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本能母护”与“人性母爱”

    “本能母护”与“人性母爱” ——在母亲节的反思 吴味   每年母亲节来时总会掀起一阵歌颂“母爱”的文艺潮,这本身当然没什么不好。然而,很少有人对我们歌颂的所谓“母爱”到底是什么、与西方有什么区别、值不值得歌颂进行理性反思,我们的歌颂就像我们的“母爱”本身一样,都是一本糊涂
    分类: 社会批评|36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地铁骂人事件与“侠客道德绑架”

    地铁骂人事件与“侠客道德绑架” 吴味      最近,网上(包括微信)又传播一个视频:一青年男子在地铁辱骂两个女子长达 2 分 21 秒,期间男子还抢夺了其中一个女子准备报警的手机,并多次狂言要打两个女子,最后女子被男子猛推下车;而在整个过程中,一车厢人没有一个见
    分类: 社会批评|43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社会事件与启蒙

    欧洲启蒙运动 社会事件与启蒙 吴味   任何社会事件最初并不能自动成为启蒙事件。社会事件成为启蒙事件是知识人(广义)逐渐建构的结果。就像贾敬龙事件作为启蒙的意义,是包括知识精英(如法律人士等)在内的知识人共同建构出来的(甚至主要依靠知识精英的主导性建构),没有这种建构,
    分类: 社会批评|32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革命专制主义”与公共空间霸权主义

    “革命专制主义”与公共空间霸权主义 吴味 针对帅好的微信:“时代必将以蔑视来结算我们这一届活人的命运,因为我们夜夜萎缩在手机上叫嚷、找乐或慷慨悲催,而对一切公义、时代急迫未尽全力。那边,公诉浦志强的人成首都十大‘杰出法学家’,你默许了。这边,农民贾敬龙在以亿计吃瓜人关注中将押赴死地。
    分类: 社会批评|4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微信群主闻松和朱其是黑帮帮主吗?——讨论自媒体公共空间问题

    朱其(左)与闻松 微信群主闻松和朱其是黑帮帮主吗? ——讨论自媒体公共空间问题 吴味 在拙文《“流氓批评”与批评底线——从“闻朱俞事件”说起》发于我的公证号“问题主义”后,闻松看后很气愤,除了发了一些无聊嘲笑的帖子外,还立即在他建的两个微信群(“艺术刀客”和“【意识流
    分类: 社会批评|67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4

    极权之下无“消极自由”吗?

    杨绛与钱钟书 极权之下无 “ 消极自由 ” 吗? 吴味   最近,“杨钱问题”(指杨绛与钱钟书的“不争”文化人格涉及的问题)引发了关于“消极自由”的争论。有许多人认为杨、钱的“不争”是一种权利,是一种消极自由;但也有不少人否定这种观点,如: 作家宋石男说:
  • 3

    “杨钱问题”与价值启蒙——回古尧先生

    “杨钱问题”与价值启蒙——回古尧先生 吴味   针对拙文《 自由与自欺——从杨绛先生的“不争”说起》(以下简称拙文)对“ 杨钱问题”的 批评 ( “ 杨钱问题”指杨绛及其丈夫钱钟书涉及的问题) ,深圳政治经济学者古尧先生提出了许多不同意见(我的讨论都是针对古尧的观点,鉴于篇幅,原文
  • 没有启蒙就没有现代政治文明

    没有启蒙就没有现代政治文明 ——在“宝安读书沙龙”第 57 期上的提问及后续思考 吴味   2016年4月2日下午在深圳市宝安区党校举办了“宝安读书沙龙第57期:新视角下的历史回顾——胡晓地新著《探寻政治文明之路》报告会”(新著由江西人民出版社2016年出版),在胡老师演讲后的讨论中我
    分类: 社会批评|39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江绪林的自杀与梁漱溟的“生命的厚度”

    江绪林 江绪林的自杀与梁漱溟的“生命的厚度” 吴味   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青年学者 江绪林博士在《生命的厚度 ——读 <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 和 < 这个世界会好吗 > 札记 》一文中认为,历史学家高华的中国现代政治(主要指其中的“红色政治”)历史叙事无
    分类: 社会批评|7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5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博导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博导 吴味   福建师范大学社会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高峻在《16年春节上海女逃离事件的人文反思》一文中写道: “新中国成立67年了,在前30年毛**主席高度重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将它视为立国之本、执政之基,领导亿万贫苦农民翻身解放后又带领他们走
 21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