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追魂的“追魂”《呐喊》

1已有 110 次阅读  2017-11-06 18:42   标签追魂  呐喊 

追魂的“追魂”《呐喊》

吴味

从2016年8月19日开始,追魂几乎每天做了一个行为视频作品《呐喊》,准备持续1年。每一个《呐喊》作品就是选择在中国社会语境中能够暗示中国社会问题(目前主要是政治问题)的一句简单话语,如:“不要这样对待人民”、“不要与老百姓为敌”、“所有的人都不服”、“地球人都知道”、“一把手是个什么东西”、“别跪下,站起来”、“北京水深”、“天理何在”、“你是一个人”、“妈妈!你还好吗”、“妈妈!你还好吗”、“一包中南海”、“一二三,倒”、“从来就不合作”、“这里的人还是很辛苦!”、“不缺炮,缺爱”、“亲爱的,别害怕”、“天会亮的”、“不得不保持愤怒”、“为了孩子有碗饭吃”、“是他们有罪”、“硬起来,还活着”、“还是硬起来”、“继续硬起来”……然后对着镜头说这句话,声音从低到高,从念到喊,从喊到吼,从吼到嚎,伴随着激动、愤怒、痛苦、悲怆的表情和动作,直至声嘶力竭为止。


这个系列作品通过微信传播,引起了较大社会反响,也引起了当代艺术界的一些争论,批评它的人主要是认为这个系列作品针对的问题众所周知,表达的语言太“直白”、“肤浅”,所以意义不大。

但我以为,追魂的《呐喊》系列作品是想通过独特的方式(艺术语言)唤醒或加深人们对中国广泛的政治问题的体验和反思,激发人们对进一步自由的追问。他呐喊的话语和他呐喊的激动、愤怒、痛苦、悲怆的表情和动作,以及呐喊的话语关联的问题语境中的相关事物(会让人联想到很多相关事物),共同构成了作品的独特艺术语言(当然少数呐喊的话语问题针对性还不够强。追魂的继续创作需要特别注意呐喊的话语的选择,注意与中国问题的关联强度,不要图多、图快,不一定要每天做。),确实能够不断唤醒或加深人们对中国广泛的政治问题的生命体验和反思(尤其是针对生命自由的被压抑),激发人们对进一步自由的追问;而且,他的整个《呐喊》系列实际上是一个不断延伸的大作品,作为整体来看这种作用就更加明显,确实在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语境中具有一定的“追魂”力量——追问(拷问)灵魂(良知)的生命自由的力量。这从许多被感动的微信读者的留言评论中也可以看出来。


能够产生“追魂”的力量,当然就不能说作品的语言太“直白”、“肤浅”。对作品的语言太“直白”、“肤浅”的批评可能主要是源于作品呐喊的话语关联的问题众所周知,但这个作品的重点不是发现和揭示完全新的问题,而是要唤醒或加深人们对中国广泛的政治问题的体验和反思,是对众所周知的问题已经*以为常或无可奈何而逐渐麻木的人们的当头棒喝,仿佛是用生命的呐喊惊醒鲁迅先生所说的在铁屋子里昏睡的人们,并以生命能量的爆发方式向自由的反面力量宣示自由力量的不可压抑,让人们在清醒的绝望的痛苦中寻找希望的可能性。对于这样的作品诉求,作品的整体语言还是合适的、到位的,也是有力量的。

当代艺术作品的语言是一种结合了问题语境的语用学语言系统,作品的语言是否到位,需要结合问题语境对作品的语言结构进行综合分析(语言结构不仅包括艺术家直接创造的语言部分,还包括作品深入的问题语境中的相关事物),只要能够有效指涉需要指涉的特定问题,作品的语言就是到位的、合适的、有效的。看不清作品在问题语境中的语言结构,常常会觉得语言太“直白”、“肤浅”,甚至莫名其妙。那些批评追魂的《呐喊》系列作品语言太“直白”、“肤浅”的主要原因即在此。另外,同样要注意的是,当代艺术的语言已经无所谓传统艺术诗学的含蓄、韵味了(无所谓,所以也不排斥),它只在乎对问题针对性的观念表达。

所以,在自由境况恶劣、自由精神荒芜的中国当下社会语境和当代艺术语境中,追魂的《呐喊》系列作品凸显了生命的自由力量,具有重要意义。

2016年9月17日于深圳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