内敛。淡然的面容透出一点幽思,标致的发型梳理的整洁优美,而且还略带风流,眉宇间流露出一种高贵的气质。他身着那件褪了色的平布军服,更加将他清秀的面孔衬托的英俊帅气,朴实无华。猜想如果他身着黑色丝领晚礼服,在露出白色领袖,那他也一定是风流倜傥,英气逼人。我真为他自豪!他在个人简历小栏框中写到:“父亲在家教私塾,母在家织布维持生活,1949年9月26日酒泉和平解放(起义入伍)”。这个家族不是贵族豪门,没有红色的家史,也不是富裕的地主富农,这是一个几代清贫的书香门第。他年轻的时候在战乱中参加了国民党中美汽车队,一九四九年随军起义加入解放军。中国社会变迁和各种政治运动,以及文革中遭受的磨难使他受尽了各种批斗、羞辱。他很少提起解放前的经历,只是在现实生活中默默地承受着一切,静观一切,忍受一切。对于他来说生活的唯一信仰和希望就是养育这一家人,如此现实而又高深的精神境界。在这红尘滚滚的世俗社会中,他显得那么与世无争,朴实脱俗。为了这个国家和社会他在边疆戈壁工作奉献了一生,直到去世。可他却从未伸手向国家要过一次回馈,也未享受过任何特殊待遇。他代表了一类人,一层人,或者说一代人的高尚品格,就这样平凡地度过了一生。是委屈冤枉还是光荣伟大,我想他们大概从未想过,也根本就不会去想这个问题。

      世界改变了,世界观变了,价值观也变了。作为他的儿子,是我彻底的背叛了他的生活方式以及他的思想理念,准确地说是那个时代的社会价值观。虽然我已经脱离了他朴素的生活仪表,成为了今天这个浮夸时代的弄潮儿。也许也逐渐变的庸俗实际,也许并没有成为他所期待的那样。可是在我们的遗传基因中,在我的心灵深处还是保留着他做人做事的朴素准则。当我一次次地仔细端详他容颜的时候,从他的眼里我还是能够读到他曾经反复谆谆教导的严谨家训。我发现自己身上有那么多孤傲正直习性都是来自他的血液,而且顽固的无法改变。我也明白在这个家族的传统中,注定都是各个清高自负,绝不可能有人去经商做官,而且从骨子里也是在蔑视官商,这些在我和姊妹后来的生活中都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我很感激他没有给我们子女留下钱财宝物,生前也从未疏通过社会上人际关系。他仅仅是严肃地要求我们子女健康的生活,正直地做人,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努力奋斗。到了今天我才明白,这些朴素的生活准则才是比什么遗产都重要的无价之宝。

     反观自我,无意识的一味追求个人利益,及其孤芳自赏又在生活中疾世愤俗。在误入艺术歧途之后,现在更是越走越远而且不能自拔。我很纠结,在夜深人静的午夜时分,当我再次手捧父亲这个不到十公分的红色小本。面对着贴在发黄纸页上父亲的照片,端详着他的面孔,直视着他的眼睛。我是多么地希望他能够开口对我说一句话,渴望能再次聆听他的教诲、他的训斥、他的批评和他的温存鼓励。无论他是在天堂里或是在九泉之下,无论我身在何处,都一定能够穿越时空听到这种灵魂上的回音。此时在我胸中翻滚着对父亲的无限敬仰与崇拜,喷涌的亲情已经化成感恩的热泪,慢慢地将他的面容模糊、淡去....。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的朴素品格和高尚的人格精神却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在这思绪万千的脑海里,充满着各种如何看待人性轮回转世的精神法则。面对生老病死的自然定律,我又在思考那个简单而又复杂的人生道理,回到了柏拉图那句古老的哲学问句: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何处去?   

        ......,父亲真伟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