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为权/利和自/由而战——正告程美信

2已有 496 次阅读  2015-06-27 10:17   标签天赋权利  自由  讽刺修辞  谩骂话语 

为权利和自由而战——正告程美信

吴味

 

    【按】  2015.6.29.根据贴子增加了一段。用红字表示。

吴味/2015.6.29.1


2015年6月26日晚,在《523当代艺术思想论坛》微信群,我看到了程美信的这样一些微信:


“那些正在老化中的逗b,由于思维固化,他们不能吸收有生命力的东西,尤其是那些草根分子。历史的中心总被边缘力量颠覆。进入主流中心就意味着死亡。你天天说中国和中国男人,也不翻开身上的子宫看看,它有多污浊,它只会生出猥琐后代。你觉得你会成为华伦夫人吗?估计你也是一只土b,嗑了点药而飘飘然。”“斯巴达人,希腊人,意大利人母亲就遵循优生法则。”、“明清两代皇室的衰败,就是子宫问题,没有草根血液混入。”、“大明大清的开国者,草根性十足。”等等。


针对程美信这些明显带有文化血统论倾向的言论,以及微友有关生理基因的言论(如“无法知晓基因优劣”、“你让子宫怎么选择”、“其实基因好坏和草根不草根关系不大”,等等),我发了一个略带打趣的微信:


“程美信居然认为,中国男人不好,把女人的子宫都搞污浊了(男权社会嘛。加注),生下来的孩子都猥琐!孩子生下来就知道他猥琐?程美信简直是上帝啊!上帝又规定了龙生龙风凤生凤的血统论了!”


没想到引来程美信的疯狂辱骂和威胁:


程美信:@吴味,早以(已)污浊(的)中华子宫尽制造出你这样猥琐的人,想骂人还打引号。

程美信:滚你的**蛋!

程美信:@吴味,滚你**的王八蛋!别来惹我!我是不会跟你用引号的,也不会让你享受我们草狗待遇的。惹毛了我,我会用暴力跟你干一场的,见面就会像畜生一样咬你**,让你明白草狗的厉害!要想跟我说话,先练好你的**肌肉!

吴味:@程美信,我一直说过对付流氓我没有办法,骂,怕骂脏了我的口,打,怕打脏了我的手!


吴味:@程美信,我告诉你,程美信,耍流氓对吴味不起作用的,我觉得你胡说八道,我还是要要批的,微信就是公共空间,别以为(以前)我批了你,你就怀恨在心,就在这里(靠辱骂)获得心理平衡,对我吴味没有用!

程美信:@吴味,你别来惹我!好好去珍爱你的人类德行。


吴味:@程美信,瞧你这点本事!什么叫惹你?你是谁?不能批吗?这是公共空间?你搞清楚!

程美信:否则,偶尔撞见必定会红脸!我会尝试做野狗的。

程美信:@吴味,你不同,我们已经是互相仇恨的敌人,你没有必要挑衅。

吴味:怕,还做批评?我只做批评!不做(不存在)挑衅!


程美信:@吴味,别嘴硬

吴味:@程美信,你也别嘴硬!

程美信:你我在任何地方见面,要较量一下人类的嘴硬还是草狗的嘴硬。

吴味:我准备打狗棍!


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我和程美信有什么非学术的宿怨,因为我的微信本身无论如何不至于此。程美信在微信中暗示我用打引号的词语辱骂他,还说“我们已经是互相仇恨的敌人”(这是程美信自己的看法,而我没有仇恨的敌人),这实际上是指我为了程美信主持的“523当代艺术思想论坛”的完善写了一系列文章批评程美信,文章有程美信认为的所谓“骂”他的词语,而他一直怀恨在心,所以要对我进行疯狂辱骂和威胁的报复(他的疯狂报复还有没有因为我的其它事情他认为“得罪”了他?我不知道)。


在此我必须澄清,我那些批评文章使用的任何词语没有任何辱骂程美信的意思,只是一种讽刺修辞,我在《“傻干”能干好“523论坛”吗?》一文中还专门做过详细解释;更重要的是,这种讽刺修辞都是受程美信批评我的文章或贴子使用激烈的讽刺修辞的激发而进行的具有明确问题针对性的批评,比如,我写《从“好皇帝”到“猪皇帝”(学术活动更要践行民主与科学)——回程美信等人》使用了“猪皇帝”一词批评程美信像“猪”耍赖一样嘲笑、侮辱批评者而藐视民主与科学明,但它是受程美信先发贴子用“猪”一词讽刺那些批评他搞‘独裁评奖’的网友和我的激发而作出的;我写《“草狗而冠”的程美信等及其恐怖的道德审判》使用了“草狗”一词批评程美信的浅薄、错乱、荒谬、滑稽、无聊……,也是受程美信先在《致帅好兼说“极为荒谬和恐怖的科学主义”》一文中用“科学主义畜生”一词讽刺我的激发而作出的,而且“草狗”一词也不是我的发明,我只是借用王南溟用以批评包括程美信在内的某些批评家不讲学理的批评而发明的特定词语;还有程美信很早就用“猪猡”批评蔡国强等艺术家,等等。


关于讽刺修辞是不是辱骂的问题,我早在《谩骂话语与讽刺话语》等文章做过区分,尽管程美信如此讽刺我,我却从来没有指责他不能如此讽刺批评我(尽管他自己反对用引号,那他内心认为就是辱骂,但实际上他有时也用引号),因为批评本来就包括讽刺。而程美信批评他人用词的尖刻是出了名的(我一直不把他的“尖刻讽刺”当做辱骂,哪怕针对我),但程美信只许他讽刺别人,却不容许别人讽刺他,世上还有这么横蛮的么?真以为自己是皇帝呀?


我发那个微信除了我对问题的近乎本能的批评习惯以外,还是想缓和一下与程美信的关系,因为在我针对“523当代艺术思想论坛”存在的问题展开与程美信的多次批评争论后,程美信于去年12月写了一篇《给吴味的最后“遗言”》,意思是老死不相往来。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这样,不就是在巴掌大的当代艺术圈批评争论了几个回合吗?有什么必要像仇人?所以,我一直没有当回事,也所以很多人私下问我如何看程美信,我一直公开说程美信的文化人格是没问题的,前不久在南京还同朋友商量如何与程美信一起搞问题主义艺术的学术活动。没想到我是自作多情了,他早把我当敌人而怀恨在心了;我更没有想到他竟然堕落而无耻到这种程度!


程美信,我正告你,批评既是你的权利和自由,也是我的权利和自由,你没有权力干涉、更没有权力如此无耻和野蛮地干涉我对你的批评,别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也别以为我不会辱骂你,我只是感到,对于学术批评,所有的辱骂实际上都是丧失自己的人格,也都是辱骂自己(在此把你对我的辱骂全部还给你),所有恐吓都无法阻止别人的批评。“辱骂和恐吓不是战斗”!你说我猥琐,你用如此方式对待你的论敌,才是真正的猥琐!鉴于程美信威胁我,我在此郑重宣告:在以后无论何时何地,当我的人身安全受到程美信的任何威胁、攻击或实际伤害,我将以任何我认为合适的方式奋起自卫还击,绝不向邪恶低头!直至战胜邪恶!


为天赋权利和自由而战!

 

2015年6月26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