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问题主义与人的主体性——回魏华教授(三)

2已有 589 次阅读  2016-10-04 14:27   标签问题主义  主体性 

问题主义与人的主体性——回魏华教授(三)

吴味 

针对我于201655日晚在广州美院建筑艺术学院的现场微信讲座“当代艺术的问题主义”,该院魏华教授微信提的第三个问题是:“问题主义对于‘人’的认识存在着问题。我同意金锋的观点‘人是真正的主体’,带着‘问题’很容易抽离人自身的个体问题而被社会问题所覆盖。我们是为自己而活或者是为社会而活?我们是社会的人或者是自己的人?所以延伸到艺术一样,我们是为社会而艺术或是为自己而艺术?在中国的语境中‘人’的问题都没解决,是很难讨论社会问题的,没有‘人’的独立就无从讨论社会问题。”

“人”确实是“真正的主体”,这个主体的主体性体现为人对自身的存在问题的自觉和超越,而存在问题从来就是人的终极意义上的自由问题,它既是个体的问题,也是人类群体(社会)的问题,因为自由总是在存在(社会)关系中的自由,任何个体的问题都会涉及群体,所以人的存在问题是个体与群体的统一,在自由的意义上,个体问题就是社会问题,社会问题也是个体问题,而人们往往更关注那些个人性和社会性程度比较高、比较敏感的问题。所以,不存在“个体问题而被社会问题所覆盖”的问题,也不存在“为自己而活还是为社会而活”、“我们是社会的人还是自己的人”的问题;延伸到艺术上,同样不存在“我们是为社会而艺术还是为自己而艺术”的问题。在自由的意义上,前后两者都是一体的。相反那些老是考虑“为自己而艺术”的艺术家,他们实际上是处在既定的文化秩序(与当代文化语境错位的旧艺术方式)中自娱自乐,自我陶醉,没有找到真正的自由问题,处在人的存在牢笼中而不自知,独立自由的主体性无从谈起。


而艺术主体“人”应该怎样才能体现出真正的主体性,不同历史阶段的艺术有着不同的回答,而且这个不同的回答构成了艺术主体性的不断超越的艺术史。现代主义艺术通过形式主义解放主体的潜意识以针对极端科技理性对人这个主体的异化问题——人的存在问题(在中国是针对极端强权理性),来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它建构的是人的非理性主体性,但现代主义艺术对非理性极端化张扬最终会导致人的异化而走向自由的反面。后现代主义艺术通过泛观念(没有完全摆脱现代主义艺术的非理性)既针对人的极端理性、又针对人的极端非理性对人的异化,以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只是后现代主义艺术的“生活就是艺术”观念让这种对自由的诉求由于生活本身的越来越平庸化而最终失去了可能性,它建构的是人的理性与非理性不太和谐的低层次的泛观念主体性(侧重非理性)。而作为问题主义的当代艺术在后现代主义的基础上以特定观念进一步针对人的极端理性和极端非理性,在特定问题的追问中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它建构的是人的理性与非理性和谐的高层次的特定观念主体性(后现代主义实际上是现代向当代的过渡阶段)。所以,人的主体性是一个不断超越、建构的过程,在时代文化语境的变迁中,没有新的主体性超越性建构,实际上意味着主体性的缺失。


在中国的语境中,问题主义那种追问人的特定存在问题以诉求人的特定存在意义的艺术方式,恰恰在“人”的问题(既是个人问题,又是社会问题)的解决中,更好地解决了“人”的独立自由的主体性。

201659日于深圳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