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以心接物作品展”在国家画院美术馆开幕

1已有 4502 次阅读  2009-07-18 21:42   标签画院  作品展  美术馆  国家  开幕 
“以心接物作品展”在国家画院美术馆开幕
游弋在传统和当代两极间

楼阳 《与爱情有关》

  3月16日,“以心接物——胡伟工作室研究生、访问学者作品展”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共展出45名研究生和访问学者精心创作的210余幅作品,也是中央美术学院胡伟工作室12年来教学成果的展示,本次展览持续到4月3日。本报记者连线采访了胡伟先生。

  传统与当代是两个区间

  《渤海早报》:这次展览的主题定为“以心接物”,蕴含的寓意是?

  胡伟:这次主题是国家画院方面帮我们定下的,国家画院去年开始就有个系列展览方案,专门来宣传展览各美术院校在创作上的研究成果,尤其是探索中国画的当代表现与当代追求,像这次展览我工作室的研究生与访问学者的作品联展就是这个系列展览中的其中一个教学成果展,接下去他们这边会组织更多的系列教学成果展陆续进行展览。

  《渤海早报》:我走进展览现场,以为是参观了当代艺术的展览,尤其是展览一层的作品,多数非常的“当代化”,“抽象化”,从我个人印象中,央美中国画学院相对是比较传统,而现在看到您工作室下的研究生、访问学者的作品风格非常“当代”,用一句话可以形容便是“创作完全跟着感觉走”,你自己如何看待这些作品风格?

  胡伟:这本身就是我工作室的教学思路,一种“和而不同”、“有容乃大”的观念指导,以前我在日本留学学习他们的一些艺术技法,之后在回国教学的12年间,一直思索这些教学思维上的指向性问题,中国画我们传统的东西要继承,要凝悟,但当代的东西,当代的变化也需要高度关注,中国画发展到了现在,中国画的艺术教学发展到了现代,我们亟需在传统与当代两极之间,寻找一种可以表达的某种语言,来衔接与更好的传达自己的“悟”,传统技法与意境如汪洋大海,全部学习不大可能,当代观念随社会变化也是非常广延,所以在这两个区间有太大的区域可以摸索、畅游。而且当代是指未来变化的可能趋势,而对未来不思考,只会让思维乃至作品都凝同,生命力枯竭。

  《渤海早报》:央美有许多个人工作室,你工作室以你的名字命名,这类导师工作室特征鲜明,以导师自己的主张与艺术教育思维指导学生,而每个导师工作室都有自己的艺术追求与特质,能否介绍下你工作室的艺术主张与特质?

  胡伟:摆正自己在对待传统的态度与立场,我希望自己工作室的学生能够从渊博的传统中寻找到自己可以借鉴共鸣的东西与技法,同时就像我之前所说的,站在大美术,国际文化的角度上多思考些当代性的问题,把它作为一种思想沉淀下去并升腾上来,然后“飞天”,尤其是要通过学习传统,深深切入后,找到与当代的切入。在美术教学上,技法教育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永远是观念上的东西,一种思维上的延展。

  各大美术学院都有自己的艺术风格

  《渤海早报》:导师工作制的艺术特点很鲜明,就是尊重导师的艺术主张与风格,培养学生,但近些年,很多人去看美术学院本科生、研究生毕业联展,一看就是某某画室、工作室出来的,一看就是某某老师的弟子,很少有自己的东西,学生的风格大量雷同,你如何看这类现象?

  胡伟:作为一个教学团体,尤其是各大美术学院都有自己的教学风格,每一种教学模式与艺术主张下的作品风格都是不一样的,当然一个老师肯定有自己的主张并影响学生,学生受到影响并逐渐就形成了自己的创作思路与表现方式,必然也会产生相似的感觉。

  我的工作室出来的学生我自己多鼓励他们去独立思索,寻找自己的作品表现风貌,至于技法都是其次的东西。

  《渤海早报》:另一个现象则是这些年美术学院本科生、研究生毕业作品展呈一年不如一年,一届不如一届的状态,许多学生在毕业作品的设计与创作上很粗糙。似乎都在为寻找工作或考研而忙碌,敷衍自己的作品?

  胡伟:这已经是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了,而不是单单美术学校学生的问题。也许因为现实生存工作的原因影响到毕业作品创作,但有一点要指出,如果一个学生真的喜欢艺术,他在外面忙碌寻找工作,但回到画室,进行毕业创作,那是2种不同的感受,他会全身心地投入,而且很多好作品不依靠时间,也不依靠年龄,有些作品看似粗糙,却从侧面表达出年轻人的一种追求,一种单纯意图上的热爱感。

  央美中国画教学自成体系

  《渤海早报》:以前中国画是央美造型学院下面的系,06年建制成了院,成立了央美中国画学院,与造型艺术学院在建制上并列同级,你现在担任央美中国画学院副院长,当时的考虑为何要从造型艺术学院分离出来?国画和油、版、壁分离,是否是因为国画遵从东方式的教学思维,而油、版、壁更多地从造型的西方艺术教学思路过来?

  胡伟:这和造型没有关系,中国画的教学规律从李可染老师他们那一辈就已经开始积累大量的教学经验,逐步形成自己一整套较为完善的教学规律与体系,到这个时候回身再去梳理与规整教学经验,造型学院已经承载不了了,便独立成院了。

  《渤海早报》:中国画的发展与创新一直是非常热门的话题,许多人去尝试不同材质表现国画,走当代水墨的道路,甚至舍弃基本的笔墨,寻求其他媒介代替,你个人的看法是?在你的主张中,中国山水画应朝哪些趋势发展?

  胡伟:媒介材质都不过是表现的手法与方式,不是目的,目的很简单出好作品,并通过好作品呈现一种精神的追求:一种能够燃烧在灵魂中,打动无数人,具有时代意义的精神作品。我的教学思路也如此,所有的技法都是体验,不是目的。中国画一直追求境界,追求大象无形,大音若希,有形化无形,无形化思想的状态,如果你能把技法等各类表现手法从100变成1,再从1变成0,从材质的表现与技法的运用上都看不到运用的方式、表现的手法,这就是艺术的境界。

  还有就是中国山水画必先站在对传统绘画的学习上,尤其对那种理念与技法的学习理解上,只有明白这些前提再去看待当代观念如何用作品来表现,这是比较成熟的做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