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梵蒂冈来信》

1已有 145 次阅读  2018-12-22 19:56

《梵蒂冈来信》


现在已经是2018年的年底, 在圣诞节即将到来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梵蒂冈的来信,这是由梵蒂冈文书院沙维主教用意大利文写给我一封邀请信,请我明年在梵蒂冈举行画展。全文大译如下:


亲爱的大师,

作为“Tota Pulchra”促进艺术协会的主席,我非常感兴趣你那杰出而又独特的展览计划,它给我们带来了一种纯粹而且真切地表达中国天主教的艺术形式。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因为你代表着第一个在梵蒂冈历史上举办艺术展览的中国艺术家。

今天,我们大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进行深刻的宗教性对话,以便让人们能够敞开心扉地去相互理解我们之间那些敏感而又不容置疑的不同与及共同的价值观。 本着谦逊和奉献的福音精神价值,一起来接近我们之间的关键要素。

在这里我们想要成为您艺术创作者的代言人,希望在2019年底之前在梵蒂冈实现这一项声望卓着的展览活动,以展现您对基督宗教艺术的睿智精神。


一切服从于上帝的旨意。


梵蒂冈文书院

Tota Pulchra 艺术协会的主席

让-马利 沙维 主教


这封邀请信好似一份天书,或者说如同圣旨一般地让我感到受宠若惊,很显然这个展览必定是我一生追求绘画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画展。尽管当今世俗社会对于梵蒂冈基督宗教的权威有些不屑一顾,但是梵蒂冈这个城中之城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今天始终一如既往的引领着全世界庞大的天主教徒,他们与中国的人口数量相当。无容置疑,这个展览计划的确是一个激动人心又充满挑战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对于这个项目我有足够的想法、能力和信心,并且有把握做好这次画展。现在我马上开始着手史料研究,从利玛窦到汤若望、郎世宁,以及后来的戴德生、司徒雷登等等这些带着基督精神的文化使者…。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虽然我不能判断历史事件上的真伪对错、谁是谁非的民族情绪。但是作为文化历史留下来的痕迹,也许艺术家可以用绘画的形式来诠释自己艺术的视角和看法。这是一个充满文化使命感的工作,也是一个书写中梵关系历史变迁转折的重要时刻。这位主教大人兴奋地向我表示,他希望明年这个展览在梵蒂冈展出之后,能够继续在意大利各地巡回展出,甚至推向世界。

与此同时,当我反观掂量自己生活经历和创作能力的时候 ,也感到了某种阻力。这毕竟是在跟神打交道,一种无形的东西始终牵挂着我逐渐进入精神世界的同时,也开始疏远并且担忧物质社会的压力。环顾四周的人情世故,我显得越来越烦躁没有耐心。这让我隐约陷入到了一种极为混杂的情绪状态之中。我很充实却有着难以言语的不安,应该高兴但是却兴奋不起来;心情激动却找不到那种狂喜的感觉;信心十足却又隐隐感到惶恐焦躁。我明白在自己的绘画事业上这将又是一次飞跃,而且胜券在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自己笼罩在一种无法言喻的孤独忧虑的精神状态之中。


过去我从不觉得生活中会有奇迹发生,只想着有努力付出一切就会有回报。可是命运之神在这两年前后接二连三地叩撞着我的生活大门。自从在北京我的工作室被铲平之后,东方不亮西方亮:伦敦、柏林的博物馆相继展出了我的作品。去年巴黎圣母院邀请我特地为大教堂定作了两幅油画肖像和一对牌匾对联,作为巴黎圣母院的永久陈列作品。这一里程碑式的计划让我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变。现在梵蒂冈又邀请明年在那里举行画展,这些曾经与我毫无关联的宗教信仰的殿堂,不知为什么会接踵而来,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惊动了天神,现在我的生活和创作已经紧密的与上帝联系在一起。为此我们是否可以解释成为这是“上帝的召唤”!

现在我又开始全身心的投身于这个与信仰和艺术创作的过程中。在生活中,我们都在努力地奋斗为了达到自己理想的彼岸,殊不知命运或者说上帝似乎把生活中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其结果是与我们努力的程度、方式以及选择的目标所分不开的,这是天意。


一晃在海外漂流了四十年,又要过年了,我从来对于节日就很淡漠,在偶然参加过的几次圣诞节中也没有收到过真正的礼物,这一封梵蒂冈的来信是我收到最好的一份圣诞礼物。


为圣诞快乐、祈祷、祝福。


2018 年12月22日


巴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