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南涯村记事

10已有 831 次阅读  2014-03-25 21:43   标签normal  style 

南涯村记事

初到南涯村时,失望是我们每个人的第一感觉。古老的村落、破旧的房屋、泥泞的道路。随处可见的牲口粪便让人作呕想吐,空气中弥漫着尽是霉烂柴草和潮湿泥土的气味。南涯村地处鲁西南,是泰山余脉下的一个偏僻山村。对我们的到来村里人却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孩子们争先恐后的围拢过来看我们从车上搬下行李和画具。老人们则远远的站着放下手里的活好奇的观望着。神情惊讶却含有善意。

这里民风及其淳朴,人们即便外出或下地干活也从不锁家门。见到我们在院前门口写生画画,好客的老乡会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拿出大枣、苹果等土特产招待我们。在这里写生画画随处可以取景 ,田间地头  村边院前 ,处处入画 。几天之后初到时的感觉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令我惊奇的是这里的一切都与我儿时的乡村及其相似,时光仿佛一下子回到二十年前。

    清晨,淡淡晨雾笼罩下的小山村庄 首先被吆喝牲口的声音叫醒。随后便是收拾农具的丁丁当当声,开启院门的咯吱咯吱声,羊群被赶出圈的咩咩声,   牛车压在泥泞路面的 吱吱呀呀声。再后来整个村庄又慢慢恢复了平静,散发着柴草清香的炊烟袅袅升起,远处不时传来买豆腐的吆喝声和木棒子的梆梆声。阳光穿过淡淡的晨雾暖暖的洒在村庄的每个角落。

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一直通向村外远处的田间。人们习惯于挽着裤腿背着锄头行走在这条由一代代人踩出的小路上。习惯于用牲口拉着铁犁的耕作方式,习惯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生活法则。成群的麻雀急速的飞过堆满了柴草和玉米秸打谷场,成群的鸡在安静的觅食,偶尔从远处树丛中传出几声斑鸠的叫声。整个白天村里都安静异常,无所事事的狗在各条小巷溜来溜去,老人们则萎缩在墙角安然的晒着太阳。 磨坊里机器的轰鸣声成了村里唯一的声响。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安静,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和艰辛的劳作衰老了人们的身体却无法抹掉人们脸上的笑容。他们满足于这块安静、祥和、与世无争的净土,满足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生活方式。幸福快乐本很简单,他就隐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如同美一样不是没有而是缺少发现。

 

当最后一丝晚霞也被夜幕吞没的时候,月亮已经悄悄的升上了东方的天空,远山最后的黑黝黝轮廓也隐没在夜色之中。点点微弱的灯光如同萤火虫一样忽明忽暗、若隐若现。偶尔有晚归的人的脚步声引出几声犬吠,瞬间也就安静了下来。一切都似乎已经睡着了, 静静的夜晚,静静的村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