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赵阳:<美国艺术保险、艺术投资与名流故事>专访华裔印象派艺术家马天

4已有 476 次阅读  2015-09-14 07:50   标签美国艺术  艺术家  center  印象派  style 

美国艺术保险、艺术投资与名流故事

         ——专访华裔印象派艺术家马天

   文:赵阳

 

与马天先生谈话,永远是围绕着艺术。虽然每次的焦点并不一样,或艺术品保险,或印象派艺术,或中西文化的交融,或艺术衍生品,他都侃侃而谈。他说,他“嫁给”了艺术。

艺术总能点燃马天的热情。他总是妙语连连,夹杂着典故,偶尔用英文词汇,聊到高兴处,甚至头向后仰,放声大笑。

1987年,他独自提着行李,怀里揣着美国3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开始了闯荡美利坚的历程。幸运的是,他当时遇到的导师,正是美国印象派名家Richard Miller生前最后一个关门弟子、时任纽大美院油画系主任的Vincent Arcilesi教授。马天接受了西洋美术全方位熏陶,后进入华尔街,成为美国著名的AIG全球私人客户部艺术投资顾问。迄今为止,他是这个岗位上迄今唯一的亚裔并履职长达六年,成为卓有成就的印象派艺术研究、投资专家。

马天先生的父亲擅长油画,文革期间曾被王洪文亲点绘制宣传画,印量达数百万。他用略带戏谑的口吻说,那段时间全上海的人几乎天天都在“欣赏”父亲的作品,但没有一个人会来洽谈版权事宜。

马天第一次拿笔画画,画的是祖父马定祥(中国钱币泰斗)收藏的欧洲硬币上的图纹。第一次画油画,是偷偷临摹的父亲的画稿。如今,马天的艺术设计作品在大洋彼岸屡屡获得商业上的成功。作为艺术家的马天,与多位印象派大师以及世界著名犹太籍人士哈同友谊深厚。这对于他探索并形成完整的印象派绘画研究和文艺思想体系,均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马天的创作,致力于将当代浪漫主义的艺术情调融入于他个人的印象派绘画风格当中。

-艾曼纽尔·雷诺阿先生(世界雷诺阿基金会会长、法国印象派大师雷诺阿之孙)曾这样评述他的作品:“马天的画传承了法国印象主义的经典并兼具当代浪漫主义的情调。毫无疑问,他的画确实十分美妙。”

在其任职AIG(全球私人客户部任近现代油画艺术顾问)期间,马天根据对内地艺术品拍卖和收藏市场的发展判断, 率先向国内提出了关于引进艺术品保险的前瞻性概念。在离开了AIG后,马天更愿意以一个文化学者与艺术家的身份行走世界。

 

成交作品代表的文化审美取向才是保障

收藏拍卖:国际拍卖市场上十大最高油画拍卖记录中,经典印象派作品就占去7席,且至今仍势头不减。时间上基本是19世界末20世纪初作为一个印象派的画家,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马天:西方拍卖市场所反映的,不仅仅是个价格,成交记录被继续打破也只是个时间

问题,但是成交作品的艺术价值的认同,或者是说,它所代表的文化审美取向,才是确保

在下次创记录时被再度认可的唯一保证。

被挑选而破记录的作品有其偶然性,因为有很多很好的作品不在可流通的范围内,

况且上榜的作品并非一定是该画家一生中最好的代表作。但是破记录作品画家的风格

选择和它的文化支撑点却是有其必然性。

从总体上看,西方社会审美品味的发展轨迹是绝对正确的。就我所居住的美国来说,

周围的人一半以上对印象派艺术情有独钟或偏爱此道是不争的事实。这说明好的艺

术永远不会过时。反映在拍卖市场上这个比例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收藏·拍卖:国内有人依靠尺幅大小来丈量画作价值,用曲线***表的方式来指导艺术品投资。您如何看待这种做法?

马天:如果真以尺幅大小来衡量价值,那么是不是蒙娜丽萨应该第一个出局才对?因为她小到只有半平米左右。实际上,蒙娜丽莎在西方的保险估值为世界第一,为6.8亿美元(51亿人民币)!梵高一生中只卖掉过一张画,但这无损于他作为最伟大的画家,作品成为当今高价中最为抢手的。如果当时有类似于股票市场“曲线***表”的话,梵高大概连垫底的“推荐股”也不是。真正的艺术是超凡脱俗的!

 

收藏·拍卖:在国内股市、楼市轮番走强的大势下,艺术品市场在近期也跃升为国内的第三大投资领域。这其中是否有风险?

马天:艺术品抵御通胀的能力,可观的升值潜力令投资人信心满满。这诚然不错,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这仅仅是因为金融投资产品的有限而产生的“热钱汇流”现象,那么一旦游资人为地撤离,这个市场也终将“边缘化”。

 

 

在美国做赝品风险成本太大

收藏·拍卖:国内画廊的生存空间被拍卖行大大挤压,很多画廊难以为继。在美国,画家、画廊、收藏之间是怎样良性互动的?

马天:在美国,我常与画廊打交道,我自己的作品也是在画廊展出。不管是私人藏家,还是组织机构,与画廊谈妥后,他就可以放心地把艺术品托付给这个画廊了,画廊的经营相当于经营企业(当然画廊运作水平的层次高低、选择展品的艺术倾向是有选择的)。但是一般来说,画廊与收藏家或艺术作品提供者的交易都有连贯性,一个家族与同一家画廊的关系维系三代,在美国也很普遍。

藏家把画廊当作自己的艺术顾问,非常信任,这是因为商业诚信和道德在当中发挥作用,你想,既然祖辈就已开始把艺术品交给这家画廊打理,而且你也知道,画廊经营什么品种都有不同的倾向与专题,带有很强的专题研究的性质。从藏家角度看,欧美收藏的传统一般也是作定点式专题收藏,所以专业的系统的作品,自然会持续地交付给自己信任的专业画廊来做下去,这个很自然也能够理解。

收藏家信赖画廊,依托画廊,反之, 画廊也向客户负有道义责任。正因为此,作为画廊,也绝不愿意介入赝品的泥淖,他绝无这个必要,买卖双方都已认可这个机制,以身份识别的体系来维系,赝品就很难生存,在美国做赝品风险成本太大。画廊的从业人员都有自己的license(职业****)认证系统,他想在里面玩猫腻的话,无异于自砸饭碗。

比如艺术银行的“Catalogue Annals(全集)工作,就是一种艺术品专业服务不可或缺的基础性工作,瑞士联合银行、瑞士信贷、荷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等,都有相当完整的艺术银行部和一整套艺术银行服务系统,从鉴定、收藏到保存、信托等等,被视作为可持续经营的品牌战略。

 

收藏拍卖:美国的画廊是否存在知假卖假的情况?

马天:赝品在西洋油画中并无盛行的社会条件,因为近现代油画从专业角度来看,笔触造型很难不露一丝马脚.而中国画的仿造则容易得多,鉴别也难得多。

卖假画事件在加州有时会发生,因为那里有电影明星云集的好莱坞,大多数明星买画只是附属风雅。扮演电影兰博的斯泰隆(意大利裔美国人)是一个真正的艺术爱好者,他就曾经买进过一幅假画。况且他自己多少还懂一点但仍是看走了眼。

在画廊这么小的空间,知假卖假的事是不能保证绝对不发生的,美国的(艺术)法律对厘定真假概念的原则是to the best of my knowledge OR for the all goodwill,意思是:以你当时认定为最真实的最多的知识且完全无意骗人来作为判断准则。

这个to the best of knowledge原则表明,如果卖家不是有意骗你,当初根据就他所知最真实的情况认为这是幅真画,而且你举不出他明知假画而故意骗卖的事实证据,那法律也不能追究他,就算后来论定是假画,或就是他当初可能有意暗中骗你,也可能在法律上被视为无辜,那就是我们中国人常说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要害不在这里,而在于如果画廊一旦有虚假的记录后,它的品牌就砸了,除非他根本不在乎这牌子。

 

捡漏机会发生在价值认同发生较大偏差的时候

收藏拍卖:西方艺术品市场上是否也存在捡漏?

马天:捡漏是任何市场都存在的。但无论国内国外,炒股式的牟取短线差价暴利都不足取,更无把握。事实证明,只有通过专业知识充分研究后长期投资才是可靠的方法。

从整体上讲,艺术作品的价值被误会、曲解乃至错位的情形,从古到今就多少一直存在,否则就不会有“History Repeating”(历史重演)这句话。在艺术品收藏投资行业中除了有意识炒作等做法引起的价值与价格背离外,还存在着对艺术作品的价值缺乏深刻透彻把握而造成的误区。有的是低估了作品的艺术价值,有的则是高估了作品。不过大部分是人为疏漏,这就为这个市场机会的存在“捡漏”创造了条件。像是有人在巴黎的旧书店竟然以区区几欧元买下了拿破仑的军用地图后再以好几百万出手!还有一个美国女护士搬家装饰墙挂,在当地的跳蚤市场上花十美元买了一幅油画回来,被一位细心的美术教师邻居看出居然是出自抽象派大师杰克森.波洛克(Jackson Pollock)之手!最后这幅作品以一千零五十万被一家拍卖公司成交。

收藏拍卖:如何发现捡漏的机会?

马天:捡漏的机会往往发生在价值认同发生较大偏差的时候,或是说,人们在这方面犯错误的时候。当下的艺术现状是今不如昔,虽然不乏创新,但大师绝迹。这就自然把目光聚集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西方艺术史的另一个重要年代上。比如有一年我在纽约苏士比就亲眼目睹了“后印象派”的重要支流——外光派(Luminism)的代表画家简妮.蒙蒂尼(Jenny Montigny)的一幅油画代表作品竟以令人难以置信的九万美元低价开拍! (简妮.蒙蒂尼的艺术基本可被视作为后印象派最后一位分水岭式的人物)

一般来说,拍卖行有十足的把握,绝对最少以五倍于起拍价以上的价格才成交。但即便如此,运用不当也可能成为一把双刃剑。一家著名拍卖行的资深主管被人控告低估卖价损害卖方利益既是一例,所以拍卖公司所受到的社会制约较多。另外,现在一些大的艺术品拍卖公司雇用新手,因为商业化的需要,他们开设艺术培训学校带班授课,由于大部分学员并非院校科班出身,结果也可能造成新手上路,估计不足而出现被人捡漏的机会。回到前面所讲的简妮.蒙蒂尼,即使以十倍于起拍价格落锤为九十万,该画最保守的艺术价值我认为也应在两百万美元或更高,当天晚上肯定是有人乐开了怀。

 

保险公司只认定交易记录

收藏·拍卖: 您在美国从事艺术品保险行业多年,美国艺术品骗保常见么?

马天:我个人没有遇见过骗保,在美国骗保情形不频繁。因为美国一般的艺术品是真实交易,所以买进后,想兑现,只需要通过多种市场出货渠道变现即可,最多有点价格出入,为这点出入去骗保,承担犯罪成本风险,太不值得。前提是因为美国艺术品的成交是真实的,有了这个前因,所谓的骗保的后果就很少出现,除非急于变现,又担心艺术品由于急着变现而导致价值大幅度打折扣,所以要故意损坏来骗保费。等于想让保险公司帮他变现,把保险公司当成足额的典当或无息****,如果这样,也反过来说明当时成交价有问题,有太大的空间。

 

收藏·拍卖:美国艺术品保险中,艺术品的价值如何估算?

马天:在美国,这是个不是问题的问题。美国是个高度成熟的商业化社会。即使买来的价格大大高于普遍的预计,保险公司也奉行不介入的原则,完全从保险角度出发去接保。怎么理解从保险公司角度出发呢?美国人很现实,他们认为,有买家有卖家,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他们会尊重事实,保险公司认为,在市场成交的方面,完全可以假定在这个时间段里就是有这个价格。如果发生虚假交易,那么此虚假交易一定会被记录在案,换句话说,拍卖行与画廊如果造假,等于是艺术(商业)机构联手欺骗国家税务局,你这个是在犯罪,犯罪这个问题,保险公司不管,属于联邦调查局管辖范围,保险公司只认定交易记录。只能先把每个成交记录当作真实的记录看待。这跟无罪推定的法学原则的文化哲学观念是一致的。

 

首个亿万保险赔偿金世纪大案

 

收藏·拍卖:在您任职AIG五六年的时间里,目睹过哪些天灾人祸?

马天:最近发生一起艺术品保险史上的大事件,美国艺术拍卖市场上最大的主顾之一,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Steve Winn先生,他想交易他的一幅梵高油画,在与拍行经纪人谈送拍的时候,画搁在他背后很近的距离,他的手肘往后一蹭,因为是个盲人,全然不知画所处的具体方位,这个动作把画面戳了个大洞!事件轰动全美。

Steve Winn的律师表示:这已经不是谈修复的问题,而是谈赔偿保险的问题!拍卖公司作为行业专家,应该知道盲人对周围的物件没有距离感,他是盲人,可你拍卖公司人员不是,把画放在离盲人这么近的地方,有违常规,理应赔偿!有迹象显示,大陪审团有一边倒倾向原告的情势。美国人同情残障人士, Steve Winn先生的艺术人缘又很好。我去过他经营的多个酒店餐厅,艺术品位真的很棒!估计这将是首个亿万赔偿金的诉讼,可能等值于这幅作品本身的世纪大案。

像麦克尔.艾斯纳(迪斯尼乐园集团董事长)这样的富豪,他比保险公司还更着忙保护自己的艺术品价值,他的住地,抗灾能力不亚于一般美国博物馆,直比白宫总统府.室内使用的又是最好的通风除湿装置,每天有专业人员在陈列馆中测温量湿。况且整天没有人去那儿,几乎没有损坏的可能.美国同样还有不少低调的艺术收藏大家,他们深居简出,只聘请自己的专业顾问作经理人,除保险公司外,无人知晓那些真正的幕后买手是谁.这使得他们购买艺术品不需要担心付出安全成本。保险公司有法律责任为他们保守一切秘密。

至于彻底理赔油画,在他记忆里一次也没有。买的起这种名画的人,家里的储存保护条件与一般博物馆也相差无几了。记得只有一次作品搬运过程中轻微损伤,修补一下就可以完全复原,当然由保险公司赔“我们听取修复商提出方案,提供足够的费用,再以5倍的率给拥有画的主人,全部花费18万美元,其中修复花了3万美元。”

 

共和党人收藏印象派,民主党人收藏当代艺术

收藏·拍卖:美国富豪名流阶层对于艺术品的收藏观念是怎样的?

马天:在普通美国人的观念中,所有东西都是可能贬值的,但是他们亲眼看到,历次经济衰退中,唯有艺术品照样坚挺,不跌反升。所以大家对它十分钟情,尤其是名家作品。一般在美国,如果家里有艺术品而不保险,那是不可想象的。况且在有钱人中,投资艺术品的比例是世界上最高的。一般中产阶级,买几幅象样的画也比比皆是,这种中等价位的作品上保我们也接受,每件上了一万美元的艺术品都可以保。

印象派油画收藏家在美国比较多的是集中在保守的传统家庭,他们大多是共和党人、实业家、金融银行家、诺贝尔奖得主或著名学者等。共同的特点是殷实稳重,有信仰有教养,对国民经济和传统文化具有支配性影响。而IT行业,广告创意人,演艺界人士等则集中了以民主党人为代表的一群,他们热衷于当代艺术,不断更新换代,喜新厌旧。属于通俗文化一类.更保守的如(爱尔兰裔)清教徒后裔们,一如伊顿公学的毕业生,长春藤盟校(Ivy Leagues)出来的职业精英较喜欢古典艺术。属于大牌律师,名医,会计事务所合伙人等群体。

 

 

小心高调嚗光和太过多产的画家

收藏拍卖:您能给收藏拍卖的读者提一些建议么?

马天:需要注意的是在媒体上过度高调嚗光和太过多产的画家,你都应小心是否有商业运作的成份占多数。真正的艺术家必定是凭实力而将学术质量放在第一位的。

最后提醒一点,凡是油画,退远了看,and enjoy!纵观整个艺术市场普及化的发展,被称为二级艺术(Secondary Market)的“限量复制”品给艺术爱好者们带来了最接近原作的合法仿真品,既降低了购买成本(以一幅原作价格是3万美元来计,SerigraphGiclée的售价应是原作的10-20分之1左右),又可杜绝非法膺品的来源。对于那些不屑“行画”之低俗、追求品味又限于资金的买家来说无疑是个利好。有人担心会不会因为几可乱真而冲击原作市场,对此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原作市场的独一性是无可比拟的。况且“限量复制”品是在公开的二级艺术市场的机制内规范运作,有它自身的可收藏性,不应该也不可能替代原作的地位,再说行家的肉眼或触摸即可洞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老赵 2015-09-14 07:51
    本文刊登于<收藏.拍卖>杂志,转载请注明版权./
  • dptan 2015-09-14 23:02
    美国和中国艺术市场的差异是明显的。伪画和赝品在高端市场相对较少。因为成本高而且后果严重。
  • 老赵 2015-09-15 13:33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