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5+3花汁草叶集》前言

已有 2188 次阅读  2011-06-19 01:18

20075月为了给亦师亦友的何多苓先生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我邀约了成都的5位画友联手外地的3位在K空间做了一个“5+3花聚锦官城”的艺术展,我们呈现的不仅仅是展厅里可见的部分,它还和诗意的生活,细腻的情感,诚挚的友谊相关,“5+3凸显的并非只有学术,更多的是一种艺术生活的体现。四年后的今天,我们有缘在“三和艺术馆”举办“5+3第二回展”,旨在继续倡导“5+3的理念:我们要艺术!要生活!更要艺术地生活。

当今艺术界非常活跃的何工老师,在两年前发现了位于成都之南的高地村,这里虽然离城市仅几步之遥,却不可思议的隔绝了工业文明的侵袭,正如他所说:“这里是我们暂时的避难所”,意即艺术根据地和心灵家园。在这里耳闻不到城市的喧嚣,少了浮躁多了平和,仿佛时间都慢了些许。每个人都很素朴简单,人和自然以及小动物和谐相处,艺术家和村民的身份界限逐渐模糊,即使来自美韩和拉脱维亚等国的驻留艺术家也不例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不过前者的劳作更带有某种诗性的成分。如果说“乌托邦”是实现不了的理想国,那么我们用率性,童真以及友爱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异托邦—— 既和现实迥然不同,又与现实相互联系,一个可以触摸的梦想,一个可以进入的世内桃源。我们就在此艺术地生活着。

5+3”第二回展邀请到的8位艺术家就来自这样的“异托邦”——高地村和三圣乡(城东的另一个重要艺术家聚集地),5位出自高地村,3位出自三圣乡,5位男性,3位女性,就像散落在高地“村”与 三圣“乡”田间的花与草,他们和自然紧密相连,和现实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他们看似微小,却都还在难以想象的生长,他们用自己一段时间的的心血和创造,呈现了这些可见的部分,整理成这本《5+3花汁草叶集》!

5位高地艺术家是

多重身份的曾妮:

作为母亲,教师,画家的我,游走在世俗社会,大学校园和高地“异托邦”之间,在多种角色中自如地转换。曾经的《我耍故我在》系列描绘的是都市中人们虚假的欢娱和夸张的喧嚣,色调以暧昧的粉橙色为主,用笔带着情绪化的书写性。新近作品开始以蓝调为主,有些鬼魅怪异的成分,用笔更加讲究和淡定,画面中出现的虽然都是女儿的形象,或者蹲在草丛中,或者躲在雨伞下,暗示指代的却是脆弱的灵魂想要寻求更多安全感的心理倾向,进而表达一种“躲避现实”的意味!想想有多少人能“直面生活”呢?有的人逃到爱情里,有的人逃到艺术里,有的人逃到娱乐里…..如你如我!

外表俊朗有些英伦气质的冯瀚平:

和外表的柔和形成反差的是他的作品充斥着矛盾与张力,华丽与颓败,温情和残酷并存,强迫症似的不断叠加,营造了语义丰富的诸多场景,他不计较比例与透视的悖反,不顾及时间与空间的错乱,用他充满魔力的双手呈现出一个变幻莫测,杂乱无章而又敏感脆弱的世界。画面中反复出现的“花堆”和恣意挥洒的笔痕,成了他的语言符号,刺激着我们的视觉,不禁发人深思:那曾经璀璨如今衰败的花堆,是否就是虚假繁荣的景象的最后写真呢?!

冷静而执着的王睿:

有人说他像一个拒绝长大的男孩,陶醉在自己丰富的精神世界里。虽然自来卷纵发遮住了他的部分脸颊,但你仍然能发现他有着一双充满洞察力的眼睛。外表的冷静和不善言辞的性格让人没法看到他内心世界的全貌,于是他身上带有某种神秘主义的色彩,正如他最新实验版的画面:惜“色”如金的黑灰色调,真假难辨的多重空间,表情空洞略带惊恐的人物,精致描绘的动物,植物,玩偶以及蕾丝和文字图像,让人联想到秘密的,隐藏的超自然的力量,巫术、星占学等。我们透过他旺盛的创造力可以窥见到他强大的内心世界! 

身材纤细,语调轻柔的美女王小双:

她创造的艺术和她的形象气质是那么吻合,她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细腻和游刃有余的表现方式,线条,色彩以及画面构成对她来说就象说话唱歌一样轻松自如,她遵循的是自己内心和潜意识的召唤,随着画室里回荡的忧伤曲调的起伏变化,手中形象也跟着自然流淌,她在忘记现实中的自我时把我们也带进了她创造的那个略微有些感伤的清冷的虚拟世界。

健康而诚恳的方伟绩:

他追求一种单纯简约的平面装饰风格,摒弃了真实世界的空间感,质感而采用特殊的材料与技法制造了属于他自己特有的画面肌理,创造出丰富但不躁动,斑斓而不失雅致的效果。他的画面脱离现实,追求理想的世界,但同时人物以及空间处理又是荒诞的,反逻辑的,因此大家笑言他具有浪漫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混搭风格。

3位三圣乡艺术家是

率真爽朗的大眼美女蒋雨:

有着扎实的造型功底和良好的色彩修养的她,性格开放而包容,于是她的艺术也是常变常新,难以预知的,你不禁会感叹她思维的活跃和执行的高效。这里展示的这些作品只是她近期的面貌,体现了她对生活在都市中的职业女性的人文关怀,把曾经鸟语花香的画面和现在加速的城市建设场景拼接在一起,让人反思科技进步带来更多方便和享乐的同时我们付出的也许是更为惨痛和不可逆转的代价。

有趣的是,同在一个艺术区的画家陈强和李刚同样都对东方的哲学和传统感兴趣,但又都融入了自己特有的感悟和难以模仿的技术。一个偏重理性,一个偏重感性,一个偏好画花鸟,一个偏好画牛首。前者用滴洒罩染浸润的方式细腻地“再造”古代经典国画,在传统花鸟图中找到灵感来源,石头,鸟类,兰草,树竹都进入了画面,他的特殊方式使得画面厚重斑驳,耐人寻味。后者追求混沌的境界,迷恋笔墨的书写性,加之受到玉石质地的启发,画面效果是温润和光泽的,这和水墨之于宣纸的效果有某种相似性,反复描绘的晶莹剔透的牛首只是他追索混沌之气的一个媒介,信手拈来,淋漓尽致!

也许,随着城市化的进程,现在的高地村,三圣乡,以及老蓝顶这样的艺术“异托帮”不久会转变以至消失,这8位艺术家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也会随之改变,但不变的唯有我们的艺术理想,而艺术的生活仍会继续下去……

正如两位何老师都说过:也许一切皆是偶然,不论怎样,在我们的记忆中,我们曾经诗意的栖居过……

 

 

曾妮  2011.68日写于高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